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拆分巨型学校 取消大班额

Leave a comment

巨型学校、万人中学是中国特有的“奇葩”。学生规模过大,不仅师生关系疏远、教育品质下降,而且安全隐患上升,校园安全成为压倒一切的首要目标,素质教育、人性化等等都不在话下。这就是为什么超级中学必然要实行严酷的军事化管理的原因。

一个地区一所高中独大、一所学校通吃所有的优秀生源和教师,同时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造成县级教育的“水土流失”,是很不道德的。当前,超级中学出现层级不断上升的趋势,从县级上升到地级市、进而上升到省会城市,连黄冈中学这样的学校都辉煌难再。这必然意味着农村学生进入优秀大学的机会越来越少。

所谓“小的是美好的”,全世界优秀的学校都是以小班小校为特征的。在我国学龄人口不断减少、教育投入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实行小班小校也应当是教育现代化的基本追求。如同在经济领域需要反垄断一样,教育领域也不允许这种垄断。为了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实行素质教育,为了保护高中学生的身心健康和个性发展,为了维护区域内正常的教育生态和教育秩序,政府应当采取切实措施规范高中办学秩序、治理巨型学校。

治理的关键措施,一是拆分巨型学校,取消大班额。2011年山东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严格控制普通中小学校规模和班额的意见》,认为高中的适宜规模为24至48个班、每个班级不超过50人,即每个年级16个班,在校生为1200—2400人。如果从现实出发,每个年级放宽为20个班、每班50人,那么一所学校的规模可为3000人。这应当是高中学校办学规模的上限。建议政府明确学校规模,采取逐年减少招生和拆分学校的做法,通过3年左右的时间,使学校和班额回归到合理的规模。

二是禁止示范性高中跨区招生。许多超级中学拥有骄人的应试业绩,重要原因之一是政府给予它们跨地区“掐尖”的特权。因而,一旦省会的优质学校放开在全省范围内招生,地区的超级中学就会失去竞争力。可以设想,如果规定北京或上海的某所高中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招尖子生,那么许多省会的超级中学也会“歇菜”。禁止示范性高中跨地区招生,是保障高中正常秩序的关键措施。山西晋中市严格实行这一政策,保证了各个县中的健康发展,稳定了各个县域初中的优秀生源和师源,造就了一批而不是一所优质高中。

三是建议北大、清华改变现行的招生指标分配。由于“北清率”事实上已经成为超级中学竞相攀比炫耀的指标,建议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从社会公义出发,改变在一个省内的招生集中在个别超级中学的情况,限制在一所学校招生人数的上限,例如不超过20名。通过扩大招生学校的面,可以使更多的优秀学生受惠,也会导致高分学生向其它学校的横向流动,从而带动更多的高中学校。

如果以上措施三管齐下,是不是对这一现状会有所改变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