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生命是用来打发的吗?

Leave a comment

常常听到人们说:打发时间,打发生命。生命只有短短的几十年,稍纵即逝,难道还有余暇需要去“打发”吗?

当人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和生命已经需要“打发”的时候,至少说明他的生命之摆已经在痛苦和无聊的两端之间摆到了无聊的一边:他已经觉得百无聊赖,需要打发时间了嘛。

完全没有事情可做的、没有冲动做任何事的、也没有在做任何事的人是可怜的。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一个非生命化的过程。具体说来,他的生命已经经过像一棵草木或一只小动物的非自觉的懵懵懂懂的存在,逐渐演变成一块木头或一块石头那样的非生命的存在。恬静固然恬静矣,其中却渐渐渗入了一种死的气息,着实令人惊心动魄。

虽然去做任何事也许均无意义,虽然任何事都不做也可以生存,虽然没有欲望和冲动去做任何事的生活也不能说就不是生活,但是,这种生活是多么无聊啊。它和死有一点点区别,但是区别实在不多。

无论如何都要避免陷入这样的境地。我看到有身体较好的人去参加铁人三项赛事,游泳,跑步,骑车,全程50多公里,见到一位最差的选手,从起跑线到终点线,他用了8个小时,威海赛区那天的交通管制因为他而延长了几个小时。可是我佩服他的执着,他为自己的生存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来做;我看到有些脑子尚未糊涂的老人在麻将桌边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真是老当益壮,他们也总算是为自己的生存找了件有趣的事情来做。

我庆幸自己找了一件比一般人更有趣的事情来做,那就是写作:写随笔,写杂文,写小说,写诗,写格言。我的风格是直抒胸臆,内心独白。诗写不出来就去写随笔;小说写烦了就去写杂文。这就是我的巴塔耶意义(他说,写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行动)上的存在。

什么也不做的生活不能说不是生活,但不是存在。只有时时刻刻意识到自身存在的生活才是存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