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为什么选择“今天第二”

Leave a comment

我们在考虑教育问题的时候,就像西医的治疗术,无非就是割和压,要么开到,要么放疗、化疗,更多的就是使用大量的抗生素。许多本来也许可以治好的,就这样活活的被折腾死了。就好比我们时下的课堂,总是想立竿见影一样,总是想争第一,结果是孩子越学越笨,越学越机械,越学越不着边,老师越教越累,越教越没有耐心,于是乎就挖空心思想个什么什么花头,弄个什么什么模式出来,并用考试和升学率来佐证。

感觉还是中医有点道理,用的是发撒和调理的方式。先要排毒,接着是打通经脉,然后才针对病灶,慢慢用药,慢慢调理。也许中医的方式更适合教育。

少一些“第一”的张狂

想一想我这个人还真如某些人说的那样,很是没有出息,就是不敢争第一。记得在二甲中学第一次面对全体是师生讲话的时候,说的就是“二甲中学,今天第二,明天第一”,纯粹的望文生义啊,“二”就是第二?“甲”就是第一?回过神来一想,怕怕呢?二甲中学第二吗?谁给你封的?再说,现实中第一也是不可能长久的,而且第一,往往就是众矢之的,所有人都看着你,再说你也永远不可能第一呀。

很是懊恼自己的那个“二甲中学,今天第二,明天第一”的张狂,于是提出了这样的思考“二甲中学,‘今天第二’,明天呢……”我要提醒同仁的是“今天第二”只是一种状态,一种追求,一种坚守。“今天第二”,是说我们努力了,也许我们还只是“第二”,但如果不努力,谁也得不到“第一”!我在给某记者诠释“今天第二”时是这样说的:

第一,他意味着前面永远有个目标,它永远对“第一”具有威胁,“第一”只要稍有松懈就会掉下来。它讲的是我们二甲中学永远有着不懈的追求。第二,它还提醒我们,今天“第二”,明天说不定就是“第三”、“第四”了。只要你不奋发、不努力,就有可能掉进万丈深渊。“今天第二”就是鞭策着我们时时刻刻记住前有阻击,后有追兵。这样也就可能在某一方面“明天第一”。所以,你有这样的文化追求,你的东西才有可能是个性化的。

当然,这样的诠释,是基于我们学校的历史和现状的。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也无论是政策还是自身的努力,我们都是成不了第一的,也是不可能成为一般意义上的“第二”的。

我将我的想法与张文质先生交流,他给我们写下了如下的文字:

把二甲中学的办学目标定为“今天第二”,确实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智慧。它提醒我们要始终注视着自己身处其中的世界,既乐观地估量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所能赢得的荣耀,又以一种行进的姿态,一种朝向完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用心,一种以自由思想对抗严峻现实的生命勇气,生活在值得我们为之而活的一切之中。“今天第二”就是把耐心、不屈不挠以及充满自制力的激情不断地融入到学校正在生成的文化之中。

来自方方面面的叩问

我们也与华东师大、南通大学教育科学院的专家进行了网上研讨和面对面的交流:二甲中学的教育追求,核心理念究竟应该是什么?对此,张文质先生、华东师大教育学博士顾彬彬先生、南通大学慕君博士、许映建教授等都有过批评和建议。

陶继新先生说:来到你们学校,就特别注意这四个醒目的大字——“今天第二”。如果不是您的解说,很多人真不知其要义何在。可是,正是这一点,也就有了人们对它的叩问,甚至有了一定的神秘感。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第二好吗?在一般人看来,不是特别好。在普遍追求第一的时候,为什么甘居第二呢?可是,对二甲中学来说,却又赋予了富有深意的内涵。大凡知道通州教育现状者,都认可一个起码的现实,二甲中学地处农村,生源不佳,基础不好。对于第一,那是一个近乎乌托邦的梦想;甚至保持“第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它作为“第二”的存在现实,就有跃升“第一”的可能,就会对第一构成威胁,就会积聚成一股努力上进的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就是一笔无形的资产,就是师生奋进的内在动力。同时,第二之后有第三,有第四,还有第五等。如果稍有懈怠,就可能滑落下去,就可能难保“二甲”。所以,在后有追兵的时候,人人都又有了警惕,有了不懈的追求。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第二”,又成了一种文化推动力,成了思想上进的助燃器。既然如此,“今天第二”就成了二甲中学独有的精神口号,就成了师生坚守的一个品牌。

是的!“今天第二”要想成为二甲中学的品牌,其实不是立一块牌子那么简单,她要的是践行,是坚守,是思考,是添加。于是,我想到的是学校文化建设的路径在哪里?是制度文化,还是标志文化、建筑文化,显然这些都不是我任期内要做的。因为建筑已经形成,我无力推倒,标志也在那里,不可更改,制度也已经建立,要的只是认同与内化。这样看来,我们要想将“今天第二”打造成品牌,就不只是在制度与标志上下功夫了,而要在将二甲中学固有的和生成的文化上下了功夫了,要让“老二哲学”新的内涵变为师生内在的认同,进而转化为二甲中学特有的行为方式,这就是学校文化建设的最终追求了——因为,所有的文化,最终体现的是人的行为。于是我提出了这样的学校发展战略:通过生命化教育理念引领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去改变管理者的理念,改变我们的管理方式——变一味的“管”为在“理”的基础上的“引”和“领”,从而改变教职工的理念和行为方式,进而影响我们学生和家长的理念和行为方式。

为什么选择“今天第二”

管理的境界,是在一定的管理思想支配下追求的某种团队氛围。如果也用“三”来表达,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概括:一重境界是价值认同,团队成员对组织目标,组织规范,组织行为,乃至组织标志和组织文化的认同,并能为之而付出自己的努力,使之成为每个人都必须恪守的底线;第二重境界是榜样追随,团队推出各个层面,各个方面的榜样,使之成为团队每个成员的标杆,追逐的榜样,努力形成围绕团队愿景,你追我赶的大好局面;第三重境界,大概就是形成文化自觉了,它所追求的是每个团队成员,都能用自己的言行举止维护团队的形象,齐心协力打造团队精神。其实,第三重境界,只是一种理想的境界,一种永无止境的追求。也许就是我们的“今天第二”的意蕴所在。也许,有人又会说凌宗伟没胆量,也没本事争第一了。

《中国教育报》、《语言文字报》、《人民教育》、《中国教育学刊》、《基础教育信息参考》、《教育旬刊》等报刊杂志的记者编辑和兄弟学校同行对“今天第二”理念下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都给予了高度关注,许多同仁纷纷走进二甲中学想一看学校究竟,当然更多的是想了解为什么选择“今天第二”。

《中国教育报》的张以谨编辑、《语言文字报》的张薇编辑、《中国教育学刊》的崔若峰编辑、《教师月刊》朱永通先生、资深媒体人陶继新先生、教育学者姜广平先生等或亲自住校观察,或与学校老师学生促膝交谈,或深入社区访谈,或派员前来采访,或与本人面对面访谈,对“今天第二”做了比较深入的探讨。

我们为什么选择“今天第二”似乎是有道理的。无论哪个区域,有学校就有所谓“一流”与“二流”之分,甚至还有“三流”。面对“二流”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我以为首先是要有面对现实的态度,还要有在现实中坚持的精神,更要有不断前行的姿态。惟其如是,我们才可以在“今天”的状态下更好地走进“明天”。

行走在通往“优秀”的道路上

四川的谢云先生,来到二甲,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最让人深刻,也最让人感兴趣的,是“今天第二”这几个字。从语源学讲,甲是第一,二甲呢?第二个第一?还是第一中的第二?或许,被凌校他们作为办学追求的这个“今天第二”里,两层意思都有。而我,更愿意理解为:今天也许只是第二,明天肯定就能第一,这应当是他们共同的美好理想――理想既是奋斗的目标所在,也是前进时的动力和激情所依。教育是立足今天,面向未来的事业,好的教育,总是永远向着明天,永远为着明天的。正如我一向喜欢说的那句话――“我们也许还不优秀,但正走在通往优秀的路上。”

许锡良先生在《教育时报》上发了一篇《教育有时候就是一种提醒》说,“教育有时就是一种提醒”凌宗伟先生在办学理念方面提出了这个命题,我感觉有很深刻的教育哲理。

他们从“二甲”的字面意思,挖掘出一个新的办学理念,就是“今天第二”,今天第二,既是对今天的成就的充分肯定,也是对明天的教育进一步期望。在我个人理解看来,“今天第二”,就是鼓励每个学生,每个教师,做最好的自己。“今天第二”意味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人,永远是在不断地追求过程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获得幸福人生的。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发展。

今天第二,是一种正视现实的态度

我们先来观察一个非洲草原上的故事。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美丽的大草原上时,狮子妈妈对小狮子说,“你要不断练习奔跑,起码要跑过最慢的羚羊。”羚羊妈妈熬夜在教导小羚羊,“你要不断训练奔跑,一定要跑过最快的狮子。”那么,到底狮子和羚羊谁跑得快呢?如果羚羊都比狮子快,那么草原上就没有羊入狮口了,要是狮子都跑得比羚羊快,那么应该草原上羚羊就绝迹了。现实告诉我们,狮子和羚羊,谁都不能永保第一。

当我们细观社会现实,几乎每个单位,每一所学校,甚至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是“第一”。然而,在追求第一的时候我们往往忘了这样的现实: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单位与单位也是不一样的。每一所学校都是由不同的元素所组成的,如师资力量、校园规模、硬件设施,生源条件和升学率、尤其是学校特色和学校文化等实际情况是不可能一样的,事实上任何学校和个人也是不可能各项指标都第一的。再加上现如今“放大优质资源”驱使下的集中办学带来的“环境变迁”,更拉大了乡村教育与城市教育的差异,乡村的一些历史名校的衰落便是明证。

在生源、师资、办学条件不如人的境地下,妄想“第一”,无异于痴人说梦。身处“二流”,乃至“三流”的学校,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正视现实的态度。你的生源、你的师资、你的办学条件明显不如“一流”学校的情况下,你还硬是要同人去拼升学率,拼“名师”队伍建设,拼一流校园环境,无疑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与其以卵击石,不如面对现实,冷静思考我们的传统是什么,我们的特色是什么,我们的文化是什么,我们的起点在哪里,我们的出路在何方?也许这就是狮妈妈、羊妈妈对孩子的教诲给我们带来的启迪。

从传统文化的积弊看,“第一”也是相当危险的。“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你一旦“第一”了,你就成了众矢之的了,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折之”,“第一”也有违于我们这个民族传统的“中庸”文化。从竞技比赛的角度看,“永保第一”也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一个现实,袁伟民时代的中国女排八连冠,如今风光何在?“今天第二”的办学理念,提醒我们要在正视现实的情况下 “自我修养”,“自我监督”,“自我教育”,“自我完善”中,努力使我们的学校和我们自己走向理想,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美丽的转身”。

今天第二,是一种敢于坚守的精神

有了面对现实的态度,未必能改变现状,要改变现状需要的是一种坚守的精神。

1948年,牛津大学举办了一个“成功秘诀”讲座,邀请丘吉尔前来演讲。当时,他刚刚带领英国人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他是在英国人最绝望的时期上任的。赢得了这样的胜利,他此时的声誉可谓登峰造极。于是,新闻媒体在演讲前的3个月就开始炒作,大家都对他翘首以盼。  

这天终于到来了,会场上人山人海。大家都准备洗耳恭听这位伟人的成功秘诀。不料,丘吉尔的演讲只有短短的几句话:“我成功的秘诀有三个:第一是,决不放弃;第二是,决不、决不放弃;第三是,决不、决不、决不放弃!我的讲演结束了。”

决不放弃,就是坚守!

身处“第二”,我们的教育态度要虔诚,要实在。因为身处“第二”,更要有对教育的一种宗教徒式的虔诚。我们尽管不可能成为一般意义上的“一流”,但我们唯有虔诚以待,我们的事业才可能少一些花头和噱头;少一些花头和噱头,才有可能多一点实在;实在了,才能有意识的选择最适合我们学校和我们的学生的方式,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自己能做的和该做的工作。有了虔诚之心,我们才可能埋下头来探寻和坚守教育的真本,进而摒弃哗众取宠的花样翻新。

要坚守,就要传承,要改善。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富有个性的悠久文明和灿烂文化,是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础,教育作为文化传承的事业,必须以民族传承为己任。唯有传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的教育才有方向,民族才有延续,一所学校的发展也是如此。尽管身处“二流”,但在她的办学进程中,总是有自己的积淀的,这积淀,哪怕是一点一滴的,但却是我们的传家法宝,是要我们好好珍惜和传承的。但传承不是固守,传承的同时我们还需要改善,也就是我们历来倡导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只是,说起来容易,要真的坚守起来,真难!也正因为坚守困难,我们才要坚守。

要坚守,我们的教育方式要民主,要平等。身处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衡的社会现实,想与“一流”学校平起平坐我们无力为之,但是平等的对待每一位教师和学生,使他们的生命得到延续,得到丰厚,得到提升,却是我们应该努力做到的。民主与平等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当我们具备了民主与平等的生活态度的时候,我们就会将民主平等的对待每一位教师和学生视为本份,就不会有意无意的漠视他们的存在。我们才会在我们的办学行为中,让每一个人了解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的平等性,懂得公民在法纪面前的一视同仁,懂得尊重、维护自身与他人权利的道理,懂得尊重自己,同时又尊重他人,善于交往,善于与人合作。当师生有了尊严,他们的生命才有希望得到延续,得到丰厚,得到提升。当学校有了尊严,学校就有发展的动力。

今天第二,是一种不断前行的姿态

今天第二,提醒我们“前有目标,后有追兵”唯有前行,才有希望,唯有前行,才能赢得应有的荣耀。即张文质先生所说的,把二甲中学的办学目标定为“今天第二”,确实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智慧。它提醒我们要始终注视着自己身处其中的世界,既乐观地估量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所能赢得的荣耀,又以一种行进的姿态,一种朝向完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用心,一种以自由思想对抗严峻现实的生命勇气,生活在值得我们为之而活的一切之中。“今天第二”就是把耐心、不屈不挠以及充满自制力的激情不断地融入到学校正在生成的文化之中。行者的姿态,就在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和勇气,朝向完美,脚踏实地勇敢前行。

立足现实的前行,除了要有明确方向,还需要寻求具体的操作路径。当身处第二时,为求生存与发展,应该着眼两个视角,一个是避开第一的锋芒,另一个赶超第一的行动。田忌赛马靠的是智慧,靠的是扬长避短。城市有城市的资源,乡村有乡村的资源,“一流”学校有“一流”的优势,“今天第二”也有“第二”的优势,办学的要义在于立足本校本土的实际,努力去寻找并发现自己特有的东西,不是只看到别人“一流”而埋怨上天的不公,或者慨叹自己的无力可比。今天第二,就是要不断提醒我们,要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做点文章,花点力气。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有时比舍近求远所能达到的效果要好得多呢!如前所说,每一所学校,在她的历史进程中,总有她独特的积淀的,这积淀是其他学校不可替代的,今天第二,要的就是将已有的积淀发扬光大,努力使之成为学校的精神文化和办学特色。

人的精力有限,学校的可支配资源也有限,我们必须把有限的人力和物力投到一个具体的事情上,并一以贯之,就可能有所成效。我们推行“今天第二”办学理念下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坚持做到教育、教学、管理、宣传、后勤诸方面都紧紧咬住这个核心理念和抓手,一步一个脚印,做一点是一点,在行走的路上不断完善。

行者的姿态更在于“大处着眼,小处入手”,从“好做的地方入手”,“努力改善可以改善的”。譬如说二甲中学的厕所文化、体育器材超市、开放的互联网、每天一个励志故事、经典诵读、教室文化、寝室文化、班旗文化、社团文化等,这些小小的改善,渐渐形成了二甲中学特有的文化——学校行为文化。行为文化建设活动有声有色了,学校各方面的工作也上去了,学校的知晓度、美誉度也相应提升了

卢梭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打乱了这个次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同样,你所在的学校的社区和办学实际决定了你的“第二”,你却恨不得一下子让她跃升“第一”,或许也有这种可能,但这催熟的“第一”是注定不可能久远的。 教育是培养人的事业,是让人成为人的重要途径。也就是要让人通过我们的教育,不断学会生活,学会交往,学会思考,努力走向美好,走向崇高,走向成功。因此,教育,不能只喊口号,更不能搞“大跃进”,教育是急不得的事情,要等待,要耐心。

“今天第二”是一种文化主张

说到底,“今天第二”其实就是一种文化主张。成尚荣先生对“今天第二”的诠释是,二甲中学又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的追求。这个办学追求非常有个性,这个个性就是“今天第二”。凌宗伟先生和张文质先生,包括许锡良先生,都对“今天第二”做了非常好的解释。他们的解释是:“今天第二”是对今天的肯定,但是,又是对明天的一种更加积极的,更加乐观的期待。“今天第二”就是要让二甲人做最好的自己。他们再次重申:“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二甲中学正是因为有“今天第二”的办学的追求,有二甲的精神,所以二甲中学才是不断的向前的。他说:

我以为二甲中学它已经基本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主张”,二甲中学也正在不断积蓄学校的“文化能量”。一个学校有没有“文化主张”,在“文化主张”的引领下能够不断地去锻造,不断地去积蓄文化的能量,对一所学校它是至关重要的。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二甲中学初步构建了学校的“文化体系”,形成了学校的“文化坐标”。用时尚的话来说,已经开始初步绘就了二甲中学的“文化地图”。譬如说二甲中学的文化主张就是“文化发展学校,对话创造思维”。我把它是作为二甲中学的文化主张,其实它的文化主张还有另外一种表述,就是“人文关怀,文化立校;润泽生命,启迪智慧”。这一点是他们的主张。第二,他们对学校的文化进行了梳理,进行了甄别,而且有传承有发展。所以他们找到了学校的校训——“行于天地,止于至善”,把学校的校训作为二甲中学的魂。以“行于天地,止于至善”为校训,正是表达了我们二甲中学的一种文化的最终的追求,体现了二甲中学师生员工“做诚实人,行阳光道,求真善美,立天地间”的人格追求的理想境界。

尽管“今天第二”这样的主张依然遭遇的是专家的质疑,行政的谴责,但我对我和我们的团队这些年的努力是无怨无悔的。我甚至还是主张任何团队和个人还是应该对“第一”保持高度的警惕,我更清醒的是每个个体和团队选择什么样的主张不是我等可以左右的,我能做左右的只是我自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