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不妨从“第3选择”开始

我曾在一微信群里看到很多老师在谈,对批判性思维要进行“批判”,何为批判性思维,如何对待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这个舶来品的翻译是否准确,许多人都很纠结。这样的争执与纠结就如教育哲学家内尔·诺丁斯对美国教育的批评一样:“教育系统对言论和批判性思维的压抑很普遍。学校课程受到狭隘地、专门化地限定。”学校教育就这样处于“没有争议性问题”“没有批判性思维”的状态中。琼·温克在《批判教育学》中说:“‘批判’不仅意味着‘批评’,批判还意味着能透过表面看到深处——思考、批评或分析。”但英文里的“critic”,我们往往翻译成“批判的”、“批评的”,但英文的含义却不只是中文中的这些意思,更多的是评论、评判的意思,所以在那个语系里,批评家就不是挑刺专家,而是评论家。联想到我最近看到网上的那幅流传的很广的标题为“坑娃妈妈”照片,我第一眼看到这样的标题时,就觉得这有点抢人眼球的意思,以前是“坑爹”、“坑妈”,就循着这样的思维来理解“坑娃”。细看一下发现,原来是:下雨了,一位年轻的妈妈给旁边的拾荒老人撑着伞,自己的孩子却淋着雨。也许我们长期以来受到互联网思维的暗示和引导,看到一个标题或者看到一张照片,习惯了不去认真的审视,以为“黑就是黑”,可是当我们认真去审视、去思考的时候,就会往会发现:“事实”的背后还有许多事实。其实,在当下这样一个互联网阅读时代,我们那种碎片化的、浅表的观察、阅读,往往导致了我们对一个词语、一个画面、一个现象缺乏深入的审视的意识。

所谓批判性思维,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玄之又玄”东西。在《理想国》里苏格拉底本着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人类理想与其他人对话,就是批判性思维,简单点说,批判性思维就是对现实当中存在的问题不断地提问,力求透过这些现象、问题去了解其背后的事实和问题的过程,就在进行批判性思维。

一、首先要对自己的为人处世、乃至言辞思考一番

我前些时候在转发《外滩教育》微信公号关于批判性话题微课讲座预告的时候,有人就在下面留言,“他批评过吗?”。我不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什么。但就字面上的理解就是说,我们总是在批判别人,却很少批判自己,谈什么批判性思维。这就牵扯到对批判性思维理解里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当我们进行批判性思维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要素,那就是首先要审视自己的行为方式,要回视自己为人处世、乃至言辞是否有不妥的地方。有一本书叫《快思慢想》,谈到人的思维有两套系统,一套系统是直觉,一套系统是理性。许多时候,我们往往用直觉代替了理性。我看到朋友圈里在转一篇文章,大意是“同学会无非就是大家互相吹吹牛、拉拉关系,剩下的怕就是想着怎么和我们这些女同学搞关系,这样的同学会,参加多了,意外难免发生,无论是对自己的家庭,还是婚姻,都不好。”但我们很少去审视是否所有的同学会都会发生这样的问题?还有,除了同学会,其他的聚会会不会也有类似的现象出现?许多时候,我们往往会用个体的现象来代替整体的现象,也就是逻辑上讲的以偏概全的问题。这样的状况在我们日常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以及言语方式上常常会发生。久而久之,就会将我们的思维由一个极端牵扯到另外一个极端。

二、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个问题

批判性思维的培养说白了就是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个问题,这样我们对许多现象和问题的结论也许就会审慎一些。在互联网时代,转发、点赞的现象相当普遍,有人用点赞的数量和支持的人数来说明一个观点正确与否,可是事实真的与点赞有关吗?这就需要我们成人来引导孩子辨明是非。如果我们仅仅用多数人的点赞来证明一个观点的正确,或者用多数人的反对来证明一个观点的错误,就难免陷入片面化问窘境。《逻辑新引——怎样判别是非》里有这样一段话:“一种言论之是否为真理,和它是否风行或不风行,其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换句话说,一时一地风行的某种言论,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历史的真实足以显示这一点。某种言论在当时当地之所以风行,有环境、群众的好恶、利害关系、心理习惯等等方面的原因,而这些原因都是在是非真假范围以外的原因。”

《狂热分子》里谈到“忠实的信徒”的概念时说:“群众运动中中间的追随者,他们狂热地相信自己的信仰主义绝对正确,而其他人的信仰主义则绝对的错误。”这在很多群众运动中相当普遍。今天,一些有着很多粉丝群体的公众人物在网上说的某些言论,会在短时间内被其粉丝关注、转发。其实,这些粉丝与我上面说到的“忠实的信徒”并无二致,当他们的偶像所提出来的观点受到别人的质疑时,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对这些粉丝,是无法用理性或道德上的理由来说服的。因为,在某种境况下,作为明星人物、网红人物的追随者,对于他所崇拜的人所有的一切是不容置疑的,对他而言,他真正重要的,不是他所依附的事业的本质,而是他渴望依附的感情的需要。大家要抱团取暖,达成所谓的共识,为着所谓的共同理想行走,所以很少会用第二套系统去审视他所崇拜的那些偶像的言论,乃至于主张的。

另一方面,今天想要使我们的下一代能够独立思考,审视自己与他人的观点时,也要告诉他们尽量去避免“祸从口出”,如同地球围绕太阳转,这样的常识如果在17世纪讲,就大难临头了。当年伽利略说了这样的话,结果遭到宗教法庭的审判。这就像《黑客与画家》这本书里所说的:“历史的常态似乎就是,任何一个年代的人们,都会对一些荒谬的东西深信不疑。他们的信念还很坚定,只要有人稍微表示一点怀疑,就会惹来大麻烦。”互联网上的很多争执,当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争吵、乃至人格的侮辱都会随之而来。在这样一个互联网生态下,作为成人,我们有义务引导孩子在面对不同观点时保持清醒的认识,让第二系统紧跟第一系统。也就是要有格物致知的精神。丁肇中先生就说:“不管研究科学,研究人文学,或者在个人行动上,我们都要保留怀疑求真的态度,要靠实践来发现事物的真相。”

当然,对具有批判性思维特质的人而言,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怀疑。批判教育学有一个很经典的观点,叫:“你现在所言,即已过时。”我们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随着时间迁移,都已经过时了。它强调的是,对任何人的言论都不要盲目相信。互联网时代,我们看的书、微信、标语、口号,乃至建筑物,听过的歌……都时时刻刻在试图改变我们的认识和信念,因此,作为成人在面对孩子的时候都不要把话说满,要留有余地。我们要时刻思考:是被动地接受别人的观点,还是主动形成自己的观点。如果没有这种意识,而总是被周边的信息牵着鼻子,就会发生前面所讲的类似状况。

三、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

有些时候,我们站在自己的一个立场上考虑问题,可能是正确的,如果换一个角度,从他者来思考这样的问题,或许我们的想法、认知是有问题的。他人的想法,自有他人的想法的特殊背景。我们经常会听到对自由与制度之间的争议,尤其是在互联网社区上对此类问题的纠缠不清,因为我们所处的地位,遭遇不一样,所以我们对自由、制度所持的看法,自然会不一样。许多时候,我们需要从孩子的立场考虑他们的想法。下面这则寓言故事就是提醒各位朋友要学会换位思考的:妻子在炒菜,丈夫在她旁边一直唠叨不停:“慢些、小心!火太大了。赶快把鱼翻过来,油太多了!”妻子脱口而出:“我懂得怎样炒菜,不用你指手画脚的。”丈夫平静地答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当我在开车时,你在一边喋喋不休,我是怎样的感觉……”许多时候,我们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都会觉得自己没错,但当我们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我们就会发现自己的想法是有问题的。

奇普希思和丹·希思在《瞬变:如何让你的世界变好一些》中讲了一个骑大象的比喻:骑大象的人代表着理性对他自己想往何处去有着自己的决定,而且,这―决定是以分析为依据的。他的结论合理,而且,他手头拥有一些数据来支持这些结论。但是大象却代表着情绪,骑大象的人也许企图在短时间内通过猛拉缰绳用理性来驱使大象,但很快,他的这种努力变得越来越艰难。到最后,大象只按照它自己的路线来行驶,不再顺从骑大象的人的驱使。我们让理性紧跟其后。

在培养孩子的批判性思维方面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第一,《第3选择》提到美国土著的发言权杖,只有手持权杖才时才能发言者,其他人就是聆听者。聆听这不可中途打断发言者的发言。只有当你拿到发言权杖,你才可以发言。它告诉我们的是,首先要做的就是倾听,当别人讲话的时候,尤其是孩子讲话的时候,我们要用耐心去倾听,中途尽可能不要打断他。这样他们才可能明白,当别人说话时,自己必须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第二,要去理解别人的思维,就要多读一些关于思维的专业书籍,才能理解别人的思维是如何进行的,进而去反思我们日常的行为方式和表达方式,尽可能避免极端化的、情绪化的表述,读着,想着我们的思维方式就会得到慢慢的改善。有一本书叫《在没有问题里寻找问题》,提醒我们要努力寻找那些事物和表达中有趣的一面,而不只是要么从正面去考虑,要么从负面去考虑。要跳出两维的、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这样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就会客观、全面一点。

第三,换个思路。《世说新语》的《杨氏之子》,我想大家应该都听说过:梁国杨氏子九岁, 甚聪惠。 孔君平诣其父, 父不在, 乃呼儿出。 为设果, 果有杨梅。 孔指以示儿曰:“此是君家果。”儿应声答曰: “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我们在和孩子一起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提醒孩子除了看到杨氏之子的聪慧,还能看到什么呢?

四、在那些习以为常的事件中,甚至那些看起来无比正确的观点,我们都要带着批判性的观点去看

在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事件中,甚至那些看起来无比正确的观点,我们都要带着批判性的观点去看。比如“眼见为实”,我们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一定是真实的吗?看到开篇处“坑娃妈妈”的照片,如果没有仔细审察图像,就会出现偏颇的判断。要不断提醒自己和孩子,文字或事实的背后可能还有许多被遮蔽的东西。生活中无论是谁,都有选择性的表达、选择性的遗忘,今天我这文字,也想想把自己最优雅的一面表现给大家,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掩盖起来。

谈到事实,就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用数字说话。“数字”就一定可靠吗?我看到微信上谈及数字的欺骗性十大例子说道,霍普金斯大学1/3的女生嫁给了大学老师。这款榨汁机的榨汁功能增强了26%。高速公路,晚上7点的事故是早上7点事故的4倍,所以早上出行生还几率高得多。那果真如此吗?数据的背后是有特定的条件的,如果我们不寻求数据背后特定的条件,就会被欺骗,上述三个数据的背景是这样的:霍普金斯大学总共录取了3名女生,其中一名嫁给了老师。“这款榨汁机的榨汁功能增强了26%。”是与哪一款相比的呢?是杠杆原理的,还是手摇的,还是其他机械的?至于行车发意外率高低,与时段就没有多单关系,关键在车流量的多少。
《知识的边界》这本书里在谈事实的时候出现了三个概念:经典事实、数据事实、互联网事实,经典事实指的是印在书上的事实,因为它们一旦印出来了就不可改变,它们被“固定”住了。所以,眼见为实、数字说话在很多时候是不靠谱的。而互联网上对同一个事件或任务通常会有很多不同观点,因为有不同的观点,互联网事实相比前面经典事实和数据事实更靠谱一些。大数据背景下,成人更要有选择、甄别各种信息的意识,并要将这种意识传递给孩子,让孩子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形成自己的判断,这也就是所谓的批判性思维。

再如,我们经常讲“请包容一点,海纳百川”,当别人对你提出某种批评的时候,你的朋友或者你本人希望对方能够包容一点,却很少去思考,当要求别人去包容自己某种缺失或者错误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包容他者不同言辞的声音呢,所谓“我又不同你在一个锅里吃饭”的背后,就是凭什么你要对我指手画脚,品头论足呢?当我们要求孩子包容一点,具备海纳百川的胸襟的时候,我们是否首先包容孩子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要求,如果这一点做不到,我以为最好不要向孩子提出诸如此类的要求。

我们还经常讲,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看人,那么我们凭什么觉得他是戴着有色眼镜的?事实上,他戴着的眼睛,是无色的啊!你说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是否你的眼睛本身就是有色呢?

类似这样的富有哲理的语句还有很多,当我们换一个角度去审视时候,会有另外的认知。

比较经典的恐怕就是“对事不对人”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只要有事情,其背后就一定有人,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几个人,还可能是一群人。谈论事情的时候自然就会牵扯到事情背后的人。因此,从逻辑上说,对事就一定对会人,除非事情不是人做的,那其实就是在骂人了。与其说“对事不对人”,我更主张“既要对事,也要对人”,要考虑,这个人是在什么场景下做这个事情,说这个话语的的。要谨慎对待的是什么?当我们评论某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进行人身攻击。单单讲,对事不对人,就是强人所难。

今天我们常常鼓励孩子要“平视权威”甚至“藐视权威”,但事实就如同《权威的功能》书中所言,“权威”是无处不在的。一家三口决定去旅游,父亲有父亲的考量,母亲有母亲的考量,孩子有孩子的考量,最终去哪里,总会有一个人说了算。或许是父亲,或许是母亲,或许是孩子。但无论听谁的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规则,要综合考虑经济、时间、环境等因素。不是所有人的知识都是全面的,也不是所有人的考量都是明智的,因为我们某些知识的缺失,所以需要某个领域的权威。《权威的性质与功能》里有这样一段话:“权威是属于一个人并通过一种命令而得到实施的作用力,该作用力通过对另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看作是实践规则的实践判断而得到实施”。也就是说,权威是建立在规则的基础上的,所以不能绝对化地否定权威,而是要根据具体的情境来评判。

同样,今天我们在谈自由主义、集体主义的时候,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争执,可是如果我们读了相关的书籍,对这些概念就会有全新的认识。原来我们对一些观点的认识有失偏颇,是因为我们的知识有所缺失。权威对某些人来讲就是规则,《权威的性质与功能》的作者认为,“一个未成年人被看成是一个无法支配其自身的人,也就是说,提供正确的指令以便将其贯彻到行动中,即便是针对他个人的目的,也需为其提供指令。”在《康德论教育》中,同样谈到类似的观点:“人只能靠教育才能成为人…… ”“我们必须记住刺激性的东西不能给婴儿,如酒、香料、盐等……”康德强调“训练是为了将儿童的动物性变成人性”,为了约束儿童无法无天的行为,“防止人从人文堕落到野兽冲动的深渊”,使人“置于人类的法律之下”,因为人本来就有强烈的自有意识,但失控的自有会使人“不顾一切的唯自由是求”而任意妄为,所以,“未经训练的人会很容易变幻无常”。权威作为某种规则,目的在于约束某种行为,所以在我们批判某种权威时候,要从具体的情境,包括年龄、时间、空间出发,而不是简单的一言以蔽之,反对权威,藐视权威,

五、试着学会第3选择

我还想给大家提的建议是,如果有可能建议大家读读《第3选择》,我们不妨先看看它里面的观点:珍惜差异,人与人是不一样的;看见自己,既要看见自己的优势,又要看见自己的不足;还有我看见你,就是要站在他者的立场思考问题,然后大家坐下来一起商量,形成第3种选择;如果大家都有自己的观点,我们不妨融合不成就放下;在与孩子的交往中还要注意,在教导中学习;另外还有许多事情不妨自己试试看。《第3选择》中的观点可能与《权威的功能与功能》不一样,《第3选择》讲的是在许多时候,不要直接提供建议——无论建议有多好——你都会剥夺孩子学习成长的机会,也就是与你一起谈论、思考某个问题、理清所有复杂情绪的机会。你让他丧失了主动面对问题以及发挥创意灵活应变的能力。所以,为孩子包办一切实际上是害了孩子。有时候,读一点意见相左的东西,或许会给你带来更为全面的思考。

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我们要鼓励孩子说出“我认为真相是什么”,而不是“我爸爸如何说”“我妈妈如何说”“我老师如何说”。《媒介即按摩》的作者说:“诗人艺术家和侦探一一凡是磨砺我们感知的人往往都是与社会不合拍的人,他们很难“非常适应”环境,他们不能跟随潮流。这种反社会型(antisocial)的人中有一条奇异的纽带,他们能看见环境的本来面目。我们需要某种“反社会”的能力,以便与环境交流,去直面环境。著名的故事“皇帝的新衣”就彰显了这样的能力。由于既得利益,在“非常适应”宫廷生活的宠臣眼里,皇帝衣着华丽。“反社会”的小孩子不习惯日环境,他清楚地看见皇帝“光溜溜,没穿衣”,对于他而言,新环境显然是清清楚楚的。

六、从学会提问开始

我作为一个在基础教育界从事了将近40年的老师,教过初中,教过高中,可是我最羡慕小学老师,因为小孩子还有着表达的欲望。要做保持自己永远是一个“提问的人”,一个“怀疑一切的人”,就要呵护儿童的天真与无拘无束。初中、高中的学习,因为升学的压力,孩子们渐渐习惯了一味的听,失去了质疑与批判的热情,许多时候无论你如何激发、点燃,他们只会做一个听众。美国学者伯尼特里林、查尔斯·菲德尔提醒我们:“近几十年里,我们生活的世界一直在发生巨变——先进的技术与交流手段、迅猛的经济发展与激烈的竞争、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金融到全球变暖等日益加剧的全球挑战。如果我们的学校教育仍然保持不变,那我们该如何应付未来世纪的挑战?”作为成人在信息技术状态下,我们如何学习,以及如何教会孩子学习已经是一个不得不想的问题。

如何提问?我以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向“事实”与“数字”提问,向智者(专家、学者、老师,还有书本)提问,更重要的是向自己提问,我是怎么想的,我是怎么做的,我为什么会这样想,为什么这样做?诸如此类,向大家推荐一本《学会提问》,不妨从教会孩子提问入手,来提升培培养孩子思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