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应试教育的根源及中国教育的出路

2 Comments

今天看了《南方周末》刊登记者雷磊的文章《揭秘:衡水中学如何做到一年104人考入清华北大》,读后确实感觉触目惊心。

其实,类似河北衡水中学各个地方都有一个,只是没有衡水这样疯狂而已。江西临川与河北衡水的情况极为类似。只是没有那么出名而已。没有那么出名的原因,一是宣传报道上没有像衡水那样花功夫,做功课。毕竟河北靠近北京,近水楼台先得月。二是南方人在宣传报道上确实不如北方人。三是临川出名的中学有三间,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无形之中稀释了这种高考资源优势。但是,像衡水中学的管理与教学,其实大家是大同小异的。都是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与量化考核,学生累得发昏,教师累得吐血。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将中国传统的苦读,发挥到了极致。每个老师与学生的能量被消耗到极限。从中,可以看到,在中国应试教育有极强大的威力,非常顽固。各种势力盘根错节,纠合起来,形成合力,就是将应试教育进行到底。

难道就没有一些原因值得分析?大家都在感叹,却很少有分析这里的原因,即使分析也常常是如隔靴搔痒,隔山打牛,点不到要害。其实,依我的看法,最核心的因素是核心价值观与相应的社会制度决定的。中国应试教育又不是今天才这样疯狂的。中国一千几百年的科举考试,哪一次的考试,哪一次的疯狂会比今天弱?今天应试教育的动力与当年科举考试的动力没有什么两样。这两种考试,其实质都是为了出人头地,都是为了做人上人,都是为了把别人压下去,以便自己胜出。因此,竞争,竞争,恶性竞争。从学生的竞争,到教师的竞争,再到学校,甚至地区之间的竞争。

其实,竞争也未必就不好。美国的大学有三千间,办得五花八门,互相之间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不过,那种竞争与中国的学校竞争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的竞争是建立在对人的个性化与服务社会的功能上,也就是说,他们所建的学校都在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与服务社会上做足功夫,以便吸引到适合自己办学特色的学生与相应的社会资源。这样的竞争的结果,是每一个学生都有适合自己的学校,每间学校都为社会培养具有自己优势的学生。你的长处可能是我的短处,但是,我的长处也可能是他的短处,无论多么牛B的学校,都不能够互相替代。这就是每间学校的独特性。因此,美国的学校,无论大学,中学还是小学,很少听说动辄合并的。一间学校办下来,就成为独一无二的。

但是,中国的情况刚好相反。我们目标是单一的,那就是考试分数与升学率。国内的北大清华成为首选。大家一张试卷,认一个分数,然后在一条路上拼争。这样的考试分数能否真正选拔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这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能够进入这样的学校。而学校与学校之间也只有程度上的差异,而没有性质上的区分。每间学校就像小乌龟与大乌龟的区分,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同。无数的小乌龟跑到大乌龟甚至老乌龟那里去取经,所能够获得的经,也不过是要好勇斗狠,用心毒辣,别无他法。

中国的科举考试实行了1390多年,出了无数的状元,可惜的是,当今世界文明里全然没有这些状元的一点点踪迹。这种考试选拔出来的人,实际既与人生无关,也与生活无关,更与生产无关。可是,由于皇家认这个东西,因此,有了功名的科举胜出者,这些读书人就有了从皇家垄断的天下江山分得一杯羹。这种关起门自己与自己玩的游戏是不错的。对个人来说,赚头也很大。可惜的是,经不住外来力量的冲击。这些科举功名获得者,每有外力入侵或者动荡不安的时候,他们也是束手无策。“无事袖手谈心性,国难一死报君恩。”这也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其实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也未必就一定坏。关键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认定。美国的精英,无论你怎么辩护,像奥巴马、比尔.盖茨、乔布斯也是事实上的出人头地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出人头的途径,政治人物要靠选举,商界人物要靠创造与服务。也就是说,你是不是人才,是不是精英,取决于你能够有对社会 的服务精神与服务业绩,取决于你有无创业贡献社会。而且这些与是否毕业名校并没有直接必然的联系。奥巴马有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但是,盖茨与乔布斯虽然有名校经历,却并没有毕业,而且所读专业与他们的事业并不相对应,其实他们的成功与是否读名校的关系并不大。

但是,中国的出人头地方式,常常首先要取得名校的入读资格,就像唐朝时,要做官先得取得科举功名,而要取得科举功名,就先得读崇文馆与弘文馆这样的名校,而当时要读这样的名校,先得看家庭出身。这是非常自洽的关起门来玩的一种游戏。进入这样的名校,并不用担心能否读到什么东西,关键是这样的名校地位已经决定了他们的资源垄断地位。我们的北大清华虽然没有像唐朝的二馆那样用出身高度垄断资源,但是,行政力量对社会资源的垄断同样存在。这样的资源向社会开放的机会就只有高考这一次,平民子弟要想进入当今的二馆:北大清华,舍此拼命,别无他路。至于进校后,读得怎样,读的东西将来有什么价值,那已经不重要了。

中国要解决应试教育的问题,除非改变价值观,从做人上人,到做人中人,从做号令天下的君王,到做最好的自己。如果观念得不到改变,也就不要指望相应的制度会有什么改变。中国人从小接受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观念,演化为幼儿园就开始了的“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实际恶性竞争,孩子从小就对他人心怀敌意与仇恨。这种竞争,常常把学生都教坏了,他们在这样的学校体验不到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信任,互相合作的重要性,体验不到人间还存在着温情与友爱。他们的青春,被迫化成了一堆耀眼的数字。这些数字又化成了北大清华。

我知道,美国的名校首先要求入学的学生有服务与奉献精神,其次要求学生诚信合作。然后才是知识与能力的问题。而且知识与能力要在服务社会中去体现,而不仅仅是在试卷上证明自己。但是,中国人的能力似乎只在试卷上证明,那些纸上的东西,就把无数的有天赋、有资质的年轻学子挡在了校门外。北大退休教授钱理群老先生说,北大清华不过是在培养一群精致的利已主义者。确实,中国的高考胜利者与当年科举功名获得者成为食禄一簇并无二致。

其实,中国的应试教育问题的根源,还是因为中国社会在选拔人才方面并没有能够社会发展同步。一个用伯乐相马加科举考试选拔人才的社会,应试能否成功,然后是否再有遇到贵人提携,这就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你要人们不拼命应试,那是一厢情愿的。这就像人们企图要范进不再进科场应试一样不可能。

其实解决中国应试教育危害的办法就是三个关键词:民主、宪政、市场。具体解释就是用民主选举的办法解决政治人才问题,用宪政规范政府行为,用市场解决各业人才。然后,各个学校围绕这三个关键词去办出自己的特色,吸引最适合自己特色的教师来任教,吸引最适合自己的学生来入读,以优质的服务贡献社会,换取社会资源,这才是真正的人间正道。



2 Responses to “许锡良:应试教育的根源及中国教育的出路”

  1. Reggie

    It is because Mc;n8a&#i217Cs campaign concentrate more of mud slinging and character assassination. This is sort of desperation on his behalf in order to mislead the undecided voters bec he cannot beat Obama when it terms of economy.We need change America, Im feed up of the same policies from Bush handed down to McCain.VA:F [1.9.20_1166]

  2. 徐志耀

    社会已经形成了一种病态的评价体制,全社会缺乏以全面的态度来评价一所学校的成功与否,这与这个时代急功近利的发展态势是息息相关的。这样的社会使人们缺少信仰,也缺乏热情,因此不明白自己人生的真正价值所在,敢于坚守理想的人太少了,教学中也缺少了这类内容。因此狗仔队大行其道,符合了人们对特权阶层的艳羡心理,丧失伦理的追求手段,这些恰恰是我们在教育中应当教会学生摒弃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