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金生鈜:向教育理论领域里的庸俗专家宣战

Leave a comment

在我们的教育理论里,我们是否是真诚的思想耕耘者?

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对我们教育学界非常悲观。中国教育的现状,也是是我们学术的非理性的后果,是我们共谋的后果。我们缺乏的是真正的教育思想者,纯粹的教育学人。更为遗憾的是,我们不但摒弃做纯粹思想者的理想,反而以理性的思考为耻。

透视我们的教育学现状,不少鼓噪者实际上是为了在教育的资本市场里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们的鼓噪、渲染、写作包括花言巧语都是赚钱的工具。貌似改革者,冒充高尚者,扮演学问者,好像自己是知晓一切的专家,是掌握了真理或者教育规律的人,是真正进行教育研究的人。不少人到学校去,只是为了牟利,而不是真正地进行研究,但却把去学校作为关注实践的唯一的标准。更为糟糕的是,多少年轻的未来教育学人正是以这样的人为学术榜样。

他们仅仅是逐利者,并不是诚实的思想者,他们并不以学术为目的,更不是为了真正的教育,他们为了实际的利益诋毁思想,为了迎合教育现实中某些利益团体而贬低理论,其实败坏了教育。他们所缺乏的恰恰就是学术的良知,知识分子的良知。他们并不知道作为教育学人的自然义务是什么,他们并没有形成教育研究的实践意识,没有经验感受力。

作为教育领域里的学者,我们必须首先理解什么是永恒的,什么是必然的,什么是可能的。我们必须把对教育的思考、教育问题的解决放置在永恒的价值基础上,否则,我们所提出的观点或意见是缺乏价值或标准的。实际上,对于永恒意义上的教育思考,使得我们的理论实践具有操守,对永恒的瞻望使得我们对永恒价值意义上的教育心存信念,对必然的理解使得我们洞察人类的使命——教育与政治的使命,了解教育的自然义务,从而了解做教育学人、教育工作者的自然义务;对于可能性的考察使得我们明了现实的处境,并在这个基础上处理现实与永恒的关系,选择正当的处理现实问题的路径。这是我们超越任何具体的利益立场而站在纯粹教育价值的立场考虑教育问题的合适的思想理路。这是实践意识的根基,是经验感受力的源泉。我们正是凭借思想的真诚形成了关注实践的洞察力和判断力。

为此,我呼吁,我们应当反抗把教育学庸俗化的任何取向,反对培养逐利的、投机的教育学人的研究方式和教育方式。我们要培养纯粹的、真诚的教育学人。我希望,我们所培养的教育学人,对于教育是真诚的,教育学是真诚的,希望他们不仅能够真正的触及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而且对于实际问题的解决他们的思想也建立在理性的诚实上面。

如果我们具有教育学人的良知,那我们就应该对于我们的教育实践具有清醒的判断力,就应当抵制庸俗化的教育,以思想所具有的经验感受力真正的关注实践,而不是放弃价值承担,唯利是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