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师的阅读不能囿于教育

按:本文刊发于《教师博览》原创版201504
  
  学校行政推动的“读书会”成员一般来讲是一所学校的精英。既然如此,读书会成员就不能够只读关于教育的书,学校教育是从宗教和哲学那儿派生出来的。要回到教育的元点,还要读点哲学,读点宗教学,还要读点儿社会学、人类学的东西。
  我经常跟我的同仁讲,一个教师如果想有点成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教书匠,有句话说“功夫在诗外”,说的是为写诗而写诗是写不[……]阅读全文

凌宗伟:棍棒之下,或许更可能出“逆子”

日前有报道说新学期开学之初,湖南有四位孩子因为父母对他们管理太严,在家“盗钱”离家出走,这样的案例其实在当下并不鲜见。中国的父母普遍存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与这种心理结伴而行的就是“棍棒出孝子”古训下的父母对孩子严苛的管教。
  
  对孩子严苛管教的父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父母自身所承受的压力过大,一种是他们原本社会经济地位就很高,期望这样的地位能在自己孩子身上得到延续;另一种是父母[……]阅读全文

芬兰教育改革:一脚踢走传统分科教学

英国《独立报》报道,芬兰拟发起教育变革,废除学科分科(teaching by subject)的教学模式,不再分历史、地理科等,改为用主题划分(teaching by topic),例如是“欧盟”主题,会教授欧盟的经济、历史、地理等,跨学科的知识以主题贯穿学习;又例如“餐饮服务”主题,则可教数学、语言、沟通技巧等,另外,教师会于课堂上更加鼓励学生分组解题及讨论。

一脚踢走传统分科教学[……]阅读全文

凌宗伟:都依法治国了,还搞“连坐”式管理?

有报道说,继规定“一人搞有偿家教,全校年终考核和每位老师年终奖发放金额受影响”后,浙江诸暨市对有偿家教再出重拳,最新发布的《诸暨市教职工有偿家教、违规办班及有偿带生的处理办法(试行)》,规定更细、处罚力度更大,除了追究当事人外,还要追究学校主要负责人不作为的责任,被媒体解读为“史上最严”。叫好者固然不少,反对的声音同样强烈。

这报道,让我想起前些年有南京的家长爆料“儿子正上小学,所在的班级有[……]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报》:透过“大数据”这只“奇异之眼”

《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的作者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是复杂网络研究的权威。

对教育来说,原本隐秘、复杂、变化的学情和教情,尤其是不同年龄段学生心智、兴趣、动机的变化,一直困惑着众人。而巴拉巴西教授告诉我们,在以“云计算”为标志的第三次信息化浪潮下,通过对课堂、作业、社交(QQ、微博、微信等)、生活等大数据的深度挖掘,几乎可以预判出学生“93%的行为”。各类数据的叠加和[……]阅读全文

肖玉敏:大数据来了,教育如何站位

读完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和肯尼思·库克耶的《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学习的未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我开始理解了什么叫大数据。在作者眼中,大数据“是当今社会所独有的一种新型能力: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通过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获得巨大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或深刻的洞见。”联想到购物网站推荐的各类产品以及旅游网站上各种优惠信息,我很容易地理解了大数据带来思维变革、商业变革和管理变革的社会现实。作为一[……]阅读全文

第 40 页,共 271 页« 最新...102030...3839404142...50607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