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执著地坚守

Leave a comment

中国的教育制度一直走的是科举的路子,历史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中间断断续续有一些其它的干扰,但总的方向没有改观,因为中国的教育体制从来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依托的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它是为政治服务的,从来没有获得过独立的尊严和地位。如此说来,教育培养的人才就必须符合政治的要求,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和追求,必须把统治者的思想当作自己的思想,把统治者的目标当作自己的目标,在这种大一统的目标要求之下,中国教育史上,为统治者甘效犬马之劳的工具型人才比比皆是,而创造性人才凤毛麟角,从而使这个国家的文化创新力和文化竞争力一直比较低迷,尤其是近代以来的自大无知、闭关锁国、盲目排外加上专制高压,更使文化人心灰意冷,结果是,文化和文化人的受压制,使得社会没有了向上冲的力量,导致政治腐败,民不聊生,最后,国家被列强分割,中国在近代成了世界的蛋糕。

虽说中国在近代的挨打受气,政治制度要承担主要责任,但教育难道没有一点责任?张之洞说过,一个国家的兴衰,“其表在政,其里在学”,根子上是学人出了问题,一个社会,知识分子有问题,政治政府一定有问题,因为知识分子是政治体制这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上的螺丝钉,这个群体会影响政府的政治策略和方针。当然,政治也会影响知识分子群体的生存。不管政治和知识分子谁影响谁,最后都要落实到具体的个人和群体身上。也就是不管政治还是文化教育,最终要落实到人身上,一切努力最终是要造就出优秀的人。因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表面上看是科技军事等外在实力的竞争,其实是国家之间文化教育的竞争,因为文化教育造就优秀的人,而优秀的人可以作用于本国的政治制度和各项事业,使其朝更好的方向发展。“中国制造”之所以廉价就因为中国人廉价,因为人的文明素质和技术素质还有待提高。其实,物质的东西它是一种文明最外在的物化表现,如何物质都是精神的表达形式。物态只是一种文明之树上结出的果实,这种物化的东西来自于人的创造,如果人的文明素质不高,一个国家的制造业水平只可能是低水平的复制,最终使这个国家成为世界上落后的群体。有学者说:“一流国家出知识,二流国家出技术,三流国际出产品。”如果一个国家不能输出知识和技术,只能输出廉价产品,又不能输出价值观,那它什么也便不能输出,它对人类文明发展也不会有什么贡献。依靠制造业不断换取外汇对一个国家的环境、资源等也会产生危害,影响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

所以作为教育者,要毫不动摇地把“立人”作为我们坚守的目标,因为一个国家的品质,不在于它的国库有多么殷实,也不在于它的公共设施有多么华丽,而在于它的公民素质。要造就优秀的公民,自然首推教育。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位一体,都是教育的组成部分,并相互影响。在学校教育的课程要素中,文科教育更是责任重大,学生世界观的建立,精神世界的指向主要依靠文史哲,这就给文科教师提出了严峻挑战。当然理科教师也不是无所作为,有许多理科教师也颇具人文情怀,热爱读书,通过课堂直接影响学生的精神成长,而不仅仅传授应试的实用知识,只不过理科更多地研究客观世界,文科则研究社会文化,面对人的存在,作用于人的心灵,提升人生存的质量,为生命寻找精神家园。其实,文理科是不能分开的,它们如鸟的两翼共同作用于生命的自由。

我们知道,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工具性是它的基础,而人文性则是它的灵魂和价值指向。

语文是关涉灵魂的事业,是对学生的精神打底子的学科,直接影响到学生的价值观、世界观,也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素养。语文素养是人的第一素养,一个人的素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他的说话表现出来的,可以说,语言是人生命存在的另外一种方式,海德格尔讲的“语言是存在的家”大致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但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语文的工具性被过分拔高,而它的人文性被严重稀释,语文成了字词句篇的大演练,学生的阅读不足,训练有余,课堂教学不足,做题考试泛滥,用数理逻辑引导语文和评价语文,导致语文学科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因为语文成绩并不一定反映语文水平和语文素养,语文又很多东西不是考不到,就是考不准,量化只是教育者的执着,并不代表一定就是正确的。加上主流价值以及意识形态对教育的影响,语文教师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往往免不了煎熬和精神的撕裂。因为人文性的一些东西在考试中并不一定能反映出来,而这些东西对学生终生有益,讲,要耽误时间,和考试也不一定有关系;不讲,有违良心,教师的无私如何体现?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一些教师选择双重人格甚或犬儒人格去应付,以求生存的安全,我认为,理性的选择当是两栖作战,努力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中间找到一个支点。因为现实逻辑的力量依然非常强大,升学选拔就看分数,对教师的评价也受分数的影响,学校的工具理性不断稀释价值理性,教育本有的价值不断遭到抑制,而教师能够影响到的空间非常有限。更可怕的是,群体评价不仅绞杀个性价值,甚至不断逼迫良心向现实让步。逆淘汰法则畅行无阻,传道型教师备受冷落,训练工作者如鱼得水,加上家长存在的问题和管理者的急功近利,使呵护生命的语文教育受到严峻挑战。

我认为,在分数逻辑依然没法改变的前提下,语文教师得练就一身硬功夫,能打硬仗,既要搞好人文素质教育,又要关注工具性的应试需要,但两手都抓就会出现两个中心,会产生让人无所适从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毫不犹豫地坚持育人第一实用第二的教育原则,用人的教育对抗非人化的应试教育,坚守语文的精神价值,把“立人”目标作为语文教师不倒的旗帜。

语文教育不是塑造,不是灌输,而是潜移默化的生发,是师生之间价值引导和自主建构相统一的美好生活。人的成长是一个艰难而幸福的过程,是长期内化的结果。改变一个人是很难的,因为自由意志和价值观不是物质能量或外在力量可以左右的,这就决定了教育是不能急的,语文更是不能急的,因为它关涉人的成长。用钱理群教授的话说就是;“对学生有一点精神辐射,让学生明白一个人可以有这样一种生存。”而对学生的影响最关键的是思维习惯的影响,使学生从传统的依附型、外化形思维习惯中摆脱出来,学会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独立行动,使学生有一个内在理性的自我价值系统,形成内在强大的“内化型人格”。

在语文的精神阵地愈见萎缩的现实背景下,坚守语文的精神价值和理性价值可能会和现实的实用价值在短期内不相协调,也可能会有一些寂寞和孤独,但从长期看,我们会强化学生的人格,形成学生的觉悟和智慧,会养育出学生的思考力和判断力,会培养出优秀的公民,对国家和民族功没大焉。

当然,要把学生从应试教育的泥淖中解放出来,先必须把教师从应试魔咒中解放出来,不要让应试教育同化自己,更不要与应试教育一起腐烂,要发展自己,解放自己。当然,解放自己靠自己,不要指望教育体制或哪个领导,教师只有先把自己从分数逻辑中解放出来,才能谈得上解放学生。因为体制在于控制人,而教育则要解放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充分说明了解放人的好处。教师要解放自己,最有力的工具就是大量的阅读。教师要不断地学习,自觉地提高,这是教育这个职业特点决定的,当然,生命进入自觉状态需要教育信仰的支撑,对待教育要像传教士对上帝般的虔诚,虽然可能辛苦,但一定会享受幸福,因为教师在寻求价值与意义的过程中会真正感受到存在的力量和作为人的尊严。

学生的成长离不开教师的成长,好教育是好教师带来的,离开教师谈教育改革是不可想象的。不要指望体制,也不要指望社会,每一个人就是力量,借用崔卫平老师的话说:“你怎么样,教育便怎么样;你有光明,教育便不黑暗。”

教师需要看清楚,我们目前悲惨的教育现实源于教育的不能自由,教师很难进行真正的教育,有时候不得不采取对良心撒谎的手段获得廉价的生存,但这不过是教育者的自欺,并不具有教育价值。

真正的教育应当担当起提升人性、拯救人心的使命,而我们目前的教育呢?为糊口而存在,为人上人而存在,为强国而存在,就是忘记了,教育当为生命而存在。教育不仅是社会工具,国家工具,也当有对生命的终极关怀。社会国家的改变当从教育的改变开始,家庭的改变当从对待孩子的态度开始,个人的改变当从自己的价值观开始。

一个土豪国家绝不会获得世界的尊重,文明绝不仅仅是物质的存在,财富的炫耀,一定有超越物质财富的价值存在,否则只能留下一堆物质的废墟和空壳。

记得马小平老师说过:“我们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就是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人给世界。”尼采当年警告,我站在高处,除了看到人的枯骨与碎片之外,就是看不到人。

人类历史越来越是一场教育和灾难的拔河竞走,汤因比博士的警告言犹在耳。

没有谁能置身事外,每个人都是这个病害社会的病理切片。救赎当从每一位教师的自我救赎开始,因为教育从来都是群体的事情并和共同体相关。不要考虑有无希望,希望可能只是一些幻想。因为这个古老的社会从来没有产生过什么希望,但却从未绝望。有时候,在绝望的情况下才可以做事,面向未来,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一代人不行,还有下一代人,几代教育人共同努力,教育也许会有希望,因为教育从来就是面向未来的,是文明的薪火相传,教师也当为未来社会培养公民。

超越当下,教育会更有方向。养育智慧,教师会更有力量。执着坚守,中国会更有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