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男女生的教育为什么要有所区别

男女有别,说的是男女之间有所分别,这分别在哪里,这分别对教育而言有哪些提醒?脑神经科学研究表明女性之脑与男性之脑的区别在于女性之脑善于综合,男性之脑长于分析,故而历来认为女性之脑是综合性大脑,男性之脑为分析性大脑。美国心理学家西蒙·巴伦-科恩认为两者的差异用在“女性之脑主要用来共鸣,男性之脑主要用来理解与建构系统。”西蒙·巴伦-科恩说,他不是要强调哪一个性别比哪一个性别优越,只是为了说明男女性别有不同的认知方式。

在人际交往中的差异

男孩与女孩天生就有差异,遗传学研究早已经证实,人体的四十六条染色体,有四十五条是没有男女之别的,这四十五条染色体男孩有,女孩也有,但称作“Y”染色体的第四十六条,只有男孩有。尽管它是所有染色体中最小的一条,但男孩与女孩的所有差异都藏在其中。美国学者茱蒂·哈里斯在《教养的迷思》里说:“男孩女孩生下来就有差异。在往后的十六年里,这个差异会愈来愈大,在童年时,这差异会增大是因为男孩女孩认同的团体不同。在青春期时,这个差异的增加是因为身体上的原因。”(P84)

茱蒂·哈里斯认为因为性别的不同,在同伴(更多的不是父母)与环境的影响下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形成了男孩、女孩,大人、小孩的概念,这种社会认知,影响着他们的行为方式,大多数孩子都喜欢自己的类别,倾向选择与同性别的同伴玩耍,选择同类别伙伴的行为方式,小孩子很早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认知,男孩子就是好动的,勇敢的,仗义的,女孩子就是文静的,胆小的,友善的。现实中如果男孩子在一起玩耍,往往会像女孩子一样友善,但如果男孩与女孩一起玩耍的时候,女孩子则玩玩会靠边而站,让男孩子独占玩具,成为一个旁观者。因为她们认为男孩子就是比自己强的,至少在运动、动手、以及竞争等方面是如此。男孩女孩这样的社会认知,决定了他们在公开场合的表现不同。许多时候,男孩子可能更喜欢“出风头”,女孩子则更多地选择“看热闹”。当我们知道了这是男女生社会认知“天生”不同的时候,也许就可以理解他们不同的行为方式了,也就有可能不会总是抱怨男孩子的“好动”与“惹是生非”,以及女孩子过度的“冷静”与“缺乏热情”。我们更多地需要反思的是,有在自己的教育行为中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差异,并针对着差异提供具体的指导。比如,如何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与态度,如何不受他人的摆布,如何采取正当的防卫行动,如何宽容他者等等。

需要格外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女孩子在没有男孩子在一旁的时候,她们则会显得没有那么女孩子气,甚至在与同样是女孩子的同伴发生矛盾时,一样会污言秽语,大打出手。这就是为什么近期报道的校园暴力事件中为什么个别女孩子下手会比男孩子还很的原因之一。如果我们过于相信女孩子的文静、胆小、友善,遇到矛盾多会选择离间计的话,也是会出问题的。

茱蒂·哈里斯告诉我们:“研究者发现,小女孩愈长大愈会对她的同伴做各种建议,假如她的玩伴是女的,她们就会一起去做。但是小男孩却愈来愈不愿意去做别人建议的事情,尤其建议的人是女孩子的话,更是如此。他们比较可能听男孩子的话,这很可能是因为男孩子沟通的方式通常是命令,而不是礼貌的要求。”(P335)尽管男孩女孩的脑中都有团体意识,女孩子往往会有很亲密的小团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闺蜜”,她们往往不希望外人参与其间,但这种亲密关系又不会维持太久,女孩子一般不会选择公开表示对她人的“敌意”,她们更多的习惯于选择离间计来报复自己的“敌人”,使“敌人”之间窝里斗,把“敌人”的朋友变成“敌人”的“敌人”。与女孩子相比男孩子的团体常常显示出一种阶层的属性,他们的团体往往有个领袖,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孩子王”,他们会在“孩子王”的命令下行事,一般情况下不敢暴露自己的弱点,也很少会公开表现自己的对“孩子王”的不满。一旦与其他团体发生矛盾,男孩子更多的会因为仗义挺身而出,女孩子更多的会考虑如何离间而不是正面宣战。因为男孩子希望人们看到他的强悍,女孩子希望让人看到她的美好。男女生的这一差异醒我们的是,作为教师,当我们在组织学生团队建设时,必须花更多的心思思考如何采取有效的措施让男女生充分展现各自的优势,看到各自的不足,在组织具体教育活动的时候,如何更好地兼顾男女生的差异,有意识地将男女生混合分组,以弥补男女生之间的这种差异,使得男生学会合作,女生学会担当。

茱蒂·哈里斯提醒我们:“异性相斥在童年时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而且这个界线会在青春期达到最高点,然后才开始下降”(P335)因此,作为教师要充分理解男女生之间的矛盾,并采取有效的方式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还要预设相关举措防止冲突的发生,更要创造条件让他们和谐相处,共同进步。孩子们情窦未开时不仅不能过度地渲染“男女有别”,相反地要创造机会让他们习惯男女互补学习与活动,在他们情窦初开的时候则需要给他们相应的生理与心理上的帮助与辅导,让他们深层次地了解“男女有别”,而不是简单地规定“男女生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50公分”。

在文化学习上脑的差异

一般而言,我们总认为,女孩子的听力要比男孩子敏锐,女孩子记住听力信息比男孩子要容易,也就是说“女孩子比男孩子拥有更牢靠的听觉记忆”,在《教育与脑神经科学》这本书里,阿比盖尔·诺佛利特·詹姆斯的研究告诉我们,从学习形态上看,“女性善于记住听到的内容,源自表示信息的言语特性而不是听觉特性”,“因为课堂上听到的大部分信息是言语组成的”,“听觉记忆与言语记忆是有区别的”,而她要记住她所听到的,则需要用笔记下来。所以“对教师而言。这意味着用言语表达信息是一种教授女生(但不是所有女生)的良好方法”。她的提醒是“教会所有学生记笔记,即使善于听觉学习的女生也需要了解如何将听来的信息转换为书面的记录”。也就是说,在学习形态上无论男女都有个信息转换的过程,不要过于迷信“男女有别”。

同样,在言语学习上也不要迷信女性的言语优势。阿比盖尔·诺佛利特·詹姆斯认为“女性的言语优势可能源自她们的左脑的发育早于男性。女孩子的阅读能力发展早于男孩,对阅读的自信也胜过男孩。尽管如此,你必然看到过一些阅读困难的初中生、一些入学前班前就可流畅阅读的男孩子。而且你会发现,女孩子随着阅读的东西是教师在课堂上谈及的任何内容,而不关注获取信息的其他方法”。相反,当我们在课堂上呈现图示信息时,为弥补女生“关注获取信息的其他方法”的不足,教师一定要当场讲解,这样女生才可能掌握与图片或视觉材料挂钩的信息。

前面说过,一般而言,男孩子总是好动的,勇敢的,仗义的,女孩子总是文静的,胆小的,友善的。但阿比盖尔·诺佛利特·詹姆斯认为在学习中女孩子不好动“可能是想取悦教师。如果教师说‘不要触摸’,女生更乐于从命。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男生更好动,可能把实验室操作的活儿全包了。”因此,在教育活动中我们更应鼓励女生动手操作,在组织与动手相关的教学活动时要格外关注女生参与情况,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按性别分组,以确保女生动手的机会。

另外还有一个视觉学习与视觉记忆的问题,有研究表明通常男生比女生更善于视觉学习与视觉记忆,但也有研究表明女孩子的视觉记忆发展早于男孩,另有研究表明在物体位置记忆方面男性可能要优于女性。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的现实就是相当一部分女性的方向感不如男性,她们常常会将东西南北搞反了,有学开汽车经验的同仁可能在这方面有些体会,女性在学移库的时候往往比男性费时要多。另一个可以佐证的是,男孩子玩电子游戏什么的往往比女孩在要娴熟一些,因为他们的视觉空间记忆要优于女生。实际的教学中我们同样会发现男孩子对图形信息似乎更敏感,如上所说,在出现图示的时候,为了帮助女孩子的学习与记忆,老师需要对图片视频等作尽可能详细地说明。

现有的男女生差异研究提醒我们,在组织学生开展小组学习的时候,必须采取相应的分组策略。从人际交往的视角来看,如果是以言语形式的合作的话,最好是男生女生混合分组,这样可以平衡男生女生表达的机会,如果是动手操作的合作的话,则可以更多地考虑按性别分组。阿比盖尔·诺佛利特·詹姆斯她们在探究女孩子分组学习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按偶数分组的女生在小组中表现更为出色,原因是女性会在意自己在小组中的个人作用,所以一旦她们身处一个奇数小组时,可能感到得不到别人的注意而成为多余的一个。”这或许也是因为女性与男性相比更看重颜面。不过诚如英国学者苏·考利所言,“教师也可以综合运用不同的分子方式,看看每种方式在一段时间内的效果”,因为每一种分组形式都有它的优点与缺憾。

需要强调的是人类的大脑拥有数十亿个相互作用的神经元,这种作用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人类脑神经科学研究似乎仍处于探索阶段,还缺少一套能够应对大脑复杂性的实验范式以及相应的伦理约束机制。现有的研究成果尽管可以给我们的教育带来启迪,但未必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男女生差异性教育尚需在实践中进一步地观察、验证、反思与改善,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每一位教育者用心思考与探索男女生在教育上的差别究竟有那些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