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哲学要你独立思考

Leave a comment

哲学要你面对世界和人生的整体,去想根本问题,而根本问题是没有终极答案的,至少是没有标准答案的,这就有了哲学的第三个特点,就是要你去独立思考。世界观,人生观,我强调一个“观”字,“观”是动词,不要把它固定成名词,你要自己去看世界、看人生,这就是独立思考。哲学只向你提问,不给你答案,它把你引到那些最高问题之中,它就尽了它的责任。如果你真正去想这些最高问题了,你对它们的思考保持在敏锐和认真的状态,你就真正进入了哲学。所以,如果有一种哲学宣称要给你一个标准答案,因此你就不必自己去思考了,你就应该怀疑它是不是哲学了。

我这么说当然是有所指的。我认为我们的哲学教学是有很大毛病的,往往就是给你一些教条,给你标准答案,你就接受吧,相信吧,不要思考。当年我是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学的哲学,回过头来看,在课堂上真没有学到什么哲学,对什么是哲学形不成一个基本的概念。当时我们的一本主要的教科书是艾思奇编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本书是大学里哲学公共课的基本教材,也是我们哲学系的专业基础课的教材,这个东西我们要学两年。其实它的框架基本上来自斯大林,斯大林的《联共(布)党史》中有一节,标题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辩证唯物主义这部分是怎么谈的呢?基本上是这样一个路子:什么是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物质第一性还是精神是第一性,主张物质第一性的是唯物主义,主张精神第一性的是唯心主义,这是一条分界线。还有一条分界线,世界是运动变化的还是静止不变的,主张运动变化的是辩证法,主张静止不变的是形而上学。这里我顺便说一下,“形而上学”这个词,我们的用法是有问题的。亚里士多德的一本主要著作,后人把它命名为metaphysics,意思是探究有形世界背后的无形世界,汉译是根据《易传》里的一句话:“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译为“形而上学”,应该说是传神的佳译。就原义来说,哲学就应该是形而上学,是对看不见的“道”的探究。把它转义为静止地、孤立地看事物的思想方法,可能是从恩格斯开始的,大背景是康德之后对那个本来含义上的metaphysics的质疑。我的看法是,质疑归质疑,不应该歪曲本来的含义,把它变成了一个贬义词。上面说了两条分界线,然后我们的哲学教科书就用这两条分界线去给历史上的哲学家排队,唯物主义者是好人,唯心主义者是坏蛋,有的唯物主义者是形而上学地看问题的,比如费尔巴哈,是有缺点的好人,有的唯心主义者是辩证法的,比如说黑格尔,是有一技之长的坏蛋,可以为我所用,最后发展到辩证唯物主义就是完人,一点缺点都没有。

大家可以想一想,学了这么一套东西以后,你知道哲学是什么了吗?事实上你对哲学还是一点概念也没有。哲学就是爱智慧,它让你爱智慧了吗?爱智慧就是不甘心糊里糊涂地活着,要自己把人生的根本道理想明白,而这样的哲学教学本身没有丝毫思想含量,怎么可能刺激你去思考呢,它起的作用是让你在还不知道哲学是什么的时候就讨厌哲学了。有很多人说哲学抽象、枯燥、不可爱,说自己讨厌哲学,我说错了,你讨厌的东西根本不是哲学,你还不知道哲学是什么呢。

要知道哲学是什么,你一定不要看教科书,看我们那些教科书是绝对入不了门的,应该直接去看哲学家的原著。这是我的切身体会,我对哲学真正有一点概念,完全是靠自己去读那些大师的作品,从古希腊开始,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到后来的康德、尼采等等,包括马克思,也一定要读他的原著。我们现在讲马克思,一是与原著割裂,二是与欧洲文化传统割裂,就完全走样了。这么多哲学家,读谁的著作?我建议你先找一本好的简明哲学史来看,对主要的哲学家及其基本观点有一个了解,然后再选择若干个引起了你的兴趣的哲学家,去看他们的原著。把一本好的哲学史当作向导,在它的引领下去找你心仪的大师,我觉得这是学哲学的一个捷径。看大哲学家的书,重点是看他们在思考什么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是什么。你会发现,那些伟大的头脑所思考的基本问题是共同的,也就那么几个问题,但是每个人思考的角度有所不同。这些问题实际上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你也许已经想过,也许是在读他们的书时被唤醒的。我要一再强调,重要的是问题,只有你自己真正去想这些问题了,你和哲学才是有了关系,才是进入了哲学。读书的作用是推动你深入地想,你不要接受任何一个哲学家的结论,你要自己去寻找答案,如果找不到,就宁肯没有答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