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国学进升学考核强化教育已有弊病

Leave a comment

我在广州做教师、校长培训近20年,还没有遇到过类似贵阳这样的培训方式。从培训的效果看,一连四天的吟诵,数千人被要求一起跟着培训老师摇头晃脑,念念有词,远远看去,以为是患了集体精神臆症。究竟会有什么效果,可想而知。

对教师进行培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训练教师的思维方式,学会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因此,培训首先是益智的。带着问题来培训,学会追问与反思,这是培训的主要方式。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反对培训中有一些传统文化的内容。但是,即使有这方面的内容,也应该是运用我们的理性思考,以人性化的标准,对传统文化进行重新梳理的过程,而不是如此以吟诵的方式,完全非理性化的吟诵来无条件接受。可以说,这种集体吟诵的方式,其实就是借用集体的力量与行政的力量,以吟诵来营造一种非理性的环境氛围,在这个过程中,这种单纯的记忆与背诵被不断强化,其实是不利于教师问题意识培养的。

中国基础学校的教师,普遍缺乏问题意识,这已经是一个十分严重的现象。教师如果缺乏问题意识,缺乏逻辑推理能力,那么,在教学过程中,也就会缺乏创意,缺乏推理能力。那么,在教学过程中,也只会强调背诵。事实上,应试教育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如果从严格意义上说,中国并不存在什么国学,只能够说,那是一种传统文化。但凡学,都要从概念开始,都要利用概念的关系进行逻辑推理,形成系列概念,并且形成一个系统的学说。因此,在学的意义上,其实并不存在什么国界。比如,牛顿虽然是数百年前的英国科学家,但是,他的发明创造却并不能说是“英学”,同样,哲学家康德的学说不能够说是“德学”,以此类推。那么,中国古人留下的一点文化遗产,怎么就可以称为“国学”呢?凡学,都具有世界性、普遍性,并不仅仅为某一国所有。吟诵的东西,多为一些经典文献或者文学艺术作品,可能包含了丰富的哲理,但是,并没有成为系统的学问。

中国传统文化遗产最大的缺憾就是逻辑不发达。因此,中国古人留下的文字虽然非常丰富,甚至堪称卷帙浩繁,读书人即使皓首穷经,也难尽其卷,但是,即使这样,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没有形成真正的学科。中国人发现勾股现象,即勾三股四弦五,只是一个几何特例。但是,古希腊有毕达哥拉斯定律,那才是真正的逻辑推理证明。中国的科学家留下的多是笔记体的大杂烩,缺乏类似古希腊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证明体系,或者牛顿那样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光学》。实事求是地说,中国传统文化的短板,严重地影响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那就是反思能力弱,缺乏说理的习惯与逻辑推理论证的能力。

作为长期培训中小学教师、校长的师范大学教师,对中国中小学教师、校长群体缺乏问题意识、推理能力与创意的现状,笔者深有感触。如果该群体缺乏的东西不能够有所弥补,有所提高,那么,在面对学生的时候,他们也难以给学生思维上的启发。这也是中国的中小学教学方法普遍以灌输填鸭为主,学习方式主要以背诵记忆为主,成绩考核主要以记忆型考试为主的环境基础。贵阳市将国学吟诵作为教师培训的主要内容,并将其纳入中小学升学考试的范畴,无疑是强化中国基础教育中的已有弊病。那种数千人整齐划一的摇头晃脑式的吟诵有什么效果呢?也许只是多培养了几个脱离生命,脱离生活,脱离生产实践的冬烘先生式的老学究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