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是人生“最困难、最大的问题”

在许多教育大家的认识中,教育,是一件关于孩子的“可能”的事业。好教育,就是创生出更多的发展机遇和可能;坏教育,就是掐灭孩子原本的种种“可能”。德国哲学家康德尽管对教育的专门论述并没有杜威他们多,但他对教育的认识,却影响了他以后的一个又一个大家。

教育唯一能做的是使人走向完美

《康德论教育》在谈及教育的功能时有这样的表述,“教育最大的秘密便是使人性完美,这是唯一能做的”,康德强调的“改善[……]阅读全文

凌宗伟:做校长的要有点底气和办法

成功的学校管理,就是要用理念点亮教师心灵之灯,给教师一个诗意的栖居,让他们拥有幸福愉悦的精神生活;要用理念给教师一双进取的翅膀,让他们树立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要用理念给教师一种向心力,让教师心往一处走,劲往一处使,同心同德,盎然而立。
凌宗伟:做校长的要有点底气和办法

对于习惯于固有发展态势和教育模式的教师而言,如何让他们放眼外面的世界,形成新的理念,并内化为自身成长的动力,是校长首先要[……]阅读全文

凌宗伟: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守住底线

我当校长时对上面的一些管理举措也总是有看法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教师不理解不要紧,自己理解就行。基础教育就是培根的工作。培根就是要有耐心的,要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功夫,教学管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没有什么花头,也不是靠花头能有成效的。我总认为所谓“四精四必”、“高效课堂学“、以及这样那样的创建“教学模式”其实就是一个个的造神运动,与其用这些做不到的神话来要求教师,还不如将做得到的事情做到位。比如说[……]阅读全文

凌宗伟:没有想象力的教育,如何可能培养具有创造力的人才?

最近读《逃脱框架的教与学:启发课程的想象力》,感觉作者们关于“培养想象力应是教育的主要目标”的论断很有道理。时下的教育,无论中外,似乎对想象力并没有提到应有的位置上来。

作者们认为,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学校在许多问题上并没有什么根本的改变,所谓的变革,无非就是硬件以及课程内容、课表、教学法、上课时间,以及奖惩等方面的修修补补,况且,在实际的层面上这些也遭遇着种种抗拒。环顾四周,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危[……]阅读全文

凌宗伟:有得写,才有可能写得好

有同仁同我聊起学生作文的问题。我的体会是,作文的提高想靠教师的指导来实现,那是一件“无力回天”的事。作文写不好,主要的原因不在学生,而是在教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的作文指导有问题问题。我们总是习惯于在“写作方法”与“写作规范”上给学生作“指导”,可是我们这些导师往往又是自己也不会作文的。理论是有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就不行了。所以,我以为与其给学生做那么多的指导,还不如带学生到校外去转转,去看看,[……]阅读全文

第 21 页,共 271 页« 最新...10...1920212223...30405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