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教育思想理论不会终结——答柯领先生

今天一早醒来,打开微信,就发现来自美国硅谷的教育思想家柯领先生给我发来了一篇他自己最近写的文章《教育的终极使命就是培养野性而又高贵的人》,然后他转发了文章中的一段话给我:“我不想当大树,只想做一株小草,安安静静地生活。这篇文章写完后,我就退出教育的舞台了,行走在小道上,一路走,慢慢欣赏啊……30年的痛苦,30年的研究,30年的操心,话说完了,终于解脱了,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据我研究,中[……]阅读全文

第 1 页,共 1 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