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颖民:中国基础教育的困境与反思

Leave a comment

吴颖民(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南师范大学原副校长、附属中学校长,教授、博导,全国著名中学校长,华南师大基础教育研究与培训学院院长):

各位好!感谢大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作为一名既在大学工作又在中学工作的老师,能够参与这样高规格的论坛,我想更多地从中学的角度谈一些大家关注的问题。

刚才朱教授特别谈到了培养目标的问题,昨天杨教授特别谈到改革要渐进的问题,我都非常欣赏。我觉得,我们既要有前瞻性,思考中国的未来,我们的教育如何变革这样一个宏大的话题。同时,我们又要关注实际的问题,因为我做了30年的中学校长,在基层我有很多的体验,我想中国的教育改革一定要从可以操作的地方做起,实实在在地做一点一滴的改革。

当前一个大家很关注的问题是关于提高教育质量的问题。一方面大家对教育质量非常不满意,另一方面现在中小学生的负担又很重,你说该如何去提高质量呢?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既要提高质量,让人民满意、政府满意、家长满意、学生满意,但另一方面又不能让这种学生负担过重的现象持续继续下去。怎么办?根据我这段时间从中学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后所做的一些反思,我认为,负担过重,质量不高,与我们对培养目标的设定以及课程设置和评价的方法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首先。我们确定的培养目标都是比较笼统的、大而全的东西。正如刚才朱教授讲的,我们讲全面发展,可是全面发展没有一个具体的素养方面的要求,我想,全面发展最终落实到的是人的各种素养。哪些是核心素养?哪些是一般素养?是否需要集众美于一身?比如我们讲全面素养,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具备人类全部优秀品质和素养?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对于具体人来说,不可能具备那么多素养,有些素养是核心素养,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具备;有些素养是非核心素养,可以因人而异。现在我们是把一个完人的标准来当作我们的培养目标。

由于把一个完人、一个方方面面都是非常完美的人作为我们的培养目标,所以我们的课程设置非常多。现在尽管是课程改革之后,小学、初中、高中,现在总体而言学生的课程压力还是比较大。如果说,我们华南师大附中的学生都有压力的话,就不用说一般学校的学生压力有多大了;已经是选了又选非常优秀的学生,他们况且都觉得学业压力很大的话,我想其他学校学生怎么能够达到课程目标呢?他只能加班加点,或者选择一部分要考试的学,没有考试的不学。

确立一个完美的目标、完人的目标,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必要的.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培养目标从天上回到地上。就是刚才杨教授讲的,是一个合格公民,合格公民具体应该是一个什么样,我想有一些共同的东西叫做核心素养,然后还有大量的不同的东西就是个性特长。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些共同的核心素养,都有一些基本的能力、基本的习惯,然后都有一些自己的个性特长,我想应该建立起这样一个培养目标。如果我们把一个完人、一个集众美于一身的人的标准放在一个中小学生身上,我想这样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们这些年提的目标很高,社会主义建设者、接班人,要求全面发展,但是我们刚刚过去的”黄金周”,央视的一个节目就令人觉得非常地纠结。一大批有爱国情怀的人去天安门参加升旗仪式,升旗仪式结束之后满地垃圾。什么问题?他们有爱国情怀,我想他们也很希望国家富强,我想这些人很多也应受到很好的教育,但这些基本的文明习惯为什么没有?可见我们的目标是有问题的,我们的目标更多是知识方面、认知方面的目标,而缺少应有的习惯的目标、能力的目标,做人基本素养这些东西。

我认为,我们在基础教育里边应该强调一个”核心素养”的概念.我们培养人,做一个合格公民有全面的素质要求,但是哪些是最基本的东西,应该有一个核心素养的要求,然后还有其他方面的要求。这个核心素养对基础教育来说它必须奠定核心基础,我们讲基础教育,要奠定基础,要夯实基础,要打好基础,那么这个基础是什么?我想这个基础不能只有知识,这个基础还应该包括大量的各种各样的能力和各种各样的习惯的要求,这才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基础。现在我们把基础都理解为知识基础,所以只有考试来评价,而纸笔考试都是评价认知方面、知识方面的一些基础。

要夯实这个核心基础必须有一系列的核心课程。我非常赞成现在有些地方把英语从整个考试分数比重占得非常高的科目当中拿出来,它不应该成为我们整个基础教育的核心课程,我想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国家把一门外语放到和母语一样高的地位,在整个人才选拔和升学当中它占如此大的比重,我认为是不合适的。而且从实践来看,中小学生大量的时间在学外语,而且学了外语之后走进工作岗位,大量的人不用外语。应不应该让外语成为一门核心学科?我觉得是完全可以从这个方向去思考。所以,应该把核心学科\核心课程筛选出来,然后把功夫用在核心课程上,把时间腾出来让学生发展个性。现在都是规定课程,都最重要,实际上完成这些规定动作学生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发展个性特长了,只能被动地去对付考试.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既没有很好的沟通能力,也没有比较开阔的一些眼界,又缺乏一定的生活体验,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弱。

跟这个核心课程相关的就是评价,评价里面要有一些核心要素,分清主次,不能什么东西都重要。

我们在整个人才选拔体系当中,如何把一些核心的要素和一些非核心的要素科学组合,给基础教育学校一个正确导向,是推进素质教育要解决的重大课题.现在的考试科目过多,高考招生以总分取人,而且大学没有多少自主权,我觉得是很可悲的。要改变现在这种应试教育大一统的东西,一定要不断地放开,增加中小学的办学自主权,增加大学的招生自主权。大学自主权增加了,评价就多元了,评价多元就一定导致培养模式多样,这应该成为我们下一步推动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个路子。

今天利用这么一个机会谈这个话题,希望我们的专家学者们能够很好地去研究这样一个问题,我相信如果我们把核心素养、核心基础、核心课程、核心要求这些问题能够把它很好地提炼出来,我相信对基础教育的改革和质量提高会很有帮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