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人心之癌—— “性格、人品、人性、制度”系列之一

Leave a comment

这个讨论起因于一位读者的来信。一个月前,一位比我小十五岁的读者写来一封信,在信中他说自己连续上了两个名牌大学,从理工科到法学院,硕士毕业出来后看不惯社会,也不愿意进体制。他说认同我的部分观点,佩服我的经历和见识,但感觉我的文笔不行,如果他要从事我现在的工作(指写文章传播理念),可能会比我做得更好。他还向我伸出了援手,说如果我今后在传播民主自由理念上需要他,他可以帮忙。他对目前的工作不喜欢,对领导不满意,他认为中国得了癌症,没治了。他想去美国留学,但他没有钱,问我什么办法最好。

这位读者的信还是比较诚恳的,但由于信件进到垃圾邮箱,我两天后才看到。这封信中的大多描述并不需要我回复,也不需要我“指导”,但他既然问到最便宜的出国留学的方法,我就得赶快写两句。当然,我这段时间,每天差不多收到50封读者来信,更不用说博客上的留言与微信留言,我不可能回答太长太多。我告诉他,最便宜的出国办法就是留学,需要办理复杂的手续,他应该去找一个移民留学中介,委托他们具体办理。但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因为我没有留过学。

信发出后整整一个月,这位读者突然来了第二封信,全文如下:“老杨头不诚实,在博客里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还贩卖民主呢,却不肯从细微处入手指导引领我们这些人,你明明是悉尼大学的法学博士,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没留过学,你说的这些路子,傻子都明白,何况我还是个研究生呢。现在的中国人就这样,外面做得那么光鲜,讲谈吐讲风度,一到具体实处就胡扯、敷衍、搪塞,你没有宗教家传教士的涵养学养,也缺乏真诚和乐于助人的胸怀人格,却要假装做传教士布道者的工作,真是难为你了。上帝爱每一个人。小X”

这封信简直有让我好似吃了一个死老鼠的感觉。我给他的信,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答案,给我自己的国内亲人也是这样建议的。这信也是基于我过往帮亲戚办理留学失败的惨痛教训。至于我说自己没有留学经历,那是因为我读硕士与博士时都是以澳洲永久居民的“当地人”身份入读,同大陆申请来读书的手续完全不同,我不需要交学费,更没有移民局批不批的问题。我想这位读者连读国内两个名牌大学,自己又有出国的打算,应该清楚这些常识吧。当然,从来信看,他可能真不知道有这种情况。这也没有什么,问题是,就因为他的一个误会,就因为他自己的无知,竟然一下从一位热心的读者上升到对我如此极端的指控?

刚刚还是“令他佩服”的比他大了整整15岁的“前辈”,转眼之间,他把我从人品(说瞎话、不诚实、缺乏真诚)到宗教信仰与个人修养(没有宗教传教士的涵养学养)再到我追求的理想与信念(假装做传道布道者。伪君子?)说得一钱不值,甚至还立马上升到“现在的中国人就这样”的民族的高度。估计在他眼里,社会得了癌症,我也就是那个癌细胞了。

我回了他一封信,最后一段这样写道:“如果说这个社会真像你说的‘得了癌症,没治了’,我不能不说,就是因为这个环境培养出了如此多你这样的人,也许才更没得治!你如果无法适应这个社会,甚至继续失败下去,固然与社会有一定关系,但当你以这种方式扯进我们生活的世界、和我们追求的理念,还有你的宗教信仰之时,我不得不说,你更应该反思自己。你的处境,也许和你自己的修养、性格与人品更有关;问题很可能就出在你自己身上。”

这封新在博客贴出后,引起了不少议论。虽然支持的占多数,但也有一些读者认为我太过了,有些“失态”。这个批评我是接受的,写了上千万字,没有指责过另外一个网友的性格与人品,今天算是破例了。但破例是有原因的,我实在是有点“受够了”、忍无可忍的感觉。

在网络上写了那么多文字,难以避免“言多必失”,我的观点不一定正确,一些证据并不一定占得住脚,读者有不同意见都是非常正常的,即便是一些观点不同的读者在博客上公开辱骂我,我全都一笑置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多年下来,也被部分网友说成“好好先生”、“老滑头”。其实他们误解我了。

对于很多批评和质疑甚至辱骂,我都在后来的博文中直接或者婉转的回应、回答了。在博客领域,我的平台比一般的读者大一些,如果动不动就同读者争锋相对,不但是一种不公平,而且会把一些真心提意见的读者吓跑,如果那样的话,那我恐怕就再也别想写出更好的博文了。再说,对于我这样的写作者,眼睛得聚焦在掌握了公权力的掌权者身上。

但这位读者的来信还是“激怒”了我。说真话,如果他是一名观点同我截然相反的左派,甚至传说中的专业“五毛”,我不会生气,一些人会因为观点不同,或者你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而生出怨气与愤怒,这很正常。我们这些“右派”在一起时难道没有对人家“左派”咬牙切齿过?

但这位读者不同,他两封信反差太大,而且,对一位据他说长期阅读并赞同大部分观点的写作者,竟然因为一个他自己的误会,突然口出如此恶之言。更糟糕的是,他并不是孤立的,这些年从国外到国内,从体制内到体制外,我见到了太多这种人,甚至在某些追求民主的阵营中,他们占据了多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今天不借此说开来,我甚至认为自己真是“老滑头”,对读者与青年人不负责任。

我的博文大多是讲制度、观点与理念的,对性格、人品与人性较少涉猎。但这位读者显然既不是价值理念也不是思想出问题,而是因为个人性格。

我也曾经受性格的困扰。我年轻时干事不能始终如一,经常虎头蛇尾;性格暴躁,很容易发脾气;一度还很孤僻、怨天尤人,以为天下人负我,什么事都是领导和周围的人不对。甚至还有欺软怕硬的时候。说起来都让人脸红。

后来随着社会经历增多,尤其是阅读面越来越广,我明显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缺陷。尤其在成为一位“知名”网友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一个人的真正敌人是他自己,要增长知识、扩大见识,要克服性格的缺陷,才能去说服他人、征服困难、实现目标。

为此我做了很多工作,例如把“恒”字放进自己的名字里,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虎头蛇尾,对照任何一位我某一天突然感觉“有问题”的人的行为与言论,看看我自己是否有同样的问题。我前后找来十几本写性格的书研究,例如我以前向大家介绍过的《九型人格》。

《九型人格》把人的性格分为九大类,每一类都有优缺点,一旦你符合其中一种,终身与之相伴,几乎没有可能改变自己的性格。当然我对这种书也是半信半疑,直到我按照书中的分类,一一对照自己的性格,才吓出一身冷汗:原来我自己的性格正好符合书中的某一种,而这种性格的缺陷,说出来会吓你一跳。难道我就要同这种性格相伴终身?我是不是完蛋了?

冷静下来,我又看到这种性格的优点部分,结果发现,这些优点可都是不得了的。后来我终于明白过来,也正是书中所说的,不错,你无法改变自己的性格类型,但你却可以对照自己的性格,尽量减少缺陷,增强优点。例如有脾气暴躁缺陷的人,往往有热情的优点。而那些从来不发脾气的人,很可能是个温吞水性格,永远不会有热情与激情,也无法爱得热烈。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在自己身上“闹革命”,虽然本质上没有改变自己的性格类型,搞急了我迟早还会怒发冲冠、揭竿而起,但总体来说,脾气明显好起来,待人接物也改善了不少。这使我相信,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但却可以靠自我学习、修养与宗教信仰等等来改变,或者说扬长避短吧。

我虽不愿意过多说“人品”,但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很多时候,“人品”是由性格决定的,性格、人品决定命运。就拿网络上的诸色人等,极端个性的人,往往也是人品比较差的。他们为了自己的理念,勇敢的时候可以慷慨激昂,展现英雄本色,可稍微遇到挫折,或者发现自己的追求不尽人意,往往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做出匪夷所思甚至伤天害理的事。

性格决定命运,如果你是个宅男宅女,你的性格顶多决定你自己的命运,可如果你是一名有知识有理想且投身到社会活动与政治运动之中,你的性格却有可能决定一个大事业的命运。正如上面这位写信来的读者,我相信他不但认同我的理念,而且如果以他的文笔和经历,一旦写作起来,很可能真比我强,但想一下他翻云覆雨的极端性格,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宁肯这些朋友远离那些美好的追求,否则,他能够说服和“启蒙”的人,可能比他得罪与赶走的人要多很多。

我能够理解这位读者的迷茫,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对他反复无常、极端的性格感到很突兀,认为有必要破例。我破例借对他性格(甚至“人品”)做了如此严厉的批评,也是想借机提醒所有的网友,不管你有什么理念与理想,不管你这一辈子将要走多远的路,追求到多高的目标,最好先从自己的性格与人品入手,这样可能会事半功倍。

来源:腾讯大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