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无趣的报告就应该睡大觉

1 Comment

今天上午听讲座,本来说好,这是最后一场讲座了,后来又冒出一场讲座。我耐着性子,说好要善始善终的,出乎意料的是,这次主讲者是一位来自北京某名牌中学的资深中学物理老教师,据说年近70了,而我看着怎么也在80以上,头发全白而且没有剩下几根。据说,因为他自己琢磨了点东西,带着被封的“教育家”头衔来给我们开讲座的,本来是要讲一些综合实践活动的典型案例分析与并且主持大家讨论的,结果讨论只开了一个头,他就缩了回去,随后就变成了自顾自地讲吹他自己的家庭与自己的伟大教学业绩,而且不时引吭高歌一曲,把整个课室变成了卡拉为OK厅,一个上午的讲座,拖了我们20多分钟,直到中午12点,大家饥肠辘辘,一再提醒之下,老教师才如梦初醒,自己还剩余一半的内容没有讲,仓促之下,就那样他自己又唱了一曲革命主旋律歌曲结束了他整个讲座。后来才知道我算幸运的,老教师的课毕竟是第一次听,而这个研修班一些老师已经是第八次听他讲同样的课了。

刚开始,老教师还显得非常自信,让我们讨论联合国20年前发自那本《教育_财富蕴藏其中》的教育的四个支柱,即“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生存”,结果讨论了一会发现,下面参与讨论的人越来越有主见,知识面也很广博,根本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也根本不按照他自己设计的思路走。这个过程我也参与了,我把教育这“四个支柱”的来龙去脉与中英文的内涵和差异都详细解释了一遍,老教授终于沉不住气了。接下来几个小时,一句话也不让我们插了。他只顾自己讲,而且高兴时还放上了段音乐,独自哼哼一曲。一路给我们讲起文史哲来。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有趣的课。当时我在课下写了一张纸条,是这样写的。

XXX老先生:

 我知道您是一个老资格的中学物理教师,在这个领域有您的成就,但是,如果您一定要在这个讲座中讲到文史哲的内容,最好先事先作点研究,至少是作点了解,再来给我们讲。这可是国家级研修项目,下面在座的人有不少是大学教授、专家,他们对这些问题有几十年的研究和学术积累。

字条写好之后本来想递上去,但是转而一想,老教师也不容易,看他那么自信,万一受了刺激,血压一高,心脏病复发,当场倒下了,我岂不是有罪过?所以,写好之后我忍了忍,还是没有送上去。以人为本嘛。至少要给人家老先生一点面子。

但是,老教师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他讲的那些东西,严重偏离原本要讲的主题,而且根本没有什么研究,甚至有大量的文史常识的错误。他不时向我们炫耀他的幸福感,公然说他的幸福感就是比较出来的,看到那么多与他同龄的人,各方面都不如他,因此,他充满了幸福感。幸福就是比出来的。要想幸福,就必须争第一。然后,又要我们教会学生从小立大志,最好立毛泽东年轻时的那样的大志,还把毛的两句最有名的诗词列出来让我们学习:“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还说这是毛在湖南长沙读师范时候的作品,那时的毛与现在的高中生年龄差不多。志向越大者,越成功,越成功者幸福感就越强。只有通过比较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感。永争第一,方是豪杰。

我越听越感觉压抑。老先生的声音又特别洪亮,会场又是小型的那类,根本无法睡。还好可以上微信看看,没有WIFI,就是有点费流量,这个月的流量已经用得差多了。正在这个时候,我的微信上又有信友给我发来了昨天清华大学在人民大会堂召集的6000多个研究新生听92岁高龄的国家科技最高奖获得主吴良镛院老先生的《志存高远身体力行》的报告。结果睡倒了一大片的消息。有意思的是,以我这近五十岁的年龄,现在也还正接受一个近70岁的人的类似报告。信友坚持让我点评一下。我说:“至少应该给老院士一点面子吧。人家毕竟是有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院士,而且有92岁了。”可是,这个评论一出,立即遭受到了许多网友、信友的口诛笔伐,我的信友站在学生一边说话的不少。其实,我从内心里也是理解那些80后、90后的研究新生的此时此刻的心态的。因为我这个60后都受不了老先生们一出场就习惯性地用他们固有的道德优越感给我们灌输那些伟大志向与伟大梦想。都什么年代了。后现代社会的特点是做好自己,服务社会,达到个人与社会的双赢与和谐,拯救民族危亡的千秋大业,那是上几辈子的人做过的伟大事业,结果,越是伟大的事业似乎越是危险,越是伟大的志向,越是充满了恐怖气氛。毛的志向最伟大,结果死在他手里的中国人最多。老教师能够挺过那个伟大的时候而居然没有被饿死,确实应该感恩。

每当有人告诫年轻人要立大志的时候,我就立即想起柏拉图所说过的的话:越是伟大的,越是危险的。那种打了鸡血似的伪崇高,还是少一点好。而上一辈人,似乎总是有一种伟大强迫症。总想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总想着征服这个,征服哪个。把整个社会与自然搞得翻天覆地,不得安宁。

后现代社会确实是小时代,不过这个小时不是犬儒社会,而是回归到具体个人感受的那种社会,尊重人就是要尊重每一个具体的人。改造社会的工作不是从伟大理想开始,而是从自己的身边的一点一滴开始。从学会尊重人开始,从在乎一个个人的具体的生命感受开始。从学会排队,不随地吐痰丢垃圾开始。从不欺骗开始。从不给他人添麻烦开始。真正的世界文明,就是从小事做起的。

6000多人的场面肯定是颇为壮观的,那是容易让人产生伟大志向的地方,只要人往这样的场面上一站,鸡血肯定是打定了。宏大暴力美学与宏大叙事就开始了。一般情况下,在这样的场合里是不容易睡着的,尤其是面对年青人的时候,不过,互联网信息化时代,确实令人精力分散,加上熬夜的机会又多,看到的信息又是那样多元,哪里还有那毛伟人当年:“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情怀?

90多岁的老人与20多岁的年轻人,代沟不是一点点,而是非常巨大。连我这奔5的人面对奔7的人,也感觉到了一定的心理落差。有时我想,自己到了那个年龄会怎样呢?我想我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决不要随便出来忽悠人了。记得北京师大的肖川教授写过一篇《给老年肖川的一封信》,写得很有意思,据说还得罪过不少资深老教授,丢了许多福利、机会与资源之类的东西。想想前车之鉴,还是不说了吧。

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



One Response to “许锡良:无趣的报告就应该睡大觉”

  1. Esther

    Whoa, and whoa again!! Indeed. Hey, what’s the deal with adaptation and evolution, anyway. Th&17#82ye;re just theories. If we survive our exposure to triclosan, we’ll be a stronger race. Perhaps there will be a chemical antidote to global warming. Who kno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