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冷漠围观和暴力本身一样可怕

据东南网报道,福建尤溪一中一位女同学被两名女生恶意欺凌的视频成了网络热点。从视频中可见,两名女生开始轮番上前,连续扇背靠墙壁的女生,打人过程中还一边骂脏话,一边取笑被打女生,周围的学生也跟着起哄。事发后,教育局和学校迅速介入调查,初步控制了事态。

偶尔出现的霸凌事件,最多只能说明极少数学生的素质堪忧,但倘若围观者报以冷漠和纵容的态度,就让人不得不又个案上回溯到本源去分析。人性中本有四种初心,即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这也是人能够教育成“人”的一个基础。教育的意义就是“传道、授业、解惑”,使“恻隐之心”成为仁之端也;使“羞恶之心”成为义之端也;使“辞让之心”成为礼之端也;使“是非之心”成为智之端也。

换个角度看,这样的恶性事件,还有更为耐人寻味的因素。比如,从脑科学的角度说,人的大脑在25岁以前发育尚未完全完成,孩子还不能完全明确地了解自己想做什么。而从心理学上看,青春期学生的情绪控制、情绪管理,都处于不完善的状态,在外界的刺激下,易引发情绪的剧烈波动和反复。这个年纪的孩子往往容易走向极端事情。如果我们能多一些脑科学或心理学的知识,能够把教育还原到“过程”中去解读和实践(英国学者怀特海的观点),而不是醉心于大而无当的道德批判,或假充无私的人格构陷,或许会更加有意义。

类似事给我们的警醒在于当下的为分数的教育,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未成年人不知是非、辞让、不懂羞恶、恻隐,任由戾心恣意膨胀,甚而漂浮着血腥味道。也预示着当下我们教育功能的退化,“唯分数论”导致着教育在背“道”而驰,不仅不能担当塑造国人价值体系的重担,反而“毁”人不倦,蒙蔽了我们还在与生俱来的善端。

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比校园霸凌本身更可怕的“围观者心态”。在曝光视频中,围观者不断的起哄、挑唆、讽刺,这无疑是种纵容,而对受欺辱孩子的漠视和嘲笑,则是种冷血的冷漠。如此的冷漠和嘲笑,从前段时间“小学生为偶像掀世纪骂战”,到江西抚州的“弑师事件”等,都看得清清楚楚,校园生态在如此暴力戾气十足的倾轧下,正逐渐远离教育的基本伦理和价值归属。“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当我们不断的宣讲“校园安全”、“校园暴力”、“德育建设”时,恰暴露出我们在上述问题上的尴尬与不堪,也看出整个教育生态的不良趋势。

可见,要遏制校园霸凌的问题,绝不能依靠老路,而要当下的教育生态作必要的反思和重建。以医学来做比喻,西医讲究的是“灭”,即是将各种病毒、细菌统统杀灭,但实践证明,新麻烦只会越“灭”越多;而中医讲究“导”,即是让人体与微生物彼此共生和共赢,在一种生态观的指引下重新确立人体的健康平衡。

我们真正要做,并可以做成的,是回到学生的立场上来,悉心研究他们的生理、心理,用脑科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的相关理论,设身处地的引导学生,并在教育的“过程中”不断接近学生的心灵,直到发现破解的钥匙。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教师不具备脑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知识,就不会意识到学生平时的言行,尤其是他们的喜怒哀乐中暴露出的倾向和信号;我们可能会给孩子埋下某种情绪的种子。

台湾学者龙应台用她六岁的孩子睡前喜欢听《水浒》中的故事,随后就到街道上拦截蹒跚的老妇人,并兴奋的告诉妈妈“妈妈妈妈——你看你看,我们打家劫舍了好多巧克力……”告诉我们《水浒》宣扬的打家劫舍就是将法律、道德、生命等都已成儿戏。成人们如果意识不懂这样的价值观对孩子的影响,就会给他们带来某种负面的暗示。作为成人,我们万万不可忽视用什么来引导未成年人的心智。

教育的信仰是人们对教育的育人价值和社会发展作用的极度信服、无限尊崇和执着忠诚,并以此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导。教育文化是指教育传承者人类文明,铸造人类的精神。有信仰、有文化,教育才不会屈服于分数之下苟延残喘,才不会漠视生命价值麻木不仁。这也是当下教育生态的重塑之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