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养成教育是慢的教育

我以为,守时守信应成为养成教育的第一步。

守时守信是契约精神的关键所在,“契约”词源于拉丁文在拉丁文中的原义为交易。其本质是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所谓契约精神是指存在于商品经济社会,而由此派生的契约关系与内在的原则。契约精神本体上存在四个重要内容:契约自由精神、契约平等精神、契约信守精神、契约救济精神。契约自由精神是契约精神的核心内容。这种契约精神经犹太教、基督宗教的传承和弘扬而在西方文化传统中根深蒂固。简单地说契约精神就是说话算数,一旦作出了承诺必须要执行,并不打任何折扣的执行。而我们向来缺乏这种契约精神。我们强调的是纪律与规则包括约定俗成的习俗。

《康德论教育》在谈及教育的功能时有这样的表述:“教育最大的秘密便是使人性完美,这是唯一能做的。”康德强调“改善人性完全在于良好的教育”,换个说法就是能使人性慢慢变得完美的教育才是良好的教育。我以为美好的人性始于良好的教育,良好的教育始于说话算数,孔子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一个人想要在社会上立足就得守时守信,忘信背约必遭唾弃。

养成教育,首要问题就是要强化规则,要让学生有规则意识,在今天所谓的规则意识,首先就是要遵纪守法。另外,还要遵守社会的习俗。你要尊重社会的习俗,须知强行让一个苗族人和回族人吃猪肉,那就是不道德的。康德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人有一笔今天要还的贷款,但他看到另一个人急需要钱,基于怜悯之心,他把这笔钱给了那个人。这是对的还是错的?康德的回答是,这是错的。在康德看来,怜悯救人虽然是一种慈善精神,但还债是义务,我们总不能弃义务而行慈善。

康德主张儿童的品格训练必须坚持这样三个原则:服从、诚实与合群。在他看来幼小的儿童首先要教导的就是听话。也许我们会问,这会不会压抑个性、限制自由呢?康德这样回答:“要形成儿童的品格,最重要的是提醒他们每一件事都有一定的安排、一定的规则;而且必须坚持这些条理和规则。”比如儿童的吃饭和睡眠问题,就应当有一定规范,在当下这个独生子女相当普遍的社会现实下尤其值得我们注意,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就得睡觉,决不能放纵。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对这些看似不重要的事,更多的则是迁就与放纵。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学校里的孩子之间的欺凌现象会频繁出现的一个原因。康德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要让孩子从小就了解:要让遵守规则的人信赖一个不守规则的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在他们眼里不规则的人是不可信赖的,会让社会抛弃的。

习惯是人的第二天性。 实用主义哲学代表人物威廉•詹姆斯在《与教师的谈话》特别强调习惯对于人的教育与成长的作用,他认为“教育包括在人类的资源组织和力量的行驶中,这使人类得以适应社会环境和物质环境。一个‘未受教育的’人是一个除了最习惯的情景以外对所有的事物都感到困惑的人。与之相反,受过教育的人通过记忆中储存的榜样和所获得的抽象概念,能够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环境中解救自己。简而言之,将教育称为获得行为习惯和行为倾向的组织,这是再好不过的描述了”。

从事教育的学校、教师,留给学生的最重要的就是习惯,教育的重要任务就是培养学生的习惯,学校和教师“应该帮助他们养成习惯,引导他们获得行动的能力——情感的、社会的、身体的、口头表达的、技术的或其他没有提到的。”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习惯对于人的生长的重要性远胜于教材的内容和试卷上的题目,因为“事实上,我们的美德和邪恶都是习惯”。

身为教师,我们首先必须检点的是我们自己身上的许许多多习惯是不是堪称表率,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与其说强调的是师道尊严,倒不如说是对教师言行提出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牢记教师的身份,努力改善我们的言行,哪怕是细小的举止甚至服饰打扮,为“父”的一定得像“父”。

“教师首先要关心的应当是把多种对整个一生的发展最有用的习惯植根于学生身上,教育是为了行为,而习惯是构成行为的原材料。”现实的教育中,我们尽管也知道习惯对于一个人的生长的重要性,也会将习惯决定命运等等的言语挂在口上,但在实际工作中我们的问题往往又表现在自身的不足上,比如我们的言语总是习惯于上对下,习惯于训斥,习惯于絮叨;我们的行动又总是习惯于简单与粗暴,习惯于控制与管束;我们的内心则更习惯于服从,习惯于随大流,甚至于习惯于所谓的“时尚”。我们很少有自己的思考和建树,有的更多的是人云亦云。我们却不知道,正是我们的这些习惯压制了孩子本当有的灵气与智慧,使得他们一个个成了泥塑木雕,我们还给他们冠以呆滞愚钝的大帽子。

我们的另一个毛病是在对学生习惯的养成上要求不严,没有持之以恒的坚持,总是运动式的一阵风,风过去了,要求也就过去了,根本没有认识到“习惯是我们的第二天性”,针对我们这样的毛病,威廉•詹姆斯提醒我们“每一次松懈就像让线上的球跌落,一次滑落松开的线需要再一次缠绕许多圈。连续不断的训练是使神经系统确定无误的运作的最好方法”,当我们在培养孩子的某一种经验证实了的,对人的成长有益的习惯的时候,“绝对不要容许例外发生”,直到新的习惯确定无疑地在孩子的生活中扎下根来来才罢,所以我们要在孩子们由幼儿到童年,由童年到少年,由少年到青年,到成人的生命历程中早作打算。

每一个人在适当的年龄都会对某些事情产生特定的兴趣,如果“不持续地以合适的内容培养它,使之成长为一个强有力的和必备的习惯,它就会消退并且丧失掉,被相反的兴趣所俘虏”。譬如当孩子的青春期对异性产生好奇和欲望的时候,我们总是视它如洪水猛兽,总是采取种种堵的方式,很少考虑如何在这个阶段教给学生与异性相处的态度、方式和方法,几乎没人去考虑培养孩子们与异性相处的习惯。曾经有学生向我反映他们的老师禁止他们与异性交往,问我怎么看。我告诉她这样的禁止是不合适的,有男有女方为“好”,但在这个年龄怎么好,好到什么程度,是有考究的。我给大家的提醒是,想想我们自己在那个年龄段是怎么过来的,难道我们对异性就无动于衷的吗,如果不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出问题呢?为什么我们能做孩子就不能做?其实,我们要做的恰恰就是从孩子的身心特点出发,给他们以良好的建议和指导,帮助他们形成良好的与异性交往的习惯,要知道这个时机丧失了,在他们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如何与与异性交往是相当不利的。

在这里借詹姆斯的观点建议我的同仁们,作为教师我们要清楚的认识到“一个人的‘天性’,‘性格’,只不过意味着他习惯了的联合方式——“邻近率”(由一个客观实体想起了它的名字,或者反之)与“相似率”(将细小的观念联合起来,将一种观念与另一种观念联系起来)。教育的结果就是“一点一点地充实人的心灵,随着经验的增加以及观念的储备”去“迎接生活中最为多样的危机事件”的。

养成教育需要循序渐进。人的习惯的形成不是一步到位的,是在不断的训练中慢慢巩固与养成的,养成教育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由易到难,每一种习惯的养成,总是渐进的,步步为营的,一步一步提升的。问题是我们的养成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序列往往是与孩子们的心智发展背道而驰的。从幼儿园开始就倡导爱祖国,爱人民,到了大学,再谈关爱生命。整个序列反过来了。按照人的认知规律来看,首先需要的是对个体身体与生命的认识,学会呵护身体,关爱生命,等他们慢慢知道什么叫集体,什么叫祖国和人民的时候。再进行爱祖国,爱人民的教育他们才有理解的可能。如何实现养成的教育的序列化,渐进式,我觉得民国教育家刘百川早年提出的小学生“驯育”50条在今天依然有参考价值:

第一阶段

1.不撒谎; 2.肯替团体做事情; 3.肯帮助他人; 4.喜欢同学和弟妹; 5.每天看见先生同学要行礼; 6.不糟蹋吃的和用的东西; 7.听从先生和父母的话; 8.不哭; 9.有零钱储蓄起来; 10.不害臊; 11.手脸衣服用品要整洁; 12.游戏器具大家玩; 13.不缺课,不迟到; 14.上课时说话先举手; 15.不乱吃东西。

第二阶段

16.拾到东西设法归还; 17.做事有头有尾; 18.别人问到什么事详细告诉他; 19.对人要和气,要亲爱; 20.升旗落旗要敬礼; 21.爱护有益的动物; 22.服从领袖的正当指导; 23.事情失败了不灰心; 24.穿的吃的不求过好; 25.做事不怕难; 26.吐痰吐到痰盂里; 27.用过的东西归还原处; 28.不忘带课业用品; 29.走路轻些靠左边走; 30.身体的姿势要端正”。

第三阶段

31.借人的东西,要得人家允许; 32.说话要负责; 33.允许人家做到的事,要按时做到; 34.对工人平等看待; 35.唱国歌党歌校歌要立正; 36.日常用的东西要爱护他; 37.服从多数人的意见; 38.遇到困难不愁恼; 39.不轻易向别人借钱; 40.应该做的事情赶快去做; 41.废纸送废纸箱; 42.爱护公共的物件; 43.按时缴出应作的功课; 44.排队要整齐、肃静、敏捷; 45.食品饮料要清洁。

第四阶段
46.做错了事,自己承认; 47.爱护党国; 48.辅助残疾和弱小的人; 49.尽力救护别人的危险; 50.说话举动要有礼貌; 51.不攀折花木; 52.遵守合法的裁制; 53.长做正当的娱乐; 54.不浪费时间和精神; 55.能做别人不敢做的好事; 56.保持桌椅和墙壁的清洁; 57.爱护团体的名誉; 58.上课时注意本课学习; 59.集合时要安静; 50.喜欢体操和运动。

第一阶段,有“不撒谎”、“肯替团体做事”、“ 肯帮助他人”、“ 喜欢同学和弟妹”然后是“.每天看见先生同学要行礼”、“ 不糟蹋吃的和用的东西”、“ 听从先生和父母的话”,尤其是“不哭”、“不害臊”。对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来讲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的孩子平时可能上课还能发言,一旦后面坐了两个听课的,就不发言了,害臊嘛。

第二阶段才讲“捡到东西要还”。幼儿园的孩子以及小学低年级的孩子捡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想占为己有的,叫他还,他不情愿。他不知道那是人家的,他只知道自己喜欢。叫他还,就又哭又闹,否则你就要给他买个。想想看,他一哭给他买,带来的是不是麻烦呢?到什么时候,增长什么知识决。到什么时候,提什么要求。如说,现在的小组合作,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叫他们小组合作,小组讨论,靠谱不靠谱呢?

第三阶段开始谈“借人的东西,要得人家允许”、“ 说话要负责”、“ 允许人家做到的事,要按时做到”、“爱护公共的物件”等。因为经过几年的学校教育,他们有了这个认知基础了。

第四个阶段开始谈“爱护党国”什么的。

刘百川先还特别强调“谈话要在密室里进行”。这在今天也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