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校长眼界决定学校办学格局

我当校长的时候给老师们的提醒是,一个教师如果只关注自己的学科教学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个学科教师,很难成为一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甚至也难成为一名称职的教师,一个称职的教师是要跳出学科看学科的,这样才有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同样一个合格的校长更是不能只囿于学校看学校、囿于教育看教育的,因为学校是特定社会生态与自然生态下的学校,教育更是特定社会生态下的教育,而且它还是为未来社会服务的教育,是为人的未来幸福美好生活奠基的教育。一个称职的校长,是要站在特定的社会生态下看教育看学校的,否则是不可能将学校办好的。第欧尼有句名言:“不要挡住我的阳光”!说的不单单是不要让局外人挡住外面的阳光,我们自己更不能将阳光挡在外面,囿于自己的那个小天地。

都说校长要努力成为教育家,或者要朝教育家努力,如何才有可能、如何努力?山西大学刘庆昌老师有过这样的表述:哲学家可以不读教育学,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杰出的哲学家,经济学家不研究教育学,并不影响他成为一个杰出的经济学家。但是作为一个教育家,如果不研究哲学、经济学、人类学、社会学、脑神经科学等,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教育家。我以为,刘教授所言强调的是,我们要跳出学校看学校,跳出教育看教育——因为“学校在窗外”。

黄武雄教授在《学校在窗外》中说:“未受教育的人,虽然对周边的生活有深刻的体验,但他的经验世界狭小,没有太多机会把自己的生活经验拿来,与别人在不同时空下的经验相互印证,因而看待事情只陷入自己的特殊经验。一个人必须把自己的经验,拿来不断与他人的经验相互印证,视野才能开阔,判断才能周延,思路才会清晰,人的内在世界才能充分发展。”作为学校的主要管理者,如果只是囿于学校管学校,囿于教育看教育,势必“陷入自己的特殊经验”而制约学校的发展,更不可能引领学校师生们“把自己的经验,拿来不断与他人的经验相互印证”,那又怎么可能站在民族的振兴、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发展的大趋势中提升个体习得与创新的能力,为民族的未来,为国家走在国际社会的前列贡献自己的力量呢?

我以为,正因为今天的校长事务繁杂,各种要求与压力与日俱增,才更需要意识到“学校在窗外”,有意识地将学校与周边环境、国家的变革、全球的趋势沟通起来,努力提升自己全面观察、全方位思考、独立判断的能力。不断提醒自己不仅仅一名教育者,更是一名学校管理者与领导者,自己的一举动、一笑一颦,都有可能影响着学校的师生员工,甚至学校的办学定位、运作模式、办学绩效。只有校长眼界宽广境界高远了,才可能在正确国家的变革、全球的趋势与区域环境的基础上,准确把握教育形势,正确理解教育的价值,积极探寻教育教学规律,科学的领会国家基础教育改革的方针政策,领会“新高考”“新课程”“新课标”的精神实质,在具体的学校管理中全面落实两办《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的在“培养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过程中,强化学生关键能力培养”的要求。要用自身的言行举止影响学校的师生员工,让他们从自己身上感受到教育的魅力,转而为教和学着迷,这样学校就有可能在你和你所在的学校管理团队的带领下咬定目标奋勇前行。

教育家杜威认为“教育即生活”,教育本就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发展的产物,同时也是推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进一步发展培养人的事业,因此,学校教育,唯有推开那一扇扇关闭的窗,让师生看到外面真实而又纷繁的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自然等,让窗外新鲜的空气流进来,将个体经验与真实世界紧密联系起来,才有可能达成教育的目标,实现教育的价值。校长作为引领学校发展和对师生行为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当家人,对国家以及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自然的关心程度无疑对师生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一名具有专业校长的校长,需要的远不只管理能力,更应该具备对国家以及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自然等“窗外事”的洞察力和分析力。

一言以蔽之,校长的眼界与境界关乎学校的办学走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