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对话式教学”的哲学价值

巴西教育哲学家弗雷勒认为,“对话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世界为中介,旨在命名世界”。关于“命名世界”,借用陈诗哥的话来说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命名一切,解释一切,照亮每一个词语,这是诗人的任务。所以弗莱雷说“对话是一种创造行为”。作为教育者,我们都知道教育本就当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这劳动的形式又是以言说为主要方式的,既然如此,对话就当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只有当[……]阅读全文

凌宗伟:读书是与世上最有智慧的人对话过程

Leave a comment

读书是与世上最有智慧的人对话过程

凌宗伟

不可否认这些年各地各校的书香校园建设,多少还是有成效的,至少是我们已经意识到,学校本就应该是一个读书的地方,读书的地方不读书,其他地方还有有人读书吗?但当我们静下来认真审视时下的读书推动活动,也不难发现,一方面是因为学校宣传的需要,我们在组织师生读书了,也就是为了那个“书香校园”的弄名头。还有一种情况是因为学校领导意识到师生的成长,光靠[……]阅读全文

陈嘉映:教育与对话

Leave a comment

最近读朋友送给我的书,有好几本都跟教育有关,这里想谈谈程广云、夏年喜所著《作为公民教育和对话教育的哲学教育》(以下简称《哲学 教育》)和汪丁丁所著《教育是怎样变得危险起来的》(以下简称《危险》)。前两年我读过汪丁丁另一本专论教育的书,《跨学科教育文集》(东北财经大学出版 社,2009年),相比之下,眼下这一本读起来比较容易些,用作者序的题目说,是本“普通人写给普通人”的书。

我没研究过教育,[……]阅读全文

凌宗伟:对话是一种创造行为

Leave a comment

弗莱雷的代表作是《被压迫者的教育学》在哲学思考的前提下,从第三世界的视角中提出了“解放教育思想”,用“对话式教学”来批判传统的“讲授式教学”,用“解放教育观”向“储蓄教育观”宣战,对教育工作者有着很大的启发意义。

在弗莱雷看来,“对话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世界为中介,旨在命名世界”(P38)。关于“命名世界”,借用陈诗哥的话来说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阅读全文

凌宗伟:在“器”与“道”之间

Leave a comment

弗莱雷《被压迫者的教育学》第三章中说,“自负得近乎天真的人道主义在想塑造‘好人’的理想模式时,通常会忽略活生生的人所处的具体的、现实的、当前的情况。用皮尔•福特的话说,真正的人道主义‘在于允许我们对完善人性的艺术的出现,作为一种条件和义务,作为一种境况和作为一种项目’”(P42),作者提醒我们,教育不能只以灌输的方式给我们的对象“知识”,或者把寓含在由我们自己组织的内容项目之中的“好人”模式强加给[……]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对话”为何不能平等

Leave a comment

巴西教育家保罗·弗莱雷的《被压迫者教育学》被誉为被压迫者的“教育圣经”。与英国戴维·伯姆的《论对话》一样,是为数极少的阐述对话问题及其实质的著作。

弗莱雷在谈及师生关系的时候一针见血地指出,“仔细分析一下校内或校外任何层次的师生关系,我们就会发现,这种关系的基本特征就是讲解。这一关系包括讲解主体和耐心的倾听主体。在讲解过程中,其内容,无论是价值观念还是从现实中获得的经验,往往都会变得死气沉沉[……]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