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师为什么要读写

在我看来写作对致力于专业化生长的教师而言,应该是其工作的一部分、一种教育生活常态。教育生活虽说单调,但也不失丰富。问题在自己怎么看。除非某种特定的需要,作为个体的写作,其实是不需要刻意而为的。兴致来了,写下几句,将这貌似单调又丰富的生活记录下来,与同仁分享,或许会对某件事,某个问题有另一种认识,也或许会改变自己以后的某种行为;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当自己回过头来再看某一阶段的文字时,会对自己过往的生活[……]阅读全文

凌宗伟:阅读是教师的本分所在

尽管读书原本是个人的事情,但我们职业特点提醒我们这还应该是教师的本分所在。我常说,校长不读书,何以要求教师读书,教师不读书,又如何要求学生读书?教育者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干的就是引领学生读书的活儿。作为个人的事我觉得读一点经典可以帮助自己逃出洞穴;你觉得这些东西难读,甚至读了还会中毒。就这么回事。读得下去就读一点,读不下去就别读,谁也别强求谁。我还是主张教师能读一点难读的书。因为难读,所以要读。这些年[……]阅读全文

凌宗伟:知识分子应该是个业余者

爱德华·W.萨义德在《知识分子论》中说,在美国“非学院的知识分子”( the nonacademic intellectual)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群怯懦、满口术语的大学教授。

他说,贾克比认为知识分子应该:“不对任何人负责的坚定独立的灵魂。”贾克比认为,“现在类似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沉默寡言、无法了解的课堂内的技术人员。这些人由委员会雇用,急于取悦各式[……]阅读全文

凌宗伟:学校行政决策的意义与价值在推动学校发展

要搞清楚学校行政决策的意义与价值,我以为首先必须弄清楚“决策”与“决定”的意义及内涵。有学者认为,“决策”与“决定”在语源上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是翻译不同而已。“决策”是管理中经常发生的一种活动,是一个管理学术语。一般指管理者为了实现特定的目标,根据客观的可能性,在占有一定信息和经验的基础上,借助一定的工具、技巧和方法,对影响目标实现的诸因素进行分析、计算和判断选优后,对未来行动作出决定。“决定”[……]阅读全文

凌宗伟:每一朵花自有每一朵花开放的时日

王思涵同学的经历,让我首先想到茱蒂•哈里斯的《基因或教养》中的一段文字:“把一个天生有音乐细胞的孩子放到一个音乐环境中,你可能培养出一个莫扎特;但是把一个没有音乐感的孩子放在音乐环境中,他长大后还是一个音痴。把一个先天有忧郁倾向的孩子放到一个紧张、充满压力的环境中,他会变成一个沮丧、罹患忧郁症的大人,把一个没有忧郁倾向的孩子放到同样的环境中,他不会高兴,但不会沮丧。你的结果会不同,因为种瓜得瓜,种[……]阅读全文

凌宗伟/剑男:教育价值、教育伦理与教育实践

按:此文刊发于《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版)》 今年第6期
剑男:

尊敬的宗伟先生,很高兴您能接受这个访谈。最近有位初二女生的一篇《愿你》走红网络,但各有各的评价。您作为资深语文老师和学校管理者如何看这篇文字,以及各方的评价?

凌宗伟:
谢谢剑男主编!关于这篇文字,我觉得至少应该从三个方面来看。一是当下作文教学应该如何改善的问题;二是如何应对网络学习与影响的问题,三是教育(教学)评价的[……]阅读全文

第 4 页,共 270 页« 最新...23456...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