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他想用儒家解决人类的问题

Leave a comment

大儒梁漱溟的精神世界是怎样的?儒家关于日常生活的学问又是怎样的?昨日,以“儒家的生活世界”为主题,梁漱溟次子、86岁的梁培恕先生,清华大学国学院刘东,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吕新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顾红亮,学者止庵等参与在上海举行的讨论。

梁漱溟与伍庸伯、熊十力

在刘东看来,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被称为“新儒学三宗”的熊十力、梁漱溟和马一浮,三个人其实都是由佛入儒的。“这不可能是偶然,他们不是从小就喜欢儒学的,而是经过几种文化的对比、抉择之后又回来的。”刘东介绍,梁漱溟就早年思想转变有过一个自述,谈及自己当初归心佛法,认定人生是苦。后读《论语》,发现开篇即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一直往下看,全书不见一“苦”字,而更多的是“乐”字,礼崩乐坏,孔子谈得更多的是“忧”,这引起了梁漱溟的注意,也让他对儒家的学问有更多思考。

梁培恕则是通过父亲梁漱溟的老朋友的事例,来比照三个性格气质不同的儒家信徒不同的路径。梁培恕说,伍庸伯没有熊十力有名,但是是梁漱溟十分佩服欣赏的朋友,“在我父亲心中,伍先生是可以补朱王——— 朱熹王阳明的不足,评价非常高。”

梁培恕介绍,伍庸伯原来军校毕业,是中国第一个空军司令,在军界本来有大好前途。但就在这样一帆风顺的情况下,让伍庸伯很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作为军人的一生是不是对的?“于是他就辞职了,靠陆大的同学、陆军部的同事们的微薄资助存活,用六年时间探索基督教、佛教等等教义,此后再没有回到军界。”伍庸伯曾经在北伐时出任后方繁重的工作,北伐一完成就辞职,在家乡办教育。“他选儒家的路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周遭的人愿意听,他也会讲,这跟我父亲不同,我父亲是想解决人类的问题。”

在梁培恕看来,父亲梁漱溟之所以转向儒学,是想明白一个道理:佛学的宇宙观、人生观是终极真理,但是太多人不可能懂得它。“佛家的真理好不好?好,但只有极个别的人认识它。怎么办呢,他把自己救世的想法转向儒,他看了儒家的经典之后觉得孔子的思想是最适合人类的,再也没有比儒学的思想更积极乐观,更能把精神生活和日常生活都弄得很妥当的学问了。”

至于熊十力,梁培恕说,“熊先生名气很大,在我父亲看来他在后期有很大的毛病。最根本的毛病就是‘我执’太强,虽然‘我执’是佛教谈的,但我父亲认为‘我执’强的人做什么都不好。”“我父亲晚年为熊先生做了两篇文章,一篇文章把他书里面正确的东西摘录出来,另一篇文章又把他的错误从早先一直到晚年,从小处到大的地方都给他罗列出来。”梁培恕说,三个人尽管都是儒家,但各自秉性、追求都使得精神轨迹截然不同。

梁漱溟的教子之道

作为一代大儒,梁漱溟又是怎么对待儿子的教育呢?“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他(我父亲)听任我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事。”梁培恕说自己曾写过专门回忆父亲的书记述。

梁培恕回忆说,抗战期间,梁漱溟在游击区呆了8个月回来之后,找了一个特别的时间,把哥哥梁培宽和他兄弟两个人带到重庆北涪的温泉住了半个月。“他专门抽了时间对我们两个兄弟进行教育,一个是讲国家,一个是讲家庭的历史,我的祖父怎么样,祖父重要的朋友怎么样,通过讲这些事,给我们一个暗示,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说,他不是不关心,只是他采取的方法,一个是不给孩子立太多的规矩,另外关心你的走向如何,你的走向对了就可以了,这是他作为父亲的主要职责。”

梁培恕说,父亲对他们物质上的教育就是,不要挨冻挨饿就可以了,“物质条件往下比不要往上比,我总结出来的就是这些点。”

本文作者为李昶伟,来源:南方都市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