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良华:文明与野蛮的较量

Leave a comment

现代教育普遍重视知识学习,现代考试制度加速了对知识学习的重视。把教育简单地等同于知识教育的危险和危机不只是培养了一批又一批高分低能的人,更严重的后果是,现代教育让越来越多的孩子成为软弱无力的文明人或文明的“末人”(the last man)。

让学生学习文化并因此而成为文明人,这的确是教育的重要目标。文明人的主要任务是掌握基础和基本技能,让自己由一技之长并因此而让自己能够自食其力、独立生活。文明人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是学会用文明的方式而不是用暴力的方式化解冲突。一般的动物或原始人常以暴力的方式解决冲突,以暴制暴。教育的作用就是让人用语言商谈的文明途径去解决冲突。因此,如果说教育是重要的,那么,教育的重要作用就是让人成为会说话的文明人。

让人成为文明人的确是一个重要的教育目标,不过,人在借助教育而成为“文明人”的过程中,也会付出代价,甚至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历史上那些文明的民族(或国家),往往被周边野蛮的民族(或国家)征服或消灭。古希腊是充分文明的国家,后来被罗马征服。古代中国也是“文明古国”,但中国数次被周边的“野蛮民族”征服。文明之所以被野蛮征服,原因就在于,文明使人学会了用语言商谈的方式化解冲突,也因为不再使用暴力而放松甚至放弃了对身体的体力和精神的意志力的磨练。知识教育是重要的,但是,知识教育并不是教育的全部,比知识教育更重要的是身体的体力训练和精神的锤炼尤其是意志力磨练。

身体训练和意志力磨练并不是鼓动学生重新回到动物状态或原始人状态,它并不鼓励学生在任何时候都以暴制暴。美好的教育不是简单地鼓动学生完全放弃暴力而只用文明的方式比如用语言商谈的方式化解冲突,美好的教育更不是简单地让学生训练自己的身体之体力和精神之意志力。这两种教育都是重要的,但,真正重要的教育是让学生既学习文化和文明又不放松身体的体力和精神的意志力的训练,并在“文武双全”的基础上学会决断。学会决断意味着根据具体的情境决定使用商谈解决还是采用武力解决。学会决断也意味着,面对冲突的时刻,既用语言商谈的方式争取和平解决,但也必须向对方显示自己的实力,让对方知难而退。学会决断在现代军事上往往显示为既重视军事谈判又不失时机地安排军事演习;学会决断的外交经验在美国人那里则显示为“口里呼喊和平,手里要有大棒”。

这样看来,教育的目的既不是让学生成为文明人,也不只是让学生成为野蛮人,而且,教育也不是让学生文武双全。真正重要的是,让学生在文武双全的基础上学会决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