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有消息说,成都将探索让高中生“在科学家身边成长”计划,该计划旨在“建立‘在科学家身边成长’机制和形成‘三位一体’的创新人才基础培养链。”“让喜欢科学的青少年,能接受科研人员的定期辅导和启发,也能成为未来的科学家。”我以为,此计划,不仅回应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创新教育教学方法,探索多种培养方式,形成各类人才辈出、拔尖创新人才不断涌现的局面。”“关注学生不同特点和个性差异,发展每一个学生的优势潜能。推进分层教学、走班制、学分制、导师制等教学管理制度改革”的要求;同时也是对日前两办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强调的“强化学生关键能力培养”的要求,并且是对《意见》创新能力培养中如何落实“激发学生好奇心、想象力和创新思维,养成创新人格,鼓励学生勇于探索、大胆尝试、创新创造”要求的具体化。

《成都市普通高中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实施工作方案》在人才培养形式与内容、以及组织架构、课程建设、评价机制等方面的考虑是比较周全与科学的。为使计划落到实处方案还提出了一些具有一定的可行性的举措。

通观这个方案,不难发现成都有关方面的思考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是走在前列的,至少对其他地区才思考和制定相关方案与计划是有一定的借鉴与参考价值的。但方案与计划,毕竟只是一种预设,难免挂一漏万,在具体的实践中恐怕还有更多的困难与问题需要应对。

单说学生的选拔,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形式与机制的建构问题。我以为,此项计划及其方案说白了就是如何实现差异化教育理念下的创新人才的培养,进而达成《刚要》与《决定》提出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及“创新能力”的要求。差异化教育理念的落实,前提是了解并帮助学生觉察自己的优势和偏好的学习模式以及兴趣,这就有一个对个体潜质(优势和偏好)的科学诊断问题,诊断是要以对具体个体的全面深入考察与有效的检测为基础,通过大量真实有效数据分析为基础的,观察的维度、测量的项目如何确定,可不是简单技术能够解决的。如果考虑不周、操作不当,就有可能影响生对个体优势和偏好的判断,进而影响生源的质量,以致影响计划目标的达成。诊断科学准确,才有可能为具体的个体学习知识、发展技能提供了合适有效的学习途径,使其可能成为未来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即便诊断准确,还得兼顾学生个体的意愿,即便有某一方面的潜质,但其没有朝这方面发展的意愿,也是不能强迫的;即便是具体的个体既有潜质,也有意愿,还得面对家长对这项创新举措的态度,家长们是否响应与支持,同样会影响方案中提出的计划的实施。

此外还有优质师资遴选如何处理各学校各部门的利益冲突与教师个人水准及付出以及绩效考核与待遇的落实问题,课程内容选择、确定实施及不同个体的学生额需要以及学习时间的统筹问题等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以及应对这些问题的具体策略与方法的选择与应用等,也是需要费时、费力、费思量的。

总之,面对成都市的这个《方案》我们既不能盲目乐观,又不必消极悲观。更多的需要是一方面要乐观其成,另一方面还要有面对各种可能出现的困难与问题的心理准备。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需要的是“上下而求索”的勇气与毅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