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毛坦厂中学是怎样的学校

Leave a comment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的《三餐》,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将河南的富士康和安徽六安的毛坦厂中学并列展示,赋予不少温情,许多人因此而闻知毛坦厂中学。在教育界内部,毛中早已大名鼎鼎,它与河北的衡水中学、河南的郸城一高等“超级中学”一起,形成农村地区一道绕不过去的教育风景,成为一个值得评说的教育现象。

毛坦厂中学被冠以“亚洲最大的考试机器”、“高考工厂”、“大学生加工厂”等称号,是当之无愧的,它在很多方面可与富士康类比。一是规模巨大,超过了迄今关于中学最大胆的想象。据报道,毛中在校生2万多人,每年参加高考的考生约8000人,今年则达到破记录的1.2万人(其中外地复读生7000人)。二是产品质量。考分是硬道理,据媒体信息,毛坦厂中学近年来的高考录取率在90%以上,本科录取率在80%左右,复读生平均能够提高100多分,有的高达300分。三是教学和管理模式。毛中如何实现辉煌的信息就若暗若明,语焉不详了,却并不难想象。因为在当前高考应试教育的总分评价模式下,提高分数的唯一秘诀就是“时间加汗水”,题海大战、重复训练。升学率竞争的优劣,最终体现在管理者心有多狠。富士康在8小时之外加班3、4小时,就被称为“血汗工厂”,工人是成年人,而且还有加班费。但在毛中,每天的学习时间竟然长达16小时!据说,毛中还有一个致胜的“秘密武器”:年中无休,全年无任何休息日!可见,毛中实在是一个违反《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违背基本教育规律、没有起码的职业操守、在现代文明水准之下的野蛮的“教育工厂”,是应试教育的终极版走火入魔的奇葩。

毛坦厂中学的高升学率是以牺牲和损害青年学生的身心健康、个性发展为代价的,它违规办学还体现在其他方面:国家对高中学校的学校规模和班额有明确要求,对公办高中明确规定不得举行复读教育。毛中敢于违反和突破这些规定,当然有诀窍:在公办的毛中旁边有一所民办的金安高中,还有一所补习中心,三者构成“毛坦厂中学”的实体。这也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超级中学共同的运营模式:用民办学校来吸金,规避公办学校直接营利的风险。可见,毛中的确是一个工厂,它具有极大的营利性和巨大不正当的商业利益!

剩下的问题是:政府到哪里去了?有人说,毛坦厂中学毕竟改变了农村学生命运,学生和家长愿意,你管着吗?不对,毛中是一所政府举办的公办学校,是省级示范性高中,所以必须依法办学,不允许无法无天。如果只是服从本能的利益导向,那么赌博、嫖娼、传销都是愿打愿挨、不是都可以合法化吗?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超级中学们虚火旺盛的“成功实践”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正在成为一些农村地区教育竞相饮鸩止渴的毒药。
因此,提出如下建议:

安徽省和六安市政府对毛中违法违规的办学行为予以查处和纠正,严格限制学校规模,查处并禁止公办学校的营利行为,依法行政,依法办学,恢复法制和教育规律的尊严,形成正确的教育价值观。

巨型中学由于人数众多必然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和严厉的人身限制,无真正的教育品质可言;而且“一校功成万校枯”,破坏地区的教育生态,是对教育现代化的反动。所有国家的教育现代化,都是以小班小校为基本追求的。各地应当严格限制学校规模,拆分已经形成的巨型学校。

超级中学的业绩从反面告诉我们,高考改革势在必行,改革的核心目标之一是打破分分计较的总分录取模式,通过引入高中学业水平评价和等级制的评分方法,引导中学教育的正常化。在高考模式尚未改变的情况下,建议清华、北大二校改变录取方式,给超级中学热降温。可确定两校在一所高中录取人数的上限或比例,例如为该校考生的5%。

2014-6-9
来源:教育思想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