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6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16182031
赫连勃勃大王的《群氓的时代》最后一段可以解释某些人为什么看不到自己的盲从,相反还容不得别人指出盲从的原因。

在文化上的从众或者对流行品味的盲从,从本质上说不会带来巨大的危害,仅仅是购买力意义上“奢侈”的冲动而已。但是,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就可能出现莎士比亚所预言的景象:

这是时代的苦难,这是疯子给瞎子引路的时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