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行政决策的意义与价值在推动学校发展

要搞清楚学校行政决策的意义与价值,我以为首先必须弄清楚“决策”与“决定”的意义及内涵。有学者认为,“决策”与“决定”在语源上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是翻译不同而已。“决策”是管理中经常发生的一种活动,是一个管理学术语。一般指管理者为了实现特定的目标,根据客观的可能性,在占有一定信息和经验的基础上,借助一定的工具、技巧和方法,对影响目标实现的诸因素进行分析、计算和判断选优后,对未来行动作出决定。“决定”,简单点说就是做主张。有学者认为,“决策”是指实际作决定的人的行为,包括决策程序中的抉择活动,而决定只是其中的一个活动。就个人层面而言,决定较为具体的陈述个人的抉择行为;就组织行为而言,决策则效能传达组织的行动策略。由于管理者是是学校组织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决策”与“决定”可视为相互转换与相互包含的词语。

我以为,一个好的“决策”至少要有这样一些要素:首先是信息的收集与汇笼,信息承载的是决策所需要的条件、环境、对象、认知等诸多因素;其次是设计方案,或者说是提出假设,也就是在分析各种信息的基础上提出某些拟采取的行动方案;然后才是确定方案,也就是在几种方案的比较评估中选择一个相对理想的方案。这三个要素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完整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决策的过程是发挥学校行政效能的过程,目的在有效解决问题,发挥教育效能,提升教育品质,实现教育目标,促进学校事业的持续发展。可以这么说,这些也是衡量一个决策是否科学有效的标准。所以《兰德决策》一书的作者乔迪建议管理者在决策过程中思考这样四个问题“发生什么事?这事为什么发生?我在采取哪一条行动路线?前途如何?”

实际的管理中,为什么会出现类似男女生之间最小距离不得小于44公分,将班主任办公室设教室后随时“观察”,给所有教室装监控,以及类似衡水的一系列不准之类的奇葩规定和不可思议并将这些有违人权,罔顾人伦的规定与举措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生硬的牵扯起来吓人的决策的原因,恐怕是因为决策者不了解什么是“决策”以及如何“决策”,习惯了拍脑袋的缘故。

我当初从担任二甲中学校长到所提出学校推行“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的决策的过程,其实是在广泛手机二甲中学高中部面临拆并整合的特定背景给二甲中学造成的巨大的舆论压力,及其对师生心态的影响等诸多因素的分析下,对自己任期内如何确保学校平稳运转乃至在运转中有所提升的诸多选择中的一种抉择。许多信息告诉我,高中布局调整,从政府层面的意志看,学校是抵挡不了的,但它是有个过程的,我们这一届学校管理团队面临的问题是暂时调整不到二甲中学头上来,这现实既有可为的空间,又有难为的挑战。显然,这样的境况下,想在提升高中升学率上延缓高中的寿命是有难度的,都要拆并了,何来相对好的生源,又如何吸引高质量的学科教师?究竟“该采取哪一条行动的路线”就成了我们这个管理团队反反复复思考的问题了。

当时的二甲中学已经江苏省三星级普通高中的行列,其硬件、规模均已较为完备,软件建设的重点也就是教师群体的专业提升,学生行为的养成教育等。正当我们难以抉择的时候,区教育局提出了“创建特色学校”的要求。这要求,为我们的决策打开了另一个视角,管理团队提出了“理念改变·行为改变”的“行为文化建设”策略,将“行为文化建设”作为学校“特色创建”的具体抓手。先是建立博客圈,广纳良言,再是给学校行政发书、倡导读书,外出参观取经,请进来理论引领,以逐步改变管理团队的理念,进而改变管理团队的行为,还在教师群体中大兴读书之风,让读书改变教师的理念并影响其行为等等,最终目标是实现学生理念和行为的改变。二甲中学那五年的实践证明,这样的决策是符合当时二甲中学特定的境况的,近五年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也确确实实改变了二甲中学的学校文化生态,尤其是带动了一批教师的生长。

学校行政管理,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做决定的过程。要确保每一个决策都有利于学校发展,管理者至少要读一点学校管理学、学校领导学之类的专业书籍,以及与教育教学、学校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行政管理要求,避免决策背离法律条规,违背管理科学。另一个需要提醒管理者的是,要明白,决策是一个过程,不可能瞬间产生,需要在广泛收集信息的基础上,广泛听取意见,反复权衡利弊的前提下抉择的。决策一旦形成,还要有与配套的相应的举措,否则再好的决策也是白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