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用自以为是的眼光看待别人的幸福是错误的

我们总是为幸福而纠结,我也曾经在一篇短文中说过,其实幸福很简单:父母健康,子女懂事,工作平稳,有一定收入。有父母唠叨,有子女撒娇的人生是多么的幸福,然而许多时候我们却总是感受不到。读卡尔的《积极心理学》你会忽然感到人生的幸福与否其实就是人的一种情绪,一种态度,或者说就是一种感受。

当我们在积极的情绪中生活和工作的时候,必然会感受到某种生活的、工作的、人际交往的乐趣。尽管人的情绪会受到人所在的社会文化的浸润与影响,有人质疑过我关于首先是爱自己,然后才可以爱他人的观点,我也常常貌似无语以对,卡尔的“在个人主义文化背景人们体验到的主观幸福感比在集体主义文化背景下更强”更坚定了我这样的认识,我们之所以总是感受不到幸福,不就是因为长期以来在某种教育观念的灌输下失去了自我的缘故吗?

当然有人也许会问在当下的独生子女文化背景下,孩子们的自我中心主义如此泛滥,你还强调要爱自己,这不是一种误导吗?其实,在独生子女文化中,我们的孩子往往是丧失了自我的,他们身上背负的更多的却是父辈乃至祖辈的压力与负担,当他们这这种负担的压抑下,所谓的“自我中心”也就慢慢形成了,于是他们在许多不当自我的时候,往往显得过度自我,而在应当自我的时候,却没了自我。也就是说,许多独生子女看起来很自我,其实是没自我的,他们的所谓自我,是父辈乃至祖辈,甚或是某种社会文化操纵下的自我。这样的自我是毫无幸福可言的。独生子女家庭,总是希望能给孩子以幸福,而事实却往往事与愿违。

罗素1924年来到四川,当时正值夏天,天气非常闷热。罗素和陪同他的几个人坐着那种两人抬的竹轿上峨眉山。山路非常陡峭险峻,几位轿夫累得大汗淋漓。罗素想,轿夫们一定痛恨他们这几位坐轿的人,这样热的天气,还要抬着他们上山;甚至他们或许正在思考,为什么自己是抬轿的人而不是坐轿的人?

罗素随着竹轿一上一下的韵律思考着,转眼到了山腰的一个小平台,陪同的人让轿夫停下来休息。罗素下了竹轿,认真地观察轿夫的表情。他看到轿夫们散坐一旁,拿出烟斗,又说又笑,讲着很开心的事情,丝毫没有怪怨天气和坐轿人的意思,也丝毫没有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悲苦的意思。他们还饶有趣味地给罗素讲自己家乡的笑话,很好奇地问罗素一些外国的事情。他们在交谈中不时发出高兴的笑声。

后来,罗素在他的《中国人的性格》一文中讲到了这个故事。而且,他因此得出了一个著名人生观点:用自以为是的眼光看待别人的幸福是错误的。

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在某种程度上说的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幸福观,长辈们没有必要为他们设计,为他们筹划,我们能做的,恐怕只能是用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慢慢地影响他们,在他们出现困难的时候,及时援手,帮助他们形成积极面对困难的态度,在与困难的纠缠中感受走出困境的幸福。要做到这一点,首要的是要有我们自己幸福观坦然应对纷繁复杂的生活与各种出乎预料的变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