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揪住学生的“小问题”不放并非好事

近日,看到某县教体局的一个处分决定:一位老师因学生迟到没有喊“报告”就进了教室,便让他站在教室后面,于是该学生辱骂了老师,双方发生口角,继而引发肢体冲突。该局决定扣发这位教师一年季度奖励性绩效工资,扣发校长一个季度奖励性绩效工资的处罚,并决定让该教师“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而学生有没有被处理,决定中没有显示。

令人费解的是,“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这条处罚,是想说明山区学校的老师师德都很高尚呢,还是山区学校就是发配师德有问题老师的地方呢,还是城里的孩子不能让师德有问题的老师教,山区学校的孩子对师德有问题的教师具有耐抗性呢?

显然,教育局的处理思路和方式非常不妥,因此很多人为当事教师鸣不平。对此,我并没有不同看法。但在这件事上,我们可能还要多一些反思。

据我观察,很多教师对学生的言行举止要求相当严格,下意识地揪住学生的问题不放,习惯于喋喋不休地找某些“问题学生”谈话,却很少顾及孩子的心境。有时即便是出于善意的表扬,也会因为没有用心思量场合与方式而适得其反。这也许就是教师花了那么大气力而收效甚微,甚至伤人伤己的原因所在。

心理学上有个术语叫“超限效应”。马克·吐温的一次经历可算得上这方面的经典案例:一次,他在教堂里听牧师演讲。最初,他觉得牧师的演讲非常精彩,自己深受感动,准备捐出身上所有的钱。十分钟后,牧师还没讲完,他有些不耐烦了,打算只捐些零钱;又过了十分钟,牧师还一直继续着他的演讲,唾沫横飞。他厌恶之至,立即改变初衷,决定一分钱也不捐赠。在牧师终于结束演讲开始募捐时,马克·吐温由于气愤,不仅分文未捐,还从盘子里拿走了两元钱。可见刺激过多、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极易引起不耐烦或逆反心理。

揪住学生的某一细小问题不放,或者旧事重提,老账新账一起算是很多教师的通病。所以教师很少意识到自己的教育行为会引发学生的强力反抗。爱心、责任心驱使教师严格要求学生,但有些问题是不是可以冷处理,甚至视而不见?“问题学生”身上的毛病也许很多,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掉的,总是会反复出现,这很正常。

要是教师能换个角度,换种说法,甚至视而不见,也许这些孩子就不会有老师总是揪住自己不放的感觉,也就不会产生逆反与抗拒心理了。所谓物极必反,欲速则不达,在遇到实际问题时,千万不要将这些古训抛在脑后,导致矛盾升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