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文学到底会不会即将死亡?

Leave a comment

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学与艺术相关,与最初的孔门四科之“文章博学”不同。今天的文学是“用语言文字形象地表达艺术,包括了小说、散文、戏剧、诗歌等等。”社会对文学的依赖时轻时重,对文学的理解也时浅时深。

前些日子各地的图书节上,许多文学大家都在议论关于文学即将死亡的话题。这些文学家多为写小说出身,所以他们认为的文学多指小说。对今天的年轻人读不下去《红楼梦》的现象,文学家们认为这是“读书人的耻辱”。连中国人梦寐以求的诺贝尔文学奖,文学界都有“诺奖死亡之吻”的担忧。

文学是否即将死亡,这是一个严肃又沉重的话题。有学者认为今天微博的140个字幅,无法完全彻底表达其文学性,会使读者智商下降。而我们的文化遗产唐诗五绝仅20字,七绝28字;宋词十六字令仅16个字,《忆江南》27字,《如梦令》33字,元曲天净沙28字,这都离那140字远着呢,这些高智商的创作,至今还使文学爱好者如醉如痴,如痴如迷。

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文学伴随人类文明而生,不会死亡;但文学的形式会依次死亡,楚辞来了,诗经(形式)死了;汉赋来了,楚辞死了;骈文来了,汉赋死了;唐诗来了,骈文死了;宋词来了,唐诗死了;元曲来了,宋词死了;(明清)小说来了,元曲死了;电影来了,小说死了;电视剧来了,电影死了;游戏来了,电视剧死了,只不过这种“死亡”是相对而言。文学像一个不死的灵魂,依次依附于文学体裁生存,只不过随着文化的普及,文学越来越通俗,越来越世故,越来越谄媚,所以就越来越无趣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