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营养餐一定会上孩子们营养起来吗?

Leave a comment

政府下了巨大的决心,成立了“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和部署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建立“全国学生营养办”,负责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的日常工作。并且强调“营养改善计划实施主体为地方各级政府”。看起来很到位了,但是却忽视了一个基本问题:营养餐的标准在哪里,没有标准的营养餐,怎么保证营养?原来的《义务教育法》本来对就读有困难的给予经济补贴,新版《义务教育法》里面却没有了。现在提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补贴不见了,“计划”出现了,这件事情就很好玩了。没有经济保障的营养餐,恐怕只能是纸面上的了。也许我这个担忧是多余的,既然提出了营养餐,政府怎么可能不考虑经济保障呢。但是各地的经济情况是不一样的,同样是贫困地区,贫困的情况恐怕也不尽一样吧?

按实施细则规定“县级政府是学生营养改善工作的行动主体和责任主体,负责营养改善计划的具体实施。包括制订实施方案和膳食营养指南或食谱,确定供餐模式和供餐内容,建设、改造学校食堂(伙房),制定工作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对食品安全和资金安全负总责,主要负责人负直接责任。责成有关食品安全监管部门,组织开展食品安全事故应急预案制定及演练和学校食品安全事故调查”。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实施起来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比如许多地方的学校小卖部就是以县为单位统一招标的,这一统一招标,许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长官意志,官商勾结也就在所难免了。再比如一些地区学校食堂原料统一派送,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尽人皆知的。谁来监管,怎么监管,恐怕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细则规定“学校负责具体组织实施,实行校长负责制。重点做好食堂管理,保证校园食品安全,组织和管理学生就餐。开展对学生及家长的营养与食品安全知识宣传教育。建立由学生代表、家长代表、教师代表等组成的膳食委员会,充分发挥其在确定供餐模式、供餐单位、配餐食谱和日常监督管理等方面的作用。”同事要求“实行学校负责人陪餐制度。学校负责人应轮流陪餐(餐费自理),做好陪餐记录,及时发现和解决营养供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总结和推广好的经验和做法”。这两条规定就比较好玩了,校长一方面是营养餐实施的负责人,又成了营养餐质量的监督人了。运动员同时又成了裁判员,而且是文件的形式规定下来的,合法化了。这一来就将校长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了,学校和校长就有可能成为家长社会对学校营养餐实施过程中所有问题的指责对象。

退一步说,即这样的制度切实可行,也会带来新的问题。比如,这种创意十足而极具眼球效应的“校长陪餐”,可能变得形式大于内容而失去意义,甚至于产生负面影响。有人会借机造势,大作宣传,树“亲民”形象,争“典型”,创“先进”,变陪餐为作秀。这样一来,原本完好的政策或将蜕变成一浪高过一浪的“面子工程”,学生不但难以从中真正受益,而且还需“配合表演”,歪曲事实,夸大功绩,成为权力禁锢下的附庸而无言以告,与政策制定者的初衷,实在会相去甚远。

有网友看到这样一份一天两个鸡蛋的菜牌说:鸡蛋胆固醇很高,长期这样对孩子身体有损伤,这算哪门子营养早餐?这就向我们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由学校组织实施的营养餐究竟是不是符合营养餐“切实改善农村学生营养状况,提高农村学生健康水平”的初衷呢?学校食堂工作人员乃至学校校长对“营养餐”怎样才是名实相副的几乎一无所知的,常常误以为我们让孩子吃好了就有营养了,就能长身体了。其实不然啊,营养餐有营养餐的配伍标准,这标准又是要根据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年龄、不同性别的标准也是有区别的。这些知识在当下也是很缺失的,弄不好就会好心做坏事的。

还有调查显示,不少“营养餐”通常是上午八九点钟做好的,学生十一点半才午休,盒饭送来时里面的饭菜已被热气形成的水珠打湿了,特别是油炸食品,送来时已经软塌塌的了,不仅凉了,味道也变了,这样的营养餐还有什么营养可言呢?

于是有有识之士呼吁制定中小学《学校午餐法》,全国政协委员何伟“营养全面均衡的午餐对中小学生的成长发育十分重要,但目前我国在中小学生营养午餐的标准、监管、扶持等方面尚无法可依。尽快出台《学校午餐法》以保障青少年学生午餐质量刻不容缓。”因为“目前学生营养餐主要存在缺乏法律规范、缺少政府扶持、午餐质量不能保证、全民营养意识不足四大问题”。“营养餐生产企业除生产成本外,还需要承担教育、工商、环保等部门的额外行政管理费用;一些学校虽有食堂,但因受物价、人工费等因素影响,学校难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必然会导致学生营养餐出现食品卫生问题、营养搭配问题。资金有限必然会使营养餐生产企业(学校食堂)在食材进货渠道、饭菜加工流程、餐具清洗消毒、食品加工环境等方面降低标准;目前中国营养师十分稀缺,做学生营养午餐的营养师少之又少。做饭的师傅大多随意聘请,根本谈不上根据气候季节变化、学生年龄以及不同学习时段的学习负担(毕业班的学生压力大,对营养要求更高)等进行营养搭配。”在无法律保障情况下的学校营养餐,我想早晚也会出现有如集中办学的尴尬境地。

在没有法律保障下的营养餐,只凭一只只眼(监督)、一张张嘴(建议、商约)和一双双手(实践、改造)共同协作来完成。如何确保资金的专项专用,如何让权力的运行公开、公正、公平,如何在采购、加工、分配、仓储等环节中不出纰漏,对学校,对校长,包括对政府来说无疑是一个难题。

如何监管?当下的情形靠校长和学校行政恐怕远远不行。更多的恐怕还是要依靠社会,依靠家长。就学校而言,要尽最大可能让家长参与其间,了解他们对所见所闻的想法,由于关乎自己孩子的切身利益,相信他们对实践的改造应是最彻底和最有发言权的。当然,还要发动学生来评说,万不能因为给他们吃了,就堵住了他们的嘴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