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文化、校园文化;学校特色、学生特长

Leave a comment

我们要研究学校行为文化与学校发展的关系,就要搞清楚一下一些概念的区别。这就是“学校文化”与“校园文化”的区别,“学校特色”与“学生特长”的区别。

现实的情况是,我们在谈论“学校文化”和“学校特色”时,常常在这两个概念理解上比较模糊,从而导致了一定的沟通困难和理解误区。所以我们在建设的学校文化时,更注重形式的载体,包括学校建筑、标志、标识等。但是我们“百度”一下就可以发现校园文化只是学校文化的一个部分而已。“学校文化具体表现为学校整体的思想、心理和行为方式,通过学校的教学、管理、组织和生活的运营而表现出来。由学校内部全体成员共同认可和遵守的价值观念、道德标准、学校哲学、行为规范、办学理念、管理方式、规章制度等的总合,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最终目标。”,可见她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人的精神引领,反映的是一种文化认同和追求。而“校园文化是以学生为主体,以课外文化活动为主要内容,以校园为主要空间,以校园精神为主要特征的一种群体文化。” (引自百度资料)可见“校园文化”偏重是学生的“活动文化”和 “环境文化”。 “学校文化”其实是一种办学理念的外显,并以通过理念来引领师生改变观念,改善他们的“行走方式”为最终追求的一种具有学校个性特征的文化,她是扎根据学校所在社区的,是要靠学校长期的历史积淀才能形成的,而不是搞几个活动,改变一下环境布置就能实现的。

我们总是习惯于将“校园文化”与“学校文化”等同起来,其实两者虽有联系,但却不是一回事。学校活动作为社会文化活动的一个部分,是一种具有学校特征的文化活动,即“校园文化”。它是以学生为主体,以课外活动为内容,以校园为空间,以体现校园精神为特征的一种群体文化活动。而“学校文化”则是学校在发展进程中的一种文化积淀,与学校所在的地域文化相容的,一代代人的薪火传承的,被学校所有成员所认同的价值追求、精神意志、行为准则、行为方式等等,其核心是价值观。

可见,校园文化主要是以学生活动为主要特征的,更多的在于外显的(包括如物质文化)为主要特征的校园文化,学校文化主要讲得是学校理念和学校精神,是学校长期以来的历史积淀形成的文化传统,它更多的是在于对师生心灵的引领上。

据此理解,学校文化发展是要建立在对学校文化精心梳理的基础上进行甑别的,甑别的目的在于明辨学校文化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哪些文化是不利于学校发展的,是需要修正的。甑别,是为了更好的传承。传承的目的是为了发展,发展不是颠覆,更不是摧毁,不是砸烂,所以我以为以“砸”为手段的发展是对历史的不尊重。个人认为,我们在学校文化发展的进程中能做的就是改善和添加,将好的做得更好的同时做一些与时代同步的添加。有改善和添加,就有发展的可能。如前所说,既然学校文化是在学校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积淀起来的,要使我们改善和添加成为积淀的元素,那么践行与浸润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泰勒说:“文化,就其在民族志中的广义而言,是一个复合的整体,它包含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和个人作为社会成为所必需的其他能力及习惯。”泰勒关于文化的阐述告诉我们文化不仅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等元素,更要紧的是,它是“个人作为社会成为所必需的其他能力及习惯”,这里的“能力”和“习惯”,我的理解就是“行为方式”,这种行为方式,不仅是个人的更是社会的。
 
程红兵老师的观点是,学校的个性是这所学校的文化个性,是这所学校的文化内涵,是这所学校的精神积淀。学校文化是学校的生命所在,是一棵生命树。学校中具体的物质、行为、制度、精神的状态是生命之树的叶子;学校中大多数人对待物质、行为、制度、精神的态度和方式是生命之树的主干;学校所在地区的本土文化以及行政文化是学校文化的土壤。

我们要弄清楚的第二组概念就是是“学校特色”与“学生特长”。我理解的学校特色,其实就是给人的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是与一所学校的办学历史、学校所在社区密切相关的:譬如说南阳的地域文化是“三国文化”、“石油文化”——这是由南阳的地貌和历史决定的,是我们南通不可企及的;而南通的地域文化则以“纺织文化”、“博物馆文化”和“教育文化”为特征——这是由她“中国近代第一城”的殊荣所决定的。可以设想:如果将南阳的“三国文化”嫁接成我们二甲中学的文化背景,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我们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她自然地融进了南通的“纺织文化”,再加上本地区固有的“蓝印花布文化”的历史传承的滋润,共同孕育出二甲中学的文化特色所需的土壤。我想这一点大家是会认同的。

可遗憾的是,我们许许多多学校将学生人人掌握某种乐器、或者人人都掌握书法,或者某一门武术作为一种“学校特色”来追求——显然是偷换了“特色”与“特长”的概念:即将学生“特长”等同于“特色”。将学校特色理解为每个人都会一种乐器,人人都会写书法,人人都会某一项技能,从严格意义上讲是违背人发展的规律的。因为就像我们并不是每个人都对音乐感兴趣的。人人都去弹钢琴,其实这是一种不尊重个体发展的行为。所谓的特色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有些人会说,他应该去演讲;有些人会写,他应该去书法;有些人会跳,他应该跳舞;有些人会吹拉弹唱,……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回过头来说,即便我们所有的学生都掌握了某种乐器,也不能称之为特长,或者说只是被某种畸形的教育长期劫持的结果,是一种“被特长”的表现。为什么呢?我们知道,每个学生都有各自的天性和爱好,他们的未来具有无限多的“可能性”,我们的教育就是通过不断的“引领”、“提醒”、“改善”,甚至是漫长的“等待”来“成全”某一种美好的“可能性”。反过来说,要保证一个学校人人都喜爱弹钢琴、人人都喜欢书法,不仅是不可能的,更是有悖于教育常识和教育目标的。所以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学校要求人人都掌握某种技能的“特长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反教育”的过程,是违背教育本身的价值追求的。

刘良华老师有个建议是值得我们重视的,不要为了“特色”追求特色,而要追求真理。如果校长对整个教育的走向都没弄明白,就一下子钻到一个胡同里去了,不是好事。第二个建议是先追求真理,再追求特色,校长要在找对方向的基础上,再寻找一个突破口。第三个建设是先有一个特色,然后再发展差异。不要向外界吹嘘你的学校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一个特色,而应当告诉别人你这特色是怎样一步一步走来的。

每所学校都有它发展的历史轨迹,以及它所处的社区背景的,它在办学历史进程中形成的,是受社区文化影响的,是不可复制的,换句话说学校特色是一所学校固有的文化的表征,这表征,不仅是建筑、标志的,更是行为方式的。

“学校特色”以“学校文化”为背景,就有了基础,有了内蕴,有了方向,平时操作时就能始终站在“文化”的高度,体现出一种高度、一种大气、一种和谐、一种品位,学校特色建设就可以行进在通向光明前景的轨道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