凌宗伟:作文和立人要的都是一个“真”字

高考作文宿构之风早已有之,各方反应一直以来各执一词。应试作文宿构究竟该不该质疑和反思,江苏高考语文阅卷组在今年的高考作文判分中给了一个明确的态度。

2015年江苏徐州一家培训机构押中高考作文题,但结果却让人“意外”:所有参考了范文的学生,语文成绩都出现滑坡,即便是作文的原创作者也一样。江苏高考语文阅卷组认为,这批考生的作文雷同,得分较低。

但在笔者看来,这绝没有“雷同”那么简单。笔者的慨叹是,这样的“意外”似乎来得太迟了。高考作文,企图通过宿构取得高分,本就是教育者的严重失误,说轻一点是为“取巧”,说重一些就是“撒谎”。这样的作文得低分,对考生而言,纯属咎由自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同时,也给了鼓励宿构的老师一记响亮耳光。

教育本就是立人的事业,如果为了学生高考作文的高分就鼓励教师或培训机构猜题押宝,鼓励学生宿构,显然是与教育的价值相违背的。我个人甚至认为鼓励学生作文宿构的老师是违背职业伦理的。立人的教育,最为基本的要素就是关于诚信的,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高考竞争激烈,我们不是一直呼吁竞争要公平吗?你有宿构,人家没有,公平何来?对考生而言,这难道不是一种失信吗?

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将宿构与说谎联系起来?原因就如保罗·埃克曼在《说谎》一书中所说的一样:“不受欢迎的人如果不说实话,我们就很容易直斥为说谎,但对自己喜欢或崇拜的对象,尽管他所言不实,说谎这个字眼却很难启齿。”因为考试竞争激烈,尤其是作文这一拉大区分度的试题,谁都会想得到一个相对好的分数,考生真的不容易啊,应该同情。

猜题押宝思想指导下的宿构,对那些写作水品本就一般的学生来说,确实是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但需要明白的是,你给了他这根稻草,或许可以救他一时,但却救不了他一世。将来他走进高校或社会,文章还是要他自己写。中学阶段,我们就通过类似宿构的方式,鼓励他们投机取巧,究竟是在救他们还是害他们,答案难道不是显而易见?

再说,作文对一个具体的人来说,本就当是他是生命的言说,是他此时此地情感流淌,宿构的东西在这个角度来看,缺的正是生命的真实。

江苏高考语文阅卷组这次给这一组宿构作文打低分,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是,教学也好,应试也罢,总得老老实实、实实在在,不要总是在“取巧”上动脑筋。作为教师,我们在教学中需要用自己的智慧激发学生的智慧,用自己的行为影响学生的行为。宿构之风存在的可悲就在于我们这些语文教师将作文教学完全等同于同于指导学生去应试了。只要学生能够在考场上获得我们(当然也包括学生)需要的高分,至于手段是不是与教育的价值相抵触,是不是有违教师的职业伦理,我们是不会去考虑的。

如何看待宿构?或许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之一杰斐逊的“治理之道,诚信而已”的名言可以给我们某种警醒。

雅思贝尔斯说,“教育必须有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为教育,而只是教学的技术而已。教育的目的在于让自己清楚当下的教育本质和自己的意志,除此之外,是找不到教育的宗旨的”。我理解的信仰就是教育是为人的教育,为人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诚实。既然是应试,我们就要将自己的真才实学呈现出来。这我们,既包括考生,也包括考生后面的教师。

考试作文,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规定的内容,检测的不只是考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和语言文字的表达水平,在某种程度上说,它检测的还有考生的临场发挥和应急状况,都宿构了,考生在这些方面的真实情况还能呈现出来吗?

作为教师,我们必须明白,“教育是极其严肃的伟大事业,通过培养不断地将新的一代带入人类优秀文化精神之中,让他们在完整的精神中生活、工作和交往。”这完整的精神生活的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真实。

三十多年的教育生活告诉我,作为教师,要的就是一个“真”字:真的生活、真的文字、真的情感、真的态度。作文教学同样如此,这似乎与应试不应试并无冲突。将应试作文的宿构行为与说谎扯在一起,或许许多同仁未必能够接受,但这恰恰是我个人真实的想法与态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