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跳槽”趋势面前需要的是理性与反思

按:前日《中国教育报》刊发本文,改动太大,这是我的原文。

近日,有报道说南京数位小学名师放弃公办教师的“铁饭碗”,转投民办教学机构。仅南京某创办于2006年的民办教育机构,就有数10位名优教师先后加盟。对此,社会予以了广泛关注。

从教育大体系来说,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实质上“本是同根生”,两者共同承担着教书育人的职责。只是从分工上看,公办学校由于发展历史、资源配置、结构布局等方面更具优势,而成为“主力”,民办学校则在优质教育、个性化教育等方面予以补充和完善。教师无论服务于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改变其职业属性。公办教师的“跳槽”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人才流动,是一种正常且正当的个体行为。从更广泛更持久的意义上看,还助于教育均衡发展。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公转民”让教师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也让他们为更好实现自身价值找到了出口。当教育机制能真正让有能力的老师获得更好的待遇,实现个体更高的人生价值,我们为什么不能为之叫好呢?

话又要说回来,我们也必须从公办教师的加速“离心”中察觉隐忧。民办学校凭借经济杠杆和灵活的用人制度,将会加大对名优教师的吸引力,这种流动一旦成为趋势,可能会对公办中小学,尤其是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办学带来影响,出现新的不均衡,造成新的两极分化。因此,公办学校需要“危机意识”,在体制变革上花气力。更加灵活地对教师实施评价,更加多元和人性化地尊重个体差异,让不同类型的教师都能安其心,乐其业,守其职,享其成。还要为教师排忧解难,从“内发”和“外铄”两个互补维度,为之成长搭建平台。一所学校只有以自身的魅力,才能留住优秀教师。

需知市场也是无法回避的教育因素。教育行政部门和政府要转变教师仅仅是“红烛”“春蚕”的用人哲学,摒弃衙门作风,完善管理举措,切实提升教师待遇——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真正像对待专业人士一样对待教师,想方设法让那些名优教师以及更为广大的普通教师乐于留下。如果因为种种原因做不到这些,为什么不能学学浙江,大度一点,开放公办教师流动的大门呢?可以预料,如果公办学校没有相应的制度革新,地方政府没有博大的胸怀,公办教师跳槽的趋势会随着国家对民办学校的政策扶持而愈演愈烈。

不可否认的另一个事实是,民办学校之所以对公办学校教师有吸引力,主要是它们的“开价”可以数倍甚而十倍,但无其他配套措施跟上,同样留不住人。可眼前的价位,对于需要买房,或者在大城市立稳脚跟的教师来说,未尝不是一项重要因素。我们无法站在“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道德制高点对他们妄加指责,因为他们也是食五谷杂粮的普通人。不错,名优教师走到今天,所在单位确实提供了机会,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如果他们自身没有准备,机会再多,又有何用?谁又能保证他们在民办教育机构就没有发展的机会?退一步讲,收入和待遇不也是一种机会?

再说,为什么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中的佼佼者能跳槽,教育行业的人一跳槽,就大惊小怪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个视角思考一下,公办名校的教师跳往民办学校也是需要勇气的。不错,或许民办校的经济收入会高一点,但是从业压力和从业风险,相对于公办学校会更大一点,说不定哪一天民办学校的收入也会赶不上公办学校,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关门。从这个角度看,他们这一跳,其实就是断了自己的后路,这一跳何尝不需要勇气?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祝福他们呢?

面对公办教师跳往民办学校,我们除了看到教育的进步和隐忧之外,更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在办好公办学校的同时,更好地规范和发展民办学校?反之,民办学校在谋求生存和发展的过程中,又如何避免与公办学校的倾轧与人员竞争?公办学校是不是应在自己的传统优势上给教师更多的“存在感”和发展空间,民办校是不是也应该在教师的专业成长上担负起更加系统和全面的职责来。当下,真正需要的是在两者之间寻求到平衡点,而不是顾了这头,丢了那头,更不是指责和布控堵截。无论是政府、学校还是同事,对名优教师的跳槽都需理性看待,冷静反思,积极应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