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带着约会的期待去上课

1 Comment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说的就是你要讨得对方的欢心,你就要精心妆扮自己,你还要研究他的性格与喜好。你如故毫不修饰,甚至邋里邋遢就去幽会,谁会喜欢你呢。如果我们总是带着约会的期盼去课堂,我们就一定会在研究学生上花气力,他们希望我吗给他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这就应当是我们花心思去思量的大问题。他们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这堂课要给他们怎样的帮助,如果他们要应试,这堂课的重点与难点在哪里,这些都是马虎不得的。

弄清楚了对象的基本情况,你就要考虑你要在怎样妆扮才会给他带来惊喜。服饰、彩妆,这时候就显得相当重要了。现行的教育体制下,教材尤其是教材体系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也就是常常有人问的那个问题,一定要教,还一定要考我们怎么办?我们要学会剪裁与搭配啊。怎么剪,如何裁,用什么来搭配?教材的处理可是有学问的,还要有智慧,有自己的主张,教参不是万灵妙药,这世上也没有万灵妙药,中医的奥妙就在配伍,教材的处理与服饰的搭配有相同之处,但是也有明显的区别,这就是服饰许多时候是可以百搭的,教材恐怕百搭下来就要出问题了。你一定要用虚假的东西向学生灌输你认为需要的价值观,那是要闹笑话的。研究教材,裁剪教材,缝合教材,是上好课的关键所在啊。

接下来的功夫就是化妆和试镜了。也就是说我们要花一点时间将教案回顾一下,看看还有哪些细节要人之处理。我以为这就是集体备课了,集体备课,不是一个人主备的事情,而是人人拿出自己的盛装与大家分享。让我们在分享中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你没有一套两套像样的衣服拿出来试镜,你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呢?你又怎么去换取伙伴的意见呢?集体备课,在我看来,其实就是当我自己已经选择了服饰,想好了妆扮的基础上听听伙伴的意见,分享一下他们的经验,最终怎么穿,怎么妆,那还是我自己的事情啊,约会是我的约会,伙伴是无法代替的。伙伴如果可以代替,他还会是我的情人吗?

真的去相会了,那可不只是服饰妆扮和礼物能解决问题的。你还得付出真情。至于这情如何流露,怎样渐入佳境,那学问就更大了。你一下子就那么放开,他会觉得你放荡,你总是那么羞羞答答,他会觉得你不解风情。 一次约会你总是激情洋溢,总是温情脉脉,总是一泻千里,总是曲曲弯弯,恐怕都不行啊。每次约会,你总是那么老套,恐怕也不行。你得看季节,看时机,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情绪,不断的吊起他的胃口,“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啊。相会,未必总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遇上阻滞“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此时无声胜有声”更是一种意境啊。当然在他过分的时候,你还要给他点脸色看看。这样的相会才有可能是美好的。

恋爱,光有约会还不行,电话、短信、QQ、伊妹儿等联络手段还要跟上的。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带着约会的期待去上课”

  1. 冯笑之

    深入浅出,趣味盎然!好随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