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们教的都不是语文吗?

看到一篇《为什么语文老师教的都不是语文课?》的评论,虽然用了个问号,也许这个问号表示的是一种诘问,但我还是有些纠结。不错,语文教学确确实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也确实有语文教师教的不是语文,但是这个真前提,果真能推出“语文老师教的都不是语文课”这个结论吗?我想稍有点逻辑知识的语文教师都会看到这样的推论是不靠谱的。
  
语文是什么?

即便是这个结论是靠谱的,那么我们恐怕首先还是要搞清楚语文[……]阅读全文

凌宗伟:“对话式教学”的哲学价值

巴西教育哲学家弗雷勒认为,“对话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以世界为中介,旨在命名世界”。关于“命名世界”,借用陈诗哥的话来说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命名一切,解释一切,照亮每一个词语,这是诗人的任务。所以弗莱雷说“对话是一种创造行为”。作为教育者,我们都知道教育本就当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这劳动的形式又是以言说为主要方式的,既然如此,对话就当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只有当[……]阅读全文

廉德忠:小班化教学,路有多远?

Leave a comment

又到一年毕业季、招生季,社会、学生家长在为学生选择学校、选择班级煞费苦心的同时,班额过大成为人们对当前教育质量热议的话题。这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在中小学办学条件、师资水平得到相应提高后,人们对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的又一个新期待,也成为教育事业发展需要急于破解的新课题。

班额过大对学校教育和学生成长到底有何影响?

2011年,江苏扬州中学教师王雄在对10省市调研和考察后完成了《我国中[……]阅读全文

课程意识与课程教学

Leave a comment

 

主持人语(凌宗伟):

这是我为《江苏教育》中学教学版主持的一个话题。

这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十多年来上上下下为这轮改革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当我们回望这轮改革的时候,不得不遗憾地承认,十多年来我们由许多地方许多老师将课程改革与课堂改革混为一谈了。

大家其实都清楚,这次课改的动机其实就是要改革基础教育的课程设置与内容。是国家课程、地方课程、[……]阅读全文

凌宗伟:把学生教迷糊了,恐怕是最容易的

Leave a comment

有位朋友告诉我说,他们那里前些时候请了两位专家给全县参与课改的教师做讲座,结果一堂数学课数学老师都没有听懂,何况学生。结果人家啊解释说,要让学生带着问题离开教室。很多老师都迷惑,今天让学洋思,明天让学杜郎口,后天学昌乐,再后天又学铜都,迷惑了,我们究竟学什么。

我还真的无言以对。领导们急啊,急于出成绩,急于成名校,找不到路劲,见佛拜佛就是。我想说的是“让学生带着问题离开教室”这样的回答很可怕[……]阅读全文

凌宗伟:言语学习,成人的基础

Leave a comment

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第十一章:通过语言传承而成为人中说“要成为人,须靠语言的传承方能到达,因为精神遗产只有通过语言才能传给我们”。(P84)“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我的理解是从这个角度看,关于工具还是人文的纠缠就显得相当无趣了。他说,“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要想增广我们的精神领域,就必须研读独具创见的思想家所[……]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