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能立:对朱永新先生阅读观批评之一

2 Comments

1、朱永新先生简介

朱永新,男,1958年8月生,江苏大丰人,1988年4月参加民进,1976年5月参加工作,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新教育改革发起人。现任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1]

2、我批评朱永新先生阅读观的动机

虽然,朱永新老师是庙堂之人,我是草根老师,但是,我们还是有共同的地方:

(1)、都是大学老师;

(2)、对应试教育高度地不满;

(3)、对中国教育的热爱。

那为什么我要批评朱永新先生阅读观和教育观的呢?其原因有:

(1)、朱老师是新教育发起人,也是事实上的新教育精神领袖;

(2)、新教育经过朱先生及其追随者十多年的努力,目前已经在中国曾燎原之势。根据中国教育报记者赵雪力、董映雪2010年十月所作的“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有关报道,当时新教育的情况是“全国现在有分布在24个省市自治区的28个实验区,852所实验学校、100多万教师和学生参与了这项教育实验”[2]。2012年朱永新先生教育著作之一《我的阅读观》介绍,“在迄今为止近十年的时间里,遍及全国二十几个省区,进入1141所学校”[3]。从这两篇文章来看,不到两年时间,新参与新教育实验的学校增加了289所。换句话说,朱先生及其追随者鼓吹的新教育有进一步蔓延之势。

(3)、据笔者对朱老师新教育在线上有关博文的学习、与参与新教育实验老师的交流、在新教育在线QQ群与新教育核心老师干国祥和魏智渊之间的对话等方面来看,笔者对朱老师鼓吹的阅读观有了一个本质上的认识:“休闲式阅读”或者称为无(数学及科学)真理品性的阅读。换句话说,朱老师鼓吹的阅读观就是追求一种情感上的愉悦的阅读观:我阅读,我快乐;朱老师鼓吹的新教育是一种不以追求真理(真知)为目的的教育。朱永新先生在其著作《我的阅读观》中,中国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分文学、科学、人文,有30种和70种两个版本。30种这个版本中,科学书籍7本,文学书籍17本,人文书籍6本;70种这个版本中,科学书籍14本,文学书籍41本,人文书籍15本。在30种版本里面,科学书籍数量只占文学书籍的二分之一,70种这个版本中科学书籍数量只占文学书籍的三分之一。这种偏向文科方向的书目带来的教育后果就是学生严重偏科,这一点已经从有关新教育榜样老师的孩子身上得到一定程度验证。以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先生的教育观“民主、科学、艺术”为标准判断,朱老师提倡的新教育致命的缺陷是缺乏“民主和科学”。“民主和科学”恰恰是五四先贤经过痛苦思考,以中国先人被动挨打的惨痛教训换来的真知,在朱老师的新教育里面荡然无存。以朱老师对孔子及其儒家教育的推崇,新教育核心老师干国祥自称儒家弟子,以及新教育价值理念来看,朱老师鼓吹的新教育的本质其实仍然是儒家教育杜威先生曾经这样说过“我认为除了死板和呆滞、形式主义和千篇一律之外,威胁我们教育最有害的东西莫过于感情主义。”[4]。朱永新先生书中有一篇文章“余秋雨先生为何看轻阅读”,文章最后一句话是“最后,我们想对余秋雨先生认真地说一句:请不要误导中国人!”[5]。仔细推敲朱老师倡导的阅读观和新教育,其实,就是在鼓吹一种“感情主义”式教育。基于这些理由,我借用朱永新先生对余秋雨先生说过的话,对朱永新先生说:“我想对朱永新先生认真地说一句:请不要误导中国人!”。

(4)、任何人只有不触犯人类文明底线,都有坚持自己教育信仰的自由,其他人无权干涉。但是,任何人只要把自己的教育理念视为中华民族应该秉承的教育理念,那么其他人都有批评其教育理念的权利和权力。这是因为一旦某人鼓吹的教育理念成为国家教育政策的话,将会极大地影响中华民族的发展,如果其教育理念是错误的,那么带来的后果是及其严重的。为了尽最大可能减少这种教育理念偏差带来教育实践的错误,来自社会的各种理性批评声音是非常必要。因为朱永新老师及其追随者,将其阅读观和新教育视为我们这个民族应该有的教育理念,因此,任何人都有批评朱永新及其追随者的权利和权力。此外,朱老师曾经对华中师范大学郭元祥教授对新教育的质疑,表达了“新教育需要这样的批评与思考”[6]

以上几点构成了我批评朱永新先生阅读观和新教育的动机。我将计划写一系列批评朱永新先生阅读观和新教育方面的文章,恳请朱永新老师和各位读者对笔者的观点进行批评指正

3、对朱永新先生阅读观批评之一

笔者先从批评朱永新老师阅读观开始,下面【原文】表示朱永新老师教育著作《我的阅读观》中有关文字,字母p后面的数字表示页码。【点评】表示笔者对朱永新先生有关阅读观和教育理念的质疑和批评。

【原文p1】:

我无数这样表达我对于阅读的意义和价值的基本观点: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

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

一个没有阅读的学校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

一个书香充盈的城市必然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我们在新教育实验过程中总结出了这样一个阅读理念:

共读共写共同生活。

【点评】:

朱老师的阅读观,在笔者看来是一种“休闲式阅读观”,也就是对知识真伪不进行鉴别的阅读观,是不追求真理的阅读观,只是图自己情感的快乐:我阅读、我快乐。“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这种表述是把“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等同于“他的阅读史”,活生生地把人类对大自然、人类社会及人类自身的实践活动剥离了。

“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这个民族的阅读水平”,这个是严重的误导。我们从历史典籍可以得知唐宋有一段盛世时期,李白、杜甫等人的诗歌和文学作品,说明那个年代唐宋阅读水平是很高的,不然不会产生这么多脍炙人口的诗歌及文学作品。我们可以认为在唐宋时期,我们民族的思想境界比其他民族思想境界高很多(古希腊例外),但是,我们不得不客观承认,即使鼎盛时期的唐宋,我们民族的思想境界也停留在感性这个层次,仍然没有迈入理性层次(注:这个理性层次是现代数学和科学思想决定的)。直截了当地讲,没有现代数学和科学作为人类前进的灯塔,人类的精神还会停留在“铁匠”所代表的精神高度上。(“铁匠”精神高度指的是缺乏现代数学和科学精神的高度,例如,铁匠的经验知道打造的铁器需要淬火,但是,要是询问铁匠师傅,为什么要淬火呢?铁匠师傅要么回答是我师傅这样教的,要么回答淬火后的铁器不易卷口。如果继续问:为什么淬火的铁器不易卷口呢?铁匠师傅只能沉默以待。)

【原文p1】:一、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

我们很少认真思考:每个人的精神是怎么成长起来的?个体精神成长的历程是怎样的?

人类的历史有很多的精神丰碑,要达到或者超越这些精神高峰,阅读和思考是唯一途径。只有通过阅读,通过与孔子、孟子等先贤达人的对话,才能达到他们那个时代的精神高度;只有通过阅读,通过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交流,才能达到他们那个时代的思想境界。

【点评】:

这里朱老师提及到精神丰碑,离开了人类对大自然奥秘的探索、观察、实证、提示曾经获得的认识,人类精神的丰碑高度就固定了。直白说:离开了现代数学和科学的引导,人类精神的丰碑高度就固定了。

朱老师是很相信孔子及儒家学说的,这可以从朱老师多篇博文得到证实,更重要的证据是朱永新老师2011年1月26日,曾经做客人民网表示:“孔子作为一个中华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作为中国文化的象征,塑像放在天安门广场,我觉得,是完全应该的。”[7]。这本书的首页就有所谓的儒家大师南怀瑾的题词:朱永新教育作品。南怀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不明就里的人他当国学大师看待,有思想分辨力的人,把南怀瑾看成国学骗子[8][9][10][11][12][13][14][15][16]。如果认同这些对南怀瑾先生的批评,虽然南怀瑾也是在不竭余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那么,我们也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南怀瑾先生其实是一个假冒的“国学大师”,南怀瑾这样的“国学大师”只能去欺骗那些附庸风雅的达官贵人。朱老师将南怀瑾的题词放到这么显著的位置,本身就说明了朱老师阅读的品位。

【原文p2】:

我推崇书籍阅读而不是网络阅读。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在书里。尽管我国目前的网络阅读人数已经超越纸质阅读人数。但我认为,人类最伟大的思想还在离线状态。网络上更容易吸引眼球的是信息、广告和娱乐的内容,人类的理解,特别是人类理性的洞察力,通过网络很难获得,智慧的内容在网络上更是凤毛麟角。对人类思想的进化而言,对个人思想的发展而言,从信息到知识到智慧,就像一个金字塔,它是精神与智力逐步升级发展的过程。唯有通过书籍阅读,我们每个人的智慧才能一步步地通往精神的“金字塔”之巅。将每个人的智慧汇总起来,才能体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高度。

【点评】:从朱老师对书籍阅读和网络阅读的比较来看,很难看出朱老师的学术素养。推崇书籍阅读而否定网络阅读,是完全没有理解人类发明网络是人类文明伟大进步的标志。书和网络不都是信息传播的载体么?只不过一个传播得慢,一个传播得飞快,特别是进入了网络web2.0时代,典型的应用就是微薄的兴起。现在说网络改变世界,网络改变中国,一点都夸张。不管朱老师及其追随者是否承认,网络改变世界和中国,是客观现实存在的,并且这种改变会越来越向纵深发展。没有网络阅读,我们会知道“躲猫猫”这类事情的吗?没有网络阅读,公权恐怕还要肆无忌惮。当然,站在朱老师的立场来说,可能他不需要了解这些,可能他有其它途径获知这些信息,但是对于底层老百姓来说,网络就是通向正义之路!没有网络阅读,老百姓面临的黑暗将会更黑!世界上依然存在少数国家的老百姓面临没有网络阅读的日子,他们悲惨的生活,生动地解释了没有网络阅读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从朱老师的这个阅读观点来看,他对于文字的演变及信息的传播了解的较少。Georges Jean著,曹锦清、马振聘译《文字与书写》一书中写道“大约2.2万年前,在法国南部的拉斯科(Lascaux)洞穴壁上,人类绘制了现今所知的第一批图画。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3只原始野牛、一只奇异的独角兽以及几只赤鹿、公牛、野马和几个鹿头。此后又过了1.7万年,才出现文字。这是人类最突出的成就。”[17]。米索不达米亚最早的书是泥板,最早的文字是象形文字,如图1所示:

1_2511637333图1    泥板及文字

上面这本“书”,是“出土于古苏美尔城乌兽克的泥版。年代约在公元前40世纪晚期。这是一块词汇课本,一行行排列有序,内容是一系列指称种种木制品的文字。它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文字实例之一”[18]

“根据研究,这种最早的“文字”只是一种辅助记忆的工具,由简化的线条构成,用以模拟所指的物体。例如用牛头的线条表示牛(见图2);在三角形内加一线表示女性阴部,意指女人(图3)。所有这些以线条构成的符号都是象形文字,每一个符号指称一个特定的物体。 把若干个象形文字组合起来,则可以表达一个意思,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的表意文字。例如,在表示女人的符号旁边,添加一个代表山的记号,表示在山那边俘获的女人,意指女奴(图4)。学者现已辨识出约1500个早期象形文字。”[19]

1_2511642082象形文字

Georges Jean先生还在这本著作中写道:“尽管形象文字朝着不断简化的方向发展,仍只有极少数人懂得使用。于是,在古巴比伦王朝,楔形文字书写者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这个时代居然有不识字的大臣和国王,楔形文字书写者实际权力比大臣和国王还大”[20]。用今天的眼光来看,Georges Jean先生描述的这些事实,是很难想象的。不过,如果理解了楔形文字书写及理解的难度,泥板书承载信息传播的艰难,Georges Jean先生所说的这些,就不难理解了。知道了这些历史史实之后,就会由衷感叹计算机和网络的发明,是人类理性智慧的杰作!

“关于汉字的起源,中国古代文献上有种种说法,如“结绳”、“八卦”、“图画”、“书契”等,古书上还普遍记载有黄帝史官仓颉造字的传说。现代学者认为,成系统的文字工具,不可能完全都由一个人创造出来,仓颉如果确有其人,应该是文字整理者或者是颁布者。最早刻划符号距今8000多年。”,如图5所示。[20]

1_2511653818图5  汉字

正是由于以前书是泥板书和甲骨文书,不论是西方文字还是东方文字,都因为象形文字难以书写和辨认,再加上泥板书和甲骨文书不易携带,导致信息传播极为艰难。古代形容一个人有学问,是用学富五车来形容。可是,进入了21世纪现代社会,仅就携带的书籍而言,现在一个指头大的U盘所能存储的书籍比古代100车书籍还要多的多,如果古人能穿越到现代,一定会瞠目结舌。正是由于种种导致信息传播困难的原因,是导致古代绝大多数人是文盲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使是西方的皇帝,历史上有段时间也是文盲的呢。朱老师认为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在书里,请问他及其追随者怎么不去读四库全书呢?我们祖宗的思想都在四库全书里面呢。其实,朱老师想表达的意思也许是“真知与伪知”的问题。笔者先表明一个观点,人类离开了现代数学和科学引导,人类积累下来的真知不会很多,即使有,也停留在“铁匠”这样的经验认知水平,绝不可能达到科学家认知水平。对于这个观点的论证,笔者暂且不表,以后会写文章来加以论证。笔者可以和朱永新老师及其追随者达成一个共识:世界上存在“伪知”。不过,朱老师及其追随者没有能够认识到:伪知不仅仅充斥于网络之中,一样充斥于书本之中,四库全书里面不是伪知的东西恐怕不多,不然,怎么没有见到多少学者和普通人去阅读四库全书的呢?

与朱老师否定网络阅读相反,笔者大力讴歌网络阅读!网络上固然存在不少“伪知”,但是,只要你有批判性思维和现代数学及科学精神,就不难鉴别什么是“真知”,什么是“伪知”。其实,网易公开课里面有美国哈佛、耶鲁、斯坦福等顶尖大学讲的各类公开课(http://open.163.com),其中就包括科学、现代人文方面的课程。科学暂且不说,这些现代人文方面的课程就包括现代哲学、心理学、爱、幸福等方面,问题恰恰在于:朱老师及其追随者,喜欢这些真知的吗?能理解这些真知的吗?正是由于网络,现代化文明传播得更快!恐惧网络,只有反现代化文明的人才会是这样;正是由于网络,传统的纸质媒体都慢慢退出其历史舞台;正是由于网络,老百姓享受到从未享受的话语权!

【原文p3】:人的相貌基于遗传无法改变,但是人的精神可以通过阅读而从容。而气象万千。

【点评】:从朱老师的博文知道朱老师养的是儿子,但是,怎么都会知道“女大十八变”这个生活经验的吧。朱老师的教育观不是很推崇经验的吗?怎么这么一个小小生活经验,像朱老师这样50多岁的人还不具备呢?朱老师的这个言论,恰恰就是教育家杜威观点“我认为除了死板和呆滞、形式主义和千篇一律之外,威胁我们教育最有害的东西莫过于感情主义。”的生动注解!朱老师这种“叙事方式”,其背后体现的是一种“静态哲学观”。

【原文p3】:通过阅读,我们不一定能延长我们生命的长度,但一定可以改变我们生命的宽带,增加我们生命的厚度。

【点评】:生命的长度,虽然朱老师没有下定义,但是,我们还能揣摩出是指人的年龄。但是,“生命的宽带”和“生命的厚度”是个什么东西,笔者百思不得其解。“生命的宽带”和“生命的厚度”也是典型的“感情主义”宣泄。

4、多余的话

特别申明,笔者与朱老师及其追随者并无个人恩怨及利益冲突,因此,笔者与朱老师关于教育之争,既不是名利之争,也不是个人恩怨之争,而是涉及到民族教育方向之争这个大是大非!亲爱的读者朋友,不论您是否赞同本文观点,如果您也反对目前这种对孩子进行精神和智力双重摧残的应试教育,如果您认为只有理性争鸣,才能找到我们民族及孩子成长的出路的话,请将本文尽最大可能在网络上传播,我们一起和朱老师及追随者见证理性智慧的网络阅读本源及力量。当然,笔者衷心期待朱老师及其追随者能认真看看本文,并提出反批评。唯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找到中国教育的出路。如果朱老师及其追随者能听见本文的批评意见,抛弃掉儒家教育理念,重新回到教育家杜威为全人类指出的教育方向“民主、科学、艺术”这条路上来,笔者可以向朱老师及其追随者因本文带来的负面影响负荆请罪!

参考文献::

1、http://baike.baidu.com/view/861298.htm

2、朱永新“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http://zyx.eduol.cn/archives/2010/1001917.html

3、朱永新、《我的阅读观》、“致读者”、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2月、p2

4、吕达等主编、《杜威教育文集》、“第四条  方法的性质”、人民教育出版社、2009年5月、p15

5、朱永新、《我的阅读观》、“余秋雨先生为何看轻阅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2月、p121

6、郭元祥致朱永新等——关于新教育的讨论  http://zxxjshpx.blog.163.com/blog/static/1231773892010412104829169/?followRecommend

7、朱永新:文化自觉 孔子像放在天安门广场完全应该 http://culture.people.com.cn/GB/87423/13831086.html

8、徐晋如:”不能用工具理性办教育——一个人文知识分子给朱清时的公开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47063f0100rr14.html

9、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太极拳与道功》、半路、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2/nanhuaijin2.txt

10、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男性的精液是七彩的、半路、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2/nanhuaijin.txt

11、 揭穿江湖骗子南怀瑾之《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半路、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2/nanhuaijin3.txt

12、 揭穿江湖妖人南怀瑾之《禅观正脉研究》—害人性命的佛教修炼方法、半路、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2/nanhuaijin4.txt

13、 『南怀瑾谈历史和人生』之前言、练性乾、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literature/essays/Nan-HJ/Nan-HJ0.txt

14、 让人哭笑不得的南怀瑾、张中行、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6/nanhuaijin.txt

15、 南怀瑾《历史的经验》中的几处文史疏误、孙勇进、http://xys6.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wenshi/nanhuaijin.txt

16、Georges Jean著,曹锦清、马振聘译《文字与书写》、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6月,p11。

17、 关于佛教打假的倡议,行动建议、quangeez、http://xys6.dxiong.com/xys/netters/others/comments/fojiao.txt

18、Georges Jean著,曹锦清、马振聘译《文字与书写》、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6月,p13

19、Georges Jean著,曹锦清、马振聘译《文字与书写》、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6月,p13

20、百度:汉字的起源 http://baike.baidu.com/view/33046.htm



2 Responses to “张能立:对朱永新先生阅读观批评之一”

  1. 一抹轻轻的风

    我不是新教育的粉丝,但是我喜欢新教育,我也在自己的班级尝试新教育,我可以肯定,新教育并没有削弱数学和科学;还有可以肯定的是,孩子们喜欢,并且阅读写作能力也有大幅的提升,精神面貌也不一样了。

  2. 一抹轻轻的风

    个人认为,作者的观点也是片面的。他根本不了解新教育,有些地方也只是断章取义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