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良华:何谓“问题的提出”或“研究的假设”

Leave a comment
Z你好,
有关合作学习的问题,既可以做历史研究,也可以做实验研究或调查研究。
如果用历史研究的方式来研究合作学习,那么,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来研究合作学习:(1)思想史研究。比如可以研究合作学习这个概念或理论的有哪些类型或流派(派别),有哪些发展阶段(演变的来龙去脉)。由于任何思想总是某个或某些人的思想,因此,需要用解释学的方式来研究某个人或某些人的合作学习思想或流派。(2)实践史研究。比如可以研究中国或外国教育界是如何做合作学习的改革或实验的,这种改革或实验有哪些类型、经历了哪些阶段。当然,由于任何改革总是由某个关键人物发起或推动的改革,因此,在实践史研究中也需要顺便讨论改革中的关键人物及其思想。(3)学术史研究。可以讨论合作学习是如何由国外传入中国的,那个人或那些人、哪些媒介(一般为杂志或报纸)在引入合作学习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引入之后,合作学习是如何传播和扩展的。由于教育思想既可能仅仅停留于思想界的传播也可能引发教育实践的改革或实验,如果引发了教育实践的改革或实验,那么,这种改革或实验最初是在哪里进行的,后来是如何扩展的。
以思想史研究为例,如果你把合作学习的起源弄明白了,也不算你有自己的“研究的问题”或“问题意识”。
什么时候才算你有了你自己的问题呢?
当你在梳理有关合作学习的历史及其来龙去脉时,你发现他人也做了这样的研究,他人也把合作学习分为几个阶段,也提出了有关合作学习这个概念的演变的来龙去脉。但是,你发现他们有关合作学习的演变过程有严重的误解,他人的理解是错的,于是,你决心提出你自己的与众不同的观点。这个与众不同的观点最初只是你的一个灵感或一个假设,但你按照这个灵感或假设去尝试、验证之后,你感觉你的这个假设很可能是正确的。或者,你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你的这个与众不同的假设是有事实根据的,那么,这个时候,你就可以说,你有了“研究的问题”。也就是说,只有当你有了自己的与众不同的“研究的假设”,才算完成了“问题的提出”。
或者说,只有当你提出了“研究的假设”,你才算有了“问题的提出”,有了自己的问题意识。
否则,你如果只是贸然去梳理有关合作学习的历史及其演变过程,这就只有研究的主题或意向而没有研究的问题。你要研究的主题或意向就是合作学习,但是,你并没有自己的“研究的问题”,因为你没有提出你赞成什么生命或反对什么的“新假设”。或者,你没有告诉读者,在你之前是否已经有他人对这个问题早已做了相关的研究,而且已经提出了跟你一样或者不一样的观点,而你仅仅只提出了合作学习的演变过程,那么,这也不算提出了问题。这正是我强调“不要问自己的研究有多么新,要问自己的研究有多么旧”的原因。文献综述就保证你知道自己的研究有么多旧,然后从旧的研究中往前迈进一步或者一小步,就有了自己的“研究的问题”。
为了提出你自己的与众不同的观点,为了证明你的观点不同于他人的观点,你需要要做文献综述,看他人对这个问题(比如合作学习)究竟研究到了哪一步?他们究竟提出了哪些观点。然后,再次基础上,你提出和他们不同的观点来。
但是,文献研究仅仅只能保证你提出与众不同的假设。为了验证这个假设,你还需要去寻找更多的历史事实去验证你的假设。所以,文献研究只是研究的开始,而真正的研究是文献研究之后的再去寻找更多的历史事实。更多的历史事实可能是新的文献,比如新的外文文献,即便不是外文文献,至少是别人很少注意到的某个文献,等等。你把你的新发现用自己的语言概述出来,就是一份历史研究报告。
下次我讲课时,一定会再次讲这个问题。有了更多的解释之后,你会逐步了解究竟如何“提出问题”或形成自己的“研究的假设”。
谢谢!
刘良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