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人物档案:张謇的教育强国梦

1 Comment

衣食之源,父教育而母实业

甲午战争之后,面对国势日蹙、民不聊生的中国,张謇毅然弃官从商。怀揣着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的理想,这位站在科举终点上的迟到状元,在自己的家乡——南通,开启了现代民生教育的辉煌之旅。

张謇敏锐地洞悉到,惟是国所与立,以民为天。民之生存,天于衣食。衣食之源,父教育而母实业。他把实业与教育两者的关系比喻为一个家庭的父母双亲,相互补充,相辅相成,至亲至密,缺一不可。以实业辅助教育,以教育改良实业——基于这一认识,张謇身体力行,在南通兴办实业,辟垦牧,兴水利,筑交通,开医院,一生创办了二十多个企业,可谓座拥通城,富甲一方。然而,财富的追求并不是目的,他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兴办学校上。

在那个新学刚刚兴起的年代,更多的人提倡办大学,而张謇却认为:立学校须从小学始,尤须先从师范始。他把整个教育事业比作一条源远流长的江河,师范启其塞,小学导其源,中学正其流,专门别其派,大学会其归。他的办学程序是:先师范,后小学,再专门,然后逐步升级,直到大专和大学本科。于是,1902年,他创建了我国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而后,本着立之有本,行之有方,次第有序的思路,先后在南通这片不大的江海平原上创办了近四百所小学,三所高等学校。同时,还创办了诸如女子师范、中学和各类专门学校几十所,创办了盲哑师范传习所、女工传习所、贫民工场、流浪人栖流所、妓女济良所等诸多的社会教育机构。今天,当我们细数一些名校的名称时,总能与张謇产生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暨南大学……都有他创办或协办的身影。

回首中国近代史,张謇的名字与许多的第一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国第一所聋哑学校、第一所职业学校、第一座民办博物苑、第一座气象台、第一个图书馆……张謇所办的实业与社会事业几乎无一例外地围绕着教育,他使所有的非教育部门都承担起了教育职能,把传统的为少数人服务的教育改造成了为多数人服务的教育。在《欢迎日本青年会来通参观演说》中,他讲道:致教育方面,全县初级小学校,已有三百余所。又从全般社会上着眼,为老幼残废、无告之民设计,育婴堂、养老院、残废院、平民工厂等相继观成。” 由此,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在现代民生教育上的不懈追求。

张謇的教育实践,纵贯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横贯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特殊教育、社会教育。所办学校之多,成效之卓著,影响之大,前所未有。更为重要的是,他的教育实践,改变了封建教育脱离实际、坐而论道的陋习,具备了近代教育实用性的特点。他用毕生的努力,建构起了南通地区层次和门类齐全,且趋于完整的大教育体系。美国教育哲学家杜威来南通考察后表示:南通是教育的源泉,吾尤望其成为世界教育之中心也。

学术不可不精,而道德尤不可不讲

在清末民初这个特定的时期,学习日本与德国教育的世气很盛。张謇不赞同照搬国外的教育教学方式,而是提倡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制定出切实可行的目标。要让学生全面发展,做德艺兼备的社会人才。

在张謇眼中,道德教育是最重要的。学术不可不精,而道德尤不可不讲,首重道德,次则学术。为了加强学生的道德教育,他在所办的学校里安排了伦理课,以中华民族优秀的道德传统来教育和陶冶青年学生,让他们加强自身的修养。有这样一则故事:张謇每到通州师范视察,必定查看厕所。他认为国人缺少良好的卫生习惯,尤其是公德行为。而这,恰恰是文明的标志。因此,在学生公德的养成上,他强调教道以严。张謇首重道德的思想从他创办的诸多学校的校训中可见一斑。如南通大学农科的勤苦俭朴、盲哑学校的勤俭、南通中学的诚恒、南通师范的坚苦自立,忠实不欺等。就连他给儿子书房里的对联中,都题有白饭道德黄金时间的字样。可见,张謇对道德为首的推崇。

在张謇的眼里,同样重要的是教育实践。如果仅仅将实践看作是教学的一个环节或者教学的一种手段,那是不合张謇本意的。张謇认为,实践具有人格锻炼、意趣培养、性情陶冶、习惯养成、道德训育的特别意义。在实践室内,当锻炼一种耐烦劳之习惯。如果没有在实践中养成必需的职业素质及其德行,就不能更进社会,成为优秀的职业人。行之不力,终由知之不真,他要求学生负责任,知实践,务合群,增阅历,练能力。在这种教育思想的指导之下,他注重学生各种技能的训练和提高。为此,他在自己的企业中设立了手工操作室,不惜重金来购买设备,开办实验室和实习工场,为学生的实践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在举办农校过程中,建起了各种实验场,要求学生亲自调查研究,并且把所取得的科研成果推广到生产生活中。在师范教育中,他从师范教育的特点出发,为师范生提供实验基地。寻常师范中,亦必立一小学校,为师范生实践教授之地。张謇要求师范生在最后一学期,必须到附属小学实习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张謇提倡塑造国民健康体魄,强调学生要具有武备精神“(体育),即培养学生有健康体魄、尚武精神,将来能承担起捍卫国家的重任。他要求在男女各校中,体育应与其他学科并重,提倡开展各种球艺和武术比赛。为此,他出资兴建了体育场,举办运动会,这在我国近代史上亦属罕见。

如果说张謇重视德育是受传统儒家道德思想的影响,那么注重实践教育与体育健康的思想则与今天的教育如出一辙。我们不得不叹服,早在百年前的张謇已经用高瞻的目光洞悉了现代教育的真谛。

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不与草木同朽

史料上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1910年的初春,张謇从崇明岛的工厂坐船到启东,上岸后坐马车前往自己的垦牧公司。连日阴雨,道路泥泞,颠簸难行。车上的张謇心想,如果小学生在这样的天气上学,必定比自己艰难百倍,自己先前设定的25方里建一所学校的计划,对于学生而言,是多有不便的。于是,他回来后,再次调整教育规划,16方里建一所小学,后来又进一步调整,拟九方里建一所小学。

这个故事与张謇办学兴实业的诸多壮举相比,细如尘嚣,但透露出的教育情怀却细腻而温厚。这样的教育情怀不仅表现在他力邀国学大师王国维、古文专家朱东润和史学家罗振玉等名师来师范任教上课,还表现在他变卖实业,甚至卖字筹款,倾其所有支撑学校运转上。张謇的孙子张绪武先生回忆其祖父在师范办学时,讲了这样一段故事:临近开学了,老人总会亲自掌着油灯,去查看每一间教室的门牌,并亲手将其钉牢。说到这里,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位手执灯烛的老人,努力地以萤烛之光给周围以光亮。对于一个诺大的中国而言,这样的光亮弥足珍贵。

然而,张謇终究不是孤独的。他的行为开启了中国近代教育风气之先,给中国社会转型过渡期以脊梁般的支撑。他倡导师范教育,推广义务教育,重视女子教育和儿童教育,关注武备教育等,无不站在时代的前列,引领潮流。百年后的今天,张謇所留的有用事业已经与草木同生,蔚为大观。张謇倾个人之力,用行动把现代民生教育落实到最为细处,展现了一位教育实践家的独特魅力与社会力量。



One Response to “搜狐人物档案:张謇的教育强国梦”

  1. 滨海阿冬

    拜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