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其实做经师远比做人师要难

前些天,有人问我当下有哪些大家可以称为“人师”。我说,已经很多很多了,但也可以说很少很少。不过,我们的问题往往是“好为人师”,很少考虑自身是否具备“人师”的资格。我更希望的是能多一些“经师”,所谓“经师”,首先强调的是要有做教师的基本素养、基本知识、基本技能。

就教学形式而言,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这本书中谈大学的教学形式时说,教学按照外在的形态来分,有演讲、练习、实验、研讨会、小组讨论、两人对话等形式。尤其是演讲,“每一次有价值的演讲,可以因主讲者不同的态度而迥然相异,如有的演讲在教学技巧上以听者为主,吸引住听者的心;有的演讲只是教师一人报告一项科学研究的成果,而且几乎不考虑学生的接受能力如何,但正因为如此,就让听众自然而然地参加了真正的研究工作”。也就是说,好的讲授,一样可以打动听者,引发听者的参与欲望。

“在演讲中可以透过音调、手势以及精辟透彻的分析无意间造成一种气氛,而这种气氛只有透过说出来的话以及在演讲中——不可能再简单的对话和讨论中——显示出来。有些隐藏着的东西,只有在气氛的激促下,教师才会讲出来。教师在无意间表达了他严肃的思考,他对此的疑惑不解,这样,教师就真正让听众参与了他的精神生活。”由此可见,教学语言要干净、有吸引力,关键在教者背后的经验、见识、阅历。

教师的一个重要责任在点燃学生的梦想,雅斯贝尔斯说“谁若每天不给自己一点做梦的机会,那颗引领他工作和生活的明星就会黯淡下来”。要让学生有梦想,自己就要先有梦想。我认为,实现梦想的第一步是努力使自己成为一名技术精良的“匠人”,即“经师”。当一名技术熟练的“匠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长时间历练。在这个基础上,还需要玩一点技巧,将技术上升为艺术,将自己打扮成为艺人,但不能到处卖艺,不然早晚废了武功。“经师”对教育要有自己的哲学思考,至少对自己任教的课程要有清醒的认识,并努力在认识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课程意识和教育主张。这恐怕光有梦想、激情以及埋头苦干的精神还不够,还要尽可能多读一些书,尤其是经历史验证过的教育经典。书读多了,可能会呆,但是不读书,就不会发现“今日为之黯然伤神者,前人早已慨叹”。
更何况许多当下的人师本来就没有伤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