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师傅说,你就是凌宗伟

5 Comments

我的师傅陈有明先生已经七十有四,依然精神矍铄,满面春光。本月5日上午他老人家来电话,问我几时去南京开会,现在在哪里。我说,7号,现在在家,他说那好,一会到你家来一下。因为答应了朋友前来聊天的,我也就没说我去他那里。只说了,我在家等您就是。前些天就接到老人家电话,问我记不记得那一年一起去庐山的有哪些老师了。我说应该记得的,他说他这些天正整理他当年在教研室工作的教研日记,准备印个册子,赠送给曾经一同走[……]阅读全文

凌馨:今年过节要送礼

Leave a comment

一个刊物编辑看中我丫头一篇文字,可是早被人家用了,于是答应为他们写一篇。这个命题作文对丫头来说,也纠结得很,她说,要求太详尽了,不好写。呵呵!

又快到那个令人苦恼日子的了,因为又要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老师们准备礼物了。真是纠结,我明明还处在出差的紧张行程中嘛。今年可不可以偷懒不送了呢?

过去总是送的。每年教师节写一封信寄到学校去,是我读大学之后给中小学老师的“固定礼单”。有空就

[……]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1 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