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防控近视不能打错板子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8年统计,我国近视患病人数超过4.5亿,居世界首位,儿童青少年近视检出率高达40%-72%。大学生中近视眼患病率高达80%至90%,而小学生近视眼患病率也已达35%到50%,呈现出“发病年龄提前、患病率急剧上升、近视程度高”的特征。对此,有人建议,全面建立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地方和学校建立学生视觉环境、视觉行为和视力健康状况监测体系。学校推迟中小学生早晨入校时间,保障学生睡眠,严格控制作业总量。研究制定儿童青少年每日每周使用电子产品的参考上限,如每天不超过1小时。严禁学生将手机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学校教育本着按需的原则合理使用电子产品,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时长原则上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应该说这建议是建设性的,问题是如何判断这一系列建议的科学性与可行性,以确保建设性的建议收到建设性效果。

美国眼科学会(成立于1980年,现拥有32000名会员,是世界上最大的眼科协会)研究说明:是否近视并不取决于如何用眼,而取决于遗传和环境。防止或避免孩子近视的有效措施是,尽可能多的户外活动,每天不少于40分钟。台湾眼科专家梁智凯先生也认为,“环境会影响眼睛的发育,因此视力保健工作需从小做起”。方舟子先生在《近视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科学世界》2016.12)也说,“大数据”表明,近视的发生与环境因素有关。至少有相当一部分子女的近视是从父母遗传的;不同生活环境,近视率会出现差异,城市的近视率通常比农村的高得多。受教育的程度与近视发生率也存在相关性,文化程度越高,近视率也越高。那些平时参与户外活动时间更长的学生,总体来说近视率更低。

今天,手机、电脑、网络早已经成为人们学习工作不可分离的工具,片面地禁止或限制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恐怕不是出路。关键还在如何指导规范使用上。对此,梁智凯先生在《扫荡恶视力》中有以下建议:将电脑与眼睛的距离拉远至50~70厘米,使眼睛能舒适地浏览;将电脑屏幕向后仰10~20度,使眼睛看电脑的视角调整为水平向下15~20度;注意工作场所电脑的配置,因为屏幕周边的强光源会造成反光;使用屏幕时,眼睛应正对屏幕,勿转头或歪头看;依照“20-20-20原则”使用电脑,也就是使用电脑20分钟,望向远方20尺(约6米),持续时间20秒。方舟子先生也说,一般人会把它归咎于儿童花在学习或看电子屏幕的时间增加了,但是流行病学的调查并不能给出这一结论。《糟糕的教育》中也有一文专门谈了人们对电视网络的“真理”般的认知的荒唐——一般认为这些(作者称之为“银屏曝光”)是不利于孩子健康的。而他们研究结论是:“现代的世界里到处都是电视、光盘、电脑、触摸式平板电脑、电子信息、移动通信,大部分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有了大量的屏幕曝光经历。甚至是在早年,各个层级的教育日益计算机化。目前,电子娱乐变得很便利,在手机、笔记本电脑、触摸式平板电脑、掌上游戏机上都可以玩。在私家车里、在假期中、在餐厅里等,父母经常使用这些便利的工具进行娱乐式教育。实际上,现在的孩子比他们的父母或祖父母更精通电脑是很常见的,通常年龄大些的孩子打的字比手写的字更好一一这种事实并不总是符合父母和教师。童年似乎已经失去了一些其本身的稚气,这种反弹见证了评论员感慨稚气的结束,并且担心一般发展会包括在内,担心机器会成为未来的教师。然而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荧屏曝光本质上是有害处的。”“对于孩子而言,荧屏曝光不仅仅只是呈现色彩模型和迷人的音乐,它们也是刺激婴儿的科学设计结果。”

早就有研究提醒我们,在对待电视与网络的问题上,我们的手指指错了对象。孩子沉迷电视与网络,问题并不在电视与网络上,而在成人的认知与管理上。成人的示范与管理出了问题而不自知才是问题。“我们生活在多媒体包围的世界中。父母最好了解如何为孩子选择合适的电视和光盘节目,而不是让他们甚至一想起曾经使用荧屏曝光就感到可耻”。当然,我们更不应该将愤怒指向电视与网络。

眼保健操可以预防近视吗?日本也有类似于“眼保健操”的“今野式七大视力恢复训练法”,即通过“拍、揉、按、压、呼吸、映像、冥想”让身体供氧充足,提升自愈力。这七种方法具体来讲,其实就是弹跳、按摩、揉抖、拍打、指压、吸气、呼气,这些自然动作对改善视力是有帮助的。根据王宁利委员所说,研究表明,“正确、规律地做眼保健操确实可以缓解视力疲劳。”问题是现如今中小学校普遍的现象是眼保健操只流于形式,即便是能够做到正确、规律地做眼保健操,也如王宁利委员所说,眼保健操“需要和学业减负和增加户外运动一起进行综合防控才能真正达到效果。”

综合方方面面的资讯可以看出,在控防近视方面比较一致性的意见是增加户外活动。其他举措只是辅助性的,是“需要和学业减负和增加户外运动一起进行综合防控才能真正达到效果”的。2018年,八部委联合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提升为国家战略,因而,学校在完成教学要求的基础上减轻课业负担,控制用眼时间,指导科学用眼,增加户外活动以及配合相关部门的跟踪检测,建立健康档案等方面,应该是义不容辞的,更是职责所在。但既然是国家战略,光靠学校一方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的是全社会的共同行动,而且是科学性的行动,至少是建立在对形成近视原因及预防技术的科学评估与实践验证基础上的行动,而不是靠这样那样的规定就可以实现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