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真正的幸福”是什么

《40堂哲学公开课》第二章“真正的幸福”介绍的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致力于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该怎样生活?”他的答案是:“寻求幸福”。这篇文字从亚里士多德的名言“一燕不复成夏”谈起,以通俗形象的语言向我们阐释了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幸福不是短暂的、片刻的,也不是一个人的,就如一只飞燕无法证明夏天来了一样。正真的夏天“必须有不止一只燕子飞来,必须不止一个热天,才能表明夏天已至;同理,少[……]阅读全文

凌宗伟:我的“理想国”——《好玩的教育》代序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传世经典《理想国》中,描述了他对理想社会的期许和设想。对我来说,这种有关建构人类大同社会的设想,也同样适用于教育领域。

我以为,清晨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不必担心昨晚来不及完成的作业,可以边悠哉悠哉地吃早点,边满心憧憬新一天的惊奇、欣喜、热望、思考和收获;走进校门时,像往常一样,能够听到来自同龄人主持的广播,甜美的嗓音带点俏皮的那种,伴着振奋的音乐,预示着一个新的幸福的起[……]阅读全文

凌宗伟:学做“提问的人”

《40堂哲学公开课》就如《牛津时报》(Oxford Times)所言,是“小型的杰作”(a little classic),能使读者感到哲学“并不晦涩难懂,并不充斥着难解的抽象概念,而完全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思想拓展方法”。翻阅这本书的乐趣就在于它能让我们像哲学家一样思考、争论、论证和质疑。

比如第一章“提问的人”介绍的是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无论什么时代,想成为一个“提问的人”还真不容易,一方[……]阅读全文

绘图双百喻:出圈

陈四益先生文,丁聪先生图
QQ图片20150824081141

江左袁生好诗而乏其才,不自知,以为王杨卢骆、李杜元白弗若也。复与侯、胡、崔三子结诗社,号“江东四俊”,又以仙佛圣鬼互称,睥睨天下,自命风雅,于圈内俨然王霸。

吹嘘既久,觉江左逼狭,相约至江右设坛,以广声名。至洪都,假滕王阁邀诗家宴集,立幡竿,书“四俊诗无敌,八方尊正宗”。江右人哂之。

及期,四人登楼,以美人为题联句,观者几百人。

袁始倡,吟[……]阅读全文

宫振胜:看宗伟兄“原来如此”有感

看到凌老师发的关于语言的“原来如此”:“一搞出版的朋友同我说,判断一个教师尤其是语文教师的素养,不是看他发表了多少文章,或出了多少书,也不是看他是否出名—多少媒体采访了他,上了几次头条,而是看他对语言的态度。如果老师的文章里随处可见“最大”“最美”“最好”等词,不管他多牛,我都不以为然。鸟儿能飞多远,在于它是否珍惜羽毛。一个语言不敏感,甚至无洁癖的老师,不会是一只好鸟。一个总是炫耀自己多么清高[……]阅读全文

第 29 页,共 271 页« 最新...1020...2728293031...40506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