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重视的不应当只是那些个名师

Leave a comment

要说我们不重视教师,这恐怕也不是面对现实的态度,比如各级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总是在不遗余力的提高“名师”的待遇。经济上,不惜重金犒赏。据说某地特级教师的奖金额是五万,而一般教师就只有几千块了;政治上,更是一捧再捧,给予各种称号和荣誉。由骨干教师而学科带头人,由特级教师而“人民教育家”培养对象,最美丽教师终于副处了……

不错,我们的教育需要奖励各个层面的领军人物。因为有了领军人物的引领,我们的新教师和“一般般”的教师也许会因为有了这些“范本”和“榜样”,他们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进程中少会走弯路。

但是,“教育家”培养对象、特级教师、学科带头人等等的地位,不应该仅仅是政治上、经济上的,更应该是学养和学术上的。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将他们的学养、学识、经验让更多的人得到分享和借鉴,而不是让他们在这些光环无限放大个人的追名逐利。

我以为给“名师”们政治上、经济上过多的“权、钱、名、学”,的另一面恐怕会使激励的本味变质发馊。我们姑且不论“教育家”是不是培养出来的问题,但君不见那些所谓的名师,戴上了“人民教育家”或者“特级教师”的光环后,貌似还不过瘾,为了在这些光环前面冠以“著名”、“全国著名”、甚至“国际知名”的修饰语,有人在全国建立了几十个关于研究自己“教育思想”的“民间机构”;有人几个月的功夫就写了几本“跟某某做老师、做班主任”之类的著作,这某某某,还是世界公认的教育家;更为好玩的事,有人还通过“民间机构”开评某某式的教师。貌似他们真的已经“成家”了

说白了这些“家”们,就是想抢占先机,占领山头,早早地竖起“大王旗”,好让自己的门徒遍及神州,早晚号令四方,腰缠万贯。也有的一旦有了这些“名分”就忘记了培育他的土壤,脚底抹油,另择高枝了。

过度重奖“名师”“名家”也会给更多的无“家”者无限的觊觎,在名利的蛊惑下,不择手段给自己编织美丽无限的光环,以期一旦得到行政的认可,去效仿那些早已成名的“名师”们来个名利双收。

我倒是希望有着种种光环的名师们能够珍视这些名分,努力克服浮躁的心态,在世风浮躁的气氛当中,沉下气来读读书,躬下身来听听声音,睁开眼来看看教育,静下心来做做学问。努力在实际的教育教学中为更多的同仁提供“范本”与经验,努力在思想上、理念上、方法上有所提升和嬗变,而不要老是在如是自己成为一座让人仰视的高山上挖空心思,奔波劳累。

我说这些的动机在于希望我们能够在培植“教育家”的同时,能够更多的关注那些温饱不保,身处恶劣工作环境,甚至连体制的教师身份都没有的老师们,给他们一些实际的、亟需的基本的生活和工作的保障,让他们能够有尊严的活着,有尊严的从事他们喜欢的教育事业。

国力虽然在一天天强盛,但多少年过去了,那些乡村学校的教室里依然昏暗、潮湿,学生们住的都是简陋的屋子,有时还不得不在危房中苦苦支撑。那些孩子也是祖国的花朵,为什么他们只是在那里挣扎在失学和上学的线上?为什么非要年轻教师挑起水桶踏着清晨的石板卖豆腐给孩子们买书、买作业本?不错,他们是最美的老师,但承受的这些苦难有多大意义,又埋没了多少青春和人才呢?

联想到最近流传于网上 “孩子扛着课桌上学校” 的新闻,有人算了一笔账,三千多名孩子,所耗用的课桌椅费用不过几十万,而一个在不断造新楼的县城竟哪不出这比钱来?能不让人反思那些“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为了一切孩子”的口号只是用来搪塞悠悠之口的吗?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推出了“最美乡村教师”、“最美女教师”吗?

是的,很多乡村教师或在贫苦的山村,或在遥远的寨子,几十年的清贫岁月,多数是一个人的坚守。而这些教师中有人靠着自己的奋斗和打磨终于走出了一片天地,并慢慢的成为各自专业中的佼佼者和代言人,应该说,他们都是教师群体中“行伍出身”的人,懂实际,有操守,晓规律,明厉害,以一己之身而力挽狂澜,最终成为一个地区无数求学者眼中的“燃灯者”,称他们为“最美”,确实不过分。

“最美女教师” 在她勇救学生遭遇意外之前,已经在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执教五年多的她,一直都没有拿到正式教师编制,也没有医保,每月的薪水仅为一千元。因为这一壮举,她也已经副处了。我们有没有去想想如果没有她自己瞬间的壮举,她今天的命运又会怎样呢?对她个人而言,这个“最美女教师” 的光环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看看这些“最美乡村教师”的背后,是一群人辛酸的成长史、教育史和奋斗史,真正能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最美”有几个?是不是我们就想用“最美”二字让那些还没有成为“最美”的,没有正式身份的老师们一直那样坚守下去呢?

据说,可能一个科级干部车贴的钱就超过一位乡村教师所得的薪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几乎文盲的张作霖中都知道“宁可少养五万陆军,也要办起东北大学!”

我们希望各级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能站在理性的高度,结合国情民情和学情,重新做些思考。在重奖“名师”、“模范”的时候,多考虑一下乡村教育的窘境和困顿,多想想如何让那些没有正式身份,生活拮据,工作环境恶劣的老师们今早地走出困境,让我们不再为一个人坚守一所小学而感动,为一位妈妈承担无数妈妈的责任而落泪。

中国人一方面宣称自己只相信“唯物主义”,另一方面又深谙“精神胜利法”,对精神和物质的实际态度是:谁好用用谁!而在物欲社会的种种迷乱和诱惑中,贪图私利和好大喜功的权柄者,善将教育等问题与“贡献”“恪守”“坚持”等道德绑架划等号,并从中游戏之,这其实不得不说是所有教师的最大悲哀。

古语云“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有时候对“最美”教师的马太效应未必是件好事;不断的树立典型,引人膜拜,大肆推广,恐怕更多的会助长当权者和既得利益者的奢靡,给教育带来更多的负作用。

如果我们真的关心教育,尊重老师。我们就应该在教育问题上多一些理性思考,努力从最需要做的,是从最困难的地方点滴做起。——也就是说,我们的政府、社会、企业要有雪中送炭的意识和精神,将合适的力量在合适的时候送到合适的孩子和教师手中,先解决“温饱”而后共同奔赴“小康”才是治本之道。

声明一下,我也有“特级”的帽子,这也是写给我自己的文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