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努力的过程是最幸福的

亚里士多德致力于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该怎样生活?”他的答案是:“寻求幸福”。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不是短暂的、片刻的,也不是一个人的,就如一只飞燕无法证明夏天来了一样。正真的夏天“必须有不止一只燕子飞来,必须不止一个热天,才能表明夏天已至;同理,少数几个快乐的瞬间加在一起,也不能构成真正的幸福”。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幸福并不仅仅是你感觉怎么样。幸福的人总是能决定自己做什么事、做什么样的人,[……]阅读全文

凌宗伟:在行走中生长

类似这样的谈自己如何一路走过来的文字,已经写过不少了,承蒙《教师报》厚爱,还是要写一下。


由石南小学到石南初中

我工作的第一站是一所乡中心小学的初中班——石南小学的初中班。这是当年全南通县(今天的南通市通州区)考小中专最多的一所学校,录取率,几乎占了全县的半壁江山。附近乡镇和县城的孩子大都会想办法来这所学校读初中。后来剥离出来建立了石南初中,只是因为集中办学,这所初中前几年已经被[……]阅读全文

凌宗伟/程志:改变的勇气从哪里而来?

评论:个体观念对公众对话的冒险

Q:评论本身其实是具有限制性的,或者说是某时某地某人的私域观念出发,如何保障这种观念的“普适性”?另外,您在序言当中提到“一篇好的教育评论,其实需要作者力戒的是抛弃自己已有的观点,请问如何理解?

L:序言中谈的批判性思维,首先是对自己固有认知的审视,过去的认知未必靠谱,即便是现在所言,也未必靠谱。要针对具体事件评论,也要从个别事件 出发考察对类似[……]阅读全文

《课堂内外·中国好老师的采访

1、能否给我们讲述下您的求学经历以及从事教育前前后后的故事?现在还有那些难忘的人和事?

我出生在一个江海平原的一个小镇上,范围不大,倒也是千年古镇,书法、京剧、武术、盆景上千年来滋养着这方水土。应为种种原因,我们三兄弟的学历都不高,两位老兄均是小学学历,我也就实实在在上了十个月的中师,认认真真实习了十个月,然后就在一所颇有名气的乡中心小学石南小学的初中班开始了教师生涯。恢复高考那年,我还是插[……]阅读全文

记者:阅读是个人的事情,每个人的遗传基因不一样,每个人的兴趣点不一样,所教的学科不一样,每个人的人生阅历不一样,每个人的阅读取向自然也不一样。作为教师的阅读,应关注到哪些阅读共性?有哪些注意事项?(如何处理阅读个性和从业需求的关系?)

凌老师:就阅读的共性而言,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回到经典源头去,教育学、心理学、课程论等均应该涉猎一些。不管是何专业出身,也无论兴趣点多寡,共通普适且具有一定上[……]阅读全文

凌宗伟:要让孩子以“伙伴语言”方式参与交往与讨论,关键是要帮助他们逃离恐惧

时下,无论是公开课、示范课、还是常态课,只要我们稍微留心观察学生的课堂学习行为时,就会发现他们绝大多数总是费尽心思揣摩教师用意来回答或“讨论”问题。学生们的讨论发言看似积极、正确,符合课程要求,但可能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更不是日常交流的“伙伴语言”。《教育的使命》的作者约翰·霍特在长期观察了一个叫艾米莉的孩子的基础上发现了孩子的问题所在,他猜测这孩子是这样想的“老师想让我做一件事情。我根本不知道让[……]阅读全文

第 5 页,共 270 页« 最新...34567...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