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27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16183759
下午翻开《存在与时间》,熊伟先生的写在前面聊聊四百字中有这样一句有意思的话,“进行翻译也好,阅读翻译也好,总是要搔着痒处。”呵呵,即便不是翻译作品和阅读翻译作品又何尝不是如此?一个人无论是阅读,还是言说,还是做事,如果搔不着痒处,岂不是盲人摸象的营生?



Leave a Reply