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乔木:中国互联网——讯息还是按摩?

Leave a comment

互联网长城的存在,对网民来说不是好事,但对中国的网络公司来说,却是福音。没有了外部竞争,在世界上最大的用户市场,尽管没有太多原创的内容和产品,靠着转载、网游、娱乐和网购,中国互联网一片繁荣。

但背后的政治呢?不让上网,会不会上街呢?人总要表达交流,媒体不只是按摩的“马杀鸡”(massage),还是舆论的解压阀,没有它,社会的高压锅更容易爆炸。

中国互联网:讯息还是按摩? - 乔木 - 乔木-入木三分

 中国互联网长城的存在,对网民来说不是好事,但对中国的网络公司来说,却是福音。没有了来自外部的竞争,在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用户市场,中国类似推特的微博、类似Facebook的人人、类似Google的百度、类似YouTube的各家视频网站,全都发展的很好,大获其利。

最大的门户网站腾讯公司,即著名的拥有QQ、微信的公司,刚刚公布的今年第三季度的收入就达2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4%。最大的收入来自网络游戏和广告增长。此前的今年9月份,它刚刚用4.5亿美元入股另一家门户网站搜狐的搜索业务。

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虽然超速发展,但不仅受到工信部、工商局的管理,还有宣传、文化、甚至公安和国安部门的制约。刚刚闭幕的18届三中全会,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它其中的一个职能就是整合以上的部门,加强对互联网和信息安全的控制,保证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

相比在市场中竞争成长的网络媒体,中国传统的印刷和广电媒体,以及国有的新华网、中国网、人民网等,才被官方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媒体。它们有记者证和采访权,可以原创、采访。而影响更大的门户网站却没有相应的权利,一般只能转载新闻。

但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和市场实在是太多太大了,尽管没有太多原创的内容和产品,靠着转载、网游和娱乐,几大门户网站都风风火火地发展起来了。除此之外,由于有太多的年轻人热衷廉价方便的网购,类似eBay的淘宝也一片繁荣。

加拿大的传播学者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曾经说:“媒介是讯息”(Medium is message),但显然中国政府不希望互联网传递对其不利的讯息。而网络公司为了生存和盈利,也主动妥协,接受审查,不断删除对社会稳定不利的讯息,销掉表达不满的社交媒体账号。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控制者马云先生,甚至多次表示,他的公司随时可以国有化。

中国的互联网更像是麦克·卢汉的另一个论断:“媒介是按摩”(Medium is massage),一片繁荣的更多只是“娱乐至死”的娱乐、游戏、网购。

但并不是所有的网民,在所有的时间都喜欢“按摩”(massage),仍然有人需要“讯息”(messgae)。

近年来,国际上有社交媒体推动的要求民主化的阿拉伯之春,在中国有不断增强的对腐败的愤怒不满,对政治改革的强烈呼吁,对社会问题的激烈讨论。中国政府更愿意互联网发挥所谓的“正能量”,为其所用,而不是有复杂的声音,形成不利于政局稳定的舆论氛围,甚至引发事端,特别是在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准备深化改革的时候。

于是今年以来,中国加强了对互联网的控制,清理微博上制造事端的大V,施压粉丝众多、呼风唤雨的网络意见领袖。但社交媒体的影响仍然与日俱增,而且不断有像微信一样的基于手机移动上网的新媒体形态,在发挥作用,难以管控。

因为移动通讯、互联网络已经深深地进入了我们的工作生活,须臾不可分离。2006年的时候,中国就开始推行手机sim卡实名制度。好几年过去了,尽管新开户的合约后付费用户需要实名登记,但大街小巷仍然可以随便买到预付费、不用注册登记的sim卡。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装了这些sim卡,都可以上网。从公安或移动通信管理部门来说,希望都能实名登记,但用户要么不愿意,要么嫌麻烦。而供应商、销售商为了方便顾客购买,总有应对的办法。

互联网也是。尽管管控从来没有停歇,但用户不认为虚拟世界是个多么严肃的领域,希望能表达各种言论,获取想要的信息。而商业互联网公司,虽不愿意惹政治的麻烦,也不愿冒经营的风险,但过分的管控,显然会带来用户的流失和活跃度的下降,并最终影响到广告和利润的损失。所以网络公司其实是有一种矛盾的心态,在政治和商业市场间找平衡。看看那么多的大V,哪一个背后没有网络公司的推手呢?

移动通讯、互联网络早已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附着太多的利益、税收、就业、民意、改革开放和国际合作。当然,网络作为媒体,仍然具有政治属性,属于上层建筑的一部分,要反映居统治地位的政治观念和意识形态。中国的高层领导也多次表示要占领网络这个舆论阵地。

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了严重的打砸抢事件后,为了避免事态的恶化,阻止国内外不法分子的联系,新疆暂停了民用互联网服务和手机短信业务。现在,面对全国、全球网络影响的上升,有人预测,如果事关政局和社会稳定,在形势危急的时候和地方,会不会再次出现像新疆那样的断网?或者切断社交媒体的使用,就像穆巴拉克曾经在埃及做的一样?

问题是那么多的网民,特别是习惯了网上联系、娱乐、购物的年轻一代,不让上网,只有上街。埃及的断网并没有阻止穆巴拉克政权的覆亡。人总要表达交流,媒体不只是按摩的“马杀鸡”(massage),还是舆论的解压阀,没有它,社会的高压锅更容易爆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