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没有想象力的教育,如何可能培养具有创造力的人才?

最近读《逃脱框架的教与学:启发课程的想象力》,感觉作者们关于“培养想象力应是教育的主要目标”的论断很有道理。时下的教育,无论中外,似乎对想象力并没有提到应有的位置上来。

作者们认为,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学校在许多问题上并没有什么根本的改变,所谓的变革,无非就是硬件以及课程内容、课表、教学法、上课时间,以及奖惩等方面的修修补补,况且,在实际的层面上这些也遭遇着种种抗拒。环顾四周,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危[……]阅读全文

凌宗伟:我们为什么要批判

今年5月,在韩国召开的2015年世界教育论,形成的《仁川宣言》,即《2030年教育: 迈向全纳、公平、有质量的教育和全民终身学习》中明确将“批判思维”与“创造性”、“协作能力”、“好奇心”、“勇气及毅力”视为所有人的知识基础。可见,批判性思维对于人之为人的重要性。

要理解“批判思维”首先得厘清“批判”一词的概念。琼·温克在《批判教育学》说:“‘批判’的理解,她说‘批判’不仅意味着‘批评’,批[……]阅读全文

凌宗伟:网络致死绝不是危言耸听

一位家长与我聊起了“家校通”,说孩子学校的老师,尤其是领导喜欢作秀,天天发什么应该怎么教育子女之类的短信。为什么不发点有用的东西呢?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我们反思的问题。“家校通”顾名思义,就是用来作家庭与学校的沟通的。为什么家长们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心生厌烦呢?

在今天这个世代,我们几乎每天总是忙于管理生活与工作中的各种信息往来:手机短信、电子邮件、QQ消息、微信提醒……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被各种[……]阅读全文

凌宗伟:教育的云端视界

在今天的时代,当我们言说教育时,总有着各种不同的立场和结论,或朝或野,或公或私,但一个绕不过去的重点是,教育正面临着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她将在一片激荡的巨大转型中被重新定义和评估,整个教育的历史也可能将因此而改写。而这场转型,就是大数据时代的降临。

视界一:大数据来袭

2009年,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立了一个名不见经传却影响深远的“可汗学院”。他利用网络视频进行在线授课,内容涵[……]阅读全文

凌宗伟:我的“理想国”——《好玩的教育》代序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传世经典《理想国》中,描述了他对理想社会的期许和设想。对我来说,这种有关建构人类大同社会的设想,也同样适用于教育领域。

我以为,清晨的时候,我们的孩子不必担心昨晚来不及完成的作业,可以边悠哉悠哉地吃早点,边满心憧憬新一天的惊奇、欣喜、热望、思考和收获;走进校门时,像往常一样,能够听到来自同龄人主持的广播,甜美的嗓音带点俏皮的那种,伴着振奋的音乐,预示着一个新的幸福的起[……]阅读全文

凌宗伟:学做“提问的人”

《40堂哲学公开课》就如《牛津时报》(Oxford Times)所言,是“小型的杰作”(a little classic),能使读者感到哲学“并不晦涩难懂,并不充斥着难解的抽象概念,而完全是一种令人愉悦的思想拓展方法”。翻阅这本书的乐趣就在于它能让我们像哲学家一样思考、争论、论证和质疑。

比如第一章“提问的人”介绍的是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无论什么时代,想成为一个“提问的人”还真不容易,一方[……]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19 页12345...1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