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不单单是为了升学,也不单单是为了人的眼下

高考前夕,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一些媒体播放的是航拍“万人送考场面”,介绍的是“考试工厂”改变了孩子的命运,吹嘘的是孩子们的心无旁骛的奋战,呼吁的是别把“考试工厂”当怪物看。6月7日央视新闻也播放了《新闻1+1》《安徽毛坦厂,“高考梦”工厂?》,开头的解说是“它明明是一所省级示范高中,但却被外界视为一座高考工厂。”问题恐怕就在“示范高中”身上,我们不仅要问“示范高中”究竟应该“示范”在哪里?

仅仅是“示范”升学率,“示范”在不择手段帮助学生“入龙门”上吗?片中该校某老师似乎解答了我的疑惑“你只要听学校的话,听老师话,你明年一定能考上,哪怕你是倒数第一,你都能考上。”于是“校园不仅禁止学生携带手机,就连镇上的任何娱乐场所都被取缔。”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了。

尽管片中有不少学生、家长说它是一所好学校,但也有它毕业出去的学生坦言“像毛坦厂中学这种教育它用一种压榨式、扭曲式的然后把人的本性全部给弄没了,就像一个机器一样,把所有人做出,不管是什么东西,然后经过那个机器出来之后都一样的,三年的时间,高考时间,耗费了一个孩子,可能不亚于七八年的精力,耗尽。”如此提前透支体例与精力的教育会给他们的未来带来什么呢?同样电视纪录片《高考》第1集中毛坦厂中学的毕业生回校看望老师也说:“大学里好无聊啊,每天都睡到11点,起来吃点饭再接着睡。”我们想过没有为什么一个在中学那么勤奋的孩子到了大学就浑浑噩噩了呢,仅仅因为有了手机,有了网络,有了花花世界的诱惑的原因吗?该校李振华副校长不是说:他们的学生在他们学校“这个阶段务实学好科学人文知识,以后站到相对较高的平台来发挥自己的特长,适应社会,风险社会。”吗?

是的,类似毛坦厂中学这样的学校确实向高校输送数以万计的本科生,这些本科生中也有一些人成了社会精英,这些学校也确实在一定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学子,尤其是落榜生上升通道的问题,但这些能作为学校不反思自己所作所为是否有违教育的价值,是否尊重了学生的理由呢?

审视时下的中小学教育确实有如美国学者阿尔菲·科恩批评的那样:“现行的教育模式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把学生看着是一个可以任意操纵的对象而不是一个需要激励的学习者’”,但相比而言“考试工厂”是不是更甚?。借用俞吾金的话来问一下:“在学校生活中,考试永远是无冕之王,是宏大叙事,是至高无上的母题。学生们的个性被压抑了,兴趣被抹掉了,健康被毁坏了”,我们怎么有勇气为自己的教育行为辩护的?我们做的是教育,办的是学校吗?马斯洛说, “我关注自己的感受,也关注你的需要”但我们想过“你”的需要就只是考大学吗?

须知,学校教育不单单是为了升学,也不单单是为了人的眼下,除了升学与眼下,教育还有他更为重要的价值,诚如埃利奥特·艾斯那所说的那样:“对于学校应当变成什么样子的问题,我们需要有一个清新和人道的观念,因为我们的学校将成为什么样子和我们的文化以及我们的孩子将变成什么样子息息相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