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在失望与希望中前行

1 Comment

有位年轻的朋友问我,这教育还有希望没有,真难回答的问题,说有希望吧,现实的疯狂与无聊确实让我们看不到希望何在,说没有希望吧,我们又总是会到那一个个同行者对教育的痴迷与执着。

处在疯狂与无聊之中,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处在痴迷与执着中,那是因为心怀希望。作为这个时代的教育人我们就是这样的在失望与希望中前行。前行的途中看到一方面看到的是堂而皇之的厮杀,不择手段的追逐,另一方面看到的是柔弱的改善,谨慎的匍匐。

午参加南通市高中教学工作会议,领导们的报告与前些年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高效课堂变为有效课堂了,高中布局调整由放大优质资源转为科学合理与着眼小班化教学了,教育科研由高质量的模拟试卷到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追问了。通行的吴校长看到报告中这些相关文字比较兴奋,指指点点,要我好好看看。我说,心怀期待吧。

前两天看到了四川社会科学院李后强教授的一个讲话《做有“契约精神”的社会人》有些感慨,因为这个讲话,多少让我们在失望中看到微茫的希望。李教授在讲话的一个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并未在“术业”方面提及一句话。也即,这样功利和浮躁的教育观他并不希望过多的影响下一代,而是真正回溯源头,希望从一个“社会人”的角度,重新看待这十几年、二十年的教育之路。

在信义日渐丢失的现实世界中生存法则和立世之道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嚣尘上的厚黑说、社会达尔文主义,这样那样的名利诱惑,很容易令人迷途其中。李教授这个讲话没有谈将来如何做研究,做学问。而将重心放在了希望即将走向社会的硕士们“成为健康的人、体面的人、快乐的人,生活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质量”,“特别希望同学们能做一个具有’契约精神’的社会人”因为“国家、民族和时代需要契约精神。契约精神要求我们做一个诚信的人,一个守诺的人,一个奉献的人,一个宽容的人,一个感恩的人”上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看到的希望吧。

但是,我还是同朋友讲,其实许多时候,我们需要的不在于想什么,更不在于说什么,关键是我们在做什么。在疯狂与无聊的现实世界中,身为教师,我们能做的其实有限得很,我一再提醒自己的是不做坏事,少做坏事,但教育要不做少做坏事还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现实中往往是好坏不分的。在这样的窘境中,更多的需要的是我们做人的良知,做事的底线,这良知就是要将人当人看,将教育当教育做。

可是“将人当人看,将教育当教育做”在许多高知的话语体系里又是一句几乎没办法解释的正确的废话。也许,这也就是我们这些人看不到希望的原因所在吧。

比较悲哀的是,从学校教育层面上来说,以“数字化”为特征的政绩考核方式,也渐渐扭曲了教育的初衷,教育作为塑造人类灵魂的崇高事业正渐渐被社会化的商业浪潮所席卷,成为唯GDP论英雄下的牺牲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样是产自于商业化的“契约精神”却被我们抛诸脑后了。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在失望与希望中前行”

  1. Kayleen

    Another beautiful one, Emily. My wee girl is not so wee now – nearly 14 – but like you, I filled every moment of my kis78#&21d; young lives with presence, gratitude and awareness. The years fly, and although we can’t hold them back, we can cherish the moments. You are so privileged living within walking distance of the sea. I used to and it’s left an ocean sized aching in my heart that nothing else ever seems to fill. We used to spend hours there simply enjoying being aliv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